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11章 这是你的地盘吗?
    “儿子,妈妈爱你才会跟你说这些,海贝现在是你的,我要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呀。”符音语气里充满了抱歉,同时她也很害怕,“希望你不要责怪妈妈。”

    妈妈这是典型的小三上位,而且用了卑劣手段,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他南宫莫的声誉是一定会有影响的,而且爸爸如果知道了,他们这段婚姻也未必稳。

    人家在暗处,而且又是有备而来,想必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掀起。

    南宫莫深邃锐利的目光在照片上停留了几秒。

    见儿子迟迟不讲话,符音很是不安,“小莫,你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妈妈知道错了。”

    “你不是没办法,你是没有底线。”他还是善恶分明的,“那是一条命,你是杀人凶手知道吗?这是要坐牢的。”

    坐牢?

    这两个字深深刺激到了符音的神经,她强压着眸中慌乱……

    迎着儿子淡淡疏离的目光,符音眼里忽地溢了些泪水,“对不起……”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被爸爸知道了你有想过后果吗?你要怎么向他解释?他怎么可能原谅你?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南宫莫难以忍受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曾经手段如此残忍。

    “小莫,帮帮妈妈吧,只有你可以帮妈妈了。”符音很害怕,她硬着头皮请求,“要么这件事情瞒下来,死不承认,要么……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办公室里母子俩的聊天还在继续,南宫莫的脸上始终没有多余的表情。

    楼下某会客大厅里,梁诺琪站在门口,她看到里面围满了人,有不少媒体,也有警卫,有嘤嘤低泣的声音传出,那是情绪失控的家属们,整体还算安静。

    诺琪看到了顾之……他专注于手中动作,依然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精致感,五官里透着一股令人形容不出来的干净与沉稳。

    仿佛有他在,什么事情都能搞定。

    与他在一起的那些戴口罩的人应该是法医,大家配合得很好。

    其实工地那边有人去调监控了,不过结果跟南宫莫预料中一样,监控设备集体坏掉了,他更加笃定这件事跟妈妈说的事情有关。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

    某会客大厅门口,一只大掌握住诺琪肩膀,将她小吓一跳,一回眸撞入南宫莫那浅淡的眸色里。

    他对她说,“走吧,我带你去吃饭。”他牵起她的手。

    “你妈妈呢?”

    “她回家了。”南宫莫又搂过她肩膀带她离开。

    似乎刚才符音讲的那些话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不管是什么,想来就来吧,害怕不能解决问题。

    他南宫莫现在可是嘉城老二,老大盛誉是他的好朋友,嘉城就是他俩的天下,那地位也不是任谁都能撼动的。

    他才不会杞人忧天呢,错的人又不是他。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什么,尸检结束还没有出来,在去停车场的路上梁诺琪看到大门外围了很多记者,数不清的人头涌动,场面很壮观。

    他们出现的时候,记者们很激动。

    “你看那边。”梁诺琪提醒他。

    南宫莫往大门处瞥了一眼,“没有关系,我们不走正门。”他不想在这时候连累梁诺琪,所以主动松开了她肩膀。

    “恐怕后门也被堵住了。”诺琪替他担心,“我们还是去公司食堂吧?随便吃点东西就好。”

    “不需要走后门。”他带她朝法拉利走去,“诺琪,你自己开车门。”

    “嗯。”她都能理解。

    毕竟他们得考虑死者家属的情绪,人家家里缺了一位顶梁柱,他和她还在秀恩爱的话,人家心里会不舒服,而且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媒体大写一通。

    两人上了车,南宫莫提醒她,“系安全带。”

    “嗯。”其实他不说她也会系的,梁诺琪隐约感觉到了他情绪里有些落寞,但又猜到此时的情绪低沉与人命案无关。

    他怎么了?

    车子发动了,诺琪转眸看了看他,发现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深,车子没有往后门开,而是直接开往地下入口。

    然后车里亮起了灯,诺琪收回目光惊讶地看向前方,这好像是一条隧道,虽然两侧有灯可还是相对较暗,他车速很快,像是走熟练了,就像迷宫一样七转八弯的,在五分钟后成功绕了出去……

    当梁诺琪看到第一缕自然光的时候,她看到了外边美丽的景色,一片偌大的草坪。

    车子开上草坪后减了速,梁诺琪欣赏着外边风景,天呐!一条隧道从海贝集团内部居然延伸到了这儿,她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高尔夫球场。

    法拉利朝着那边建筑开去,车子四平八稳地停下。

    有穿黑色衬衣的手下迎上来。

    南宫莫转眸看了诺琪一眼,对她说,“到了。”

    手下拉开车门,“莫总好。”“梁小姐好。”

    他和她下了车。

    下车后梁诺琪环视四周,这里很清静,要来这儿吃饭?

    南宫莫绕过车身牵起她的手,带她朝草坪不远处走去,诺琪看到一张长方形桌子摆在草坪上,还有两张白色皮椅,有穿着红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在送饭菜,一碟碟端上桌,香喷喷的很精致。

    梁诺琪发现并没有人打球,放眼望去也没有闲杂人等,她转眸问他,“这是你的地盘吗?”

    “对。”南宫莫告诉她,“这片球场不对外,是我的私人场所,所以很清静。”

    在白色餐桌前止步,他让她坐在椅子里,然后自己绕过餐桌坐在她对面,“放心吧,这儿没有媒体。”

    有柔柔的风拂面而来,今天阳光很暖,但并不炎热,毕竟刚过完年不久,还是初春的天气。

    菜式很快上齐全了,侍应生最后递上两瓶葡萄酒,然后朝他们躬身行礼后离开。

    南宫莫脱下了西装马夹,穿着白色衬衣的他在阳光下更显帅气忧郁,对,今天的他是忧郁的。

    他打开酒瓶倒了两杯葡萄酒。

    梁诺琪自己端过一杯,然后等他放下酒瓶后再与他碰杯,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对。”一时间他很有感慨,“人生总是充满意外。”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一直以为妈妈和爸爸20多岁的年龄差走到一起是一段佳话,却不料是小三上位,而且手段极其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