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08章 你不配当总裁!
    旁边的梁诺琪和助理也深鞠一躬,大家一脸悲痛,世界仿佛安静了几秒。

    摄影师们都努力拥挤在离他们最近的位置,尽可能想拍清楚他们的表情,一时间无比嘈杂的环境突然清静了不少,家属们依然在哭喊着,人群中熙熙攘攘的,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对于在我海贝旗下的跃星三期工程出现这样的事情,做为集团总裁我深表歉意。”南宫莫十分悲痛地开口,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们向来以人为本,做房地产开发近三十年来从没有出过这种问题,真

    相一定会查清,赔偿也不会逃避,毕竟是一条人命,我承诺会尽最大的努力安抚好家属,只要是他们提出的要求,能做到的我尽量。”话音落下以后,他又是深深鞠躬。

    这样的莫少媒体朋友简直没有见过,他一生放荡不羁,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行我素惯了,换女友如衣服,在处理大事的时候居然能如此谦卑诚恳,这样的认真大家真的极少见到。

    “你不配做总裁!”家属群中突然有个男人高举着一块牌,不怕死地大喊,“你应该从那个位置滚下来!”

    这个‘滚’字特别刺耳!像一把刀刺进了南宫莫的心脏。

    同时也令梁诺琪脸色微变,这话严重了吧?

    不少摄像机对准了那个眼眶红红高举着抗议牌的男人,也有很多人观察着莫少的神色。

    南宫莫眸光微转,犀利的视线凛冽地射向他,“要么你来当?”他声音清冷孤傲,带着冰绝之气。

    南宫莫的一个眼神令那男人双腿微微一哆嗦,喉咙吞噎了一下,很明显他瞬间怂了。

    而南宫莫还在冷冷地盯着他,那男人承受不住这样的目光,缓缓地放下了牌子,连眸光也避开了。“我说了,出这种问题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但是已经发生了这是事实,在赔偿这一块你们尽管提,我一定不会跟沉浸在悲伤中的家属讨价还价,但标准是什么大家心里要有一杆称,如果有人想故意刁难,我

    想可以走司法程序来解决。”南宫莫语气明明没什么变化,却听得家属们后背隐隐发凉。

    有些家属们还在怯哭着……

    “尸体必须抬走,我得调查清楚他的真正死因,必须还大家一个真相。”南宫莫语气淡淡的,“我不相信海贝会无缘无故出现这种事情,我得查找原因,杜绝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不!”突然有人哭着叫喊,“你不能抬走我爸!他明明就是从你们工地摔下来的!明明是工伤!到时候你们为了撇清责任恐怕会说他是自杀!会抹去这一切!会说根本不是从你们这儿抬走的!”

    南宫莫听懂了她的意思,“钱我可以现在赔!你开价吧!”他浅蹙了眉,“但是真相是我要的,并不是要公布给你们听,也不会影响赔偿,这个责任我们认!”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此事绝不简单。

    无数镁光灯闪烁着,现场还是很混乱,但因为总裁表态了,所以警卫们的拦截没那么吃力。

    ……

    领御。

    暖阳漫窗而入,带来一室温暖。

    双清和时颖抱着以晴亦朗坐在沙发里,婆媳俩吃着果盘看着电视,时而聊聊天,电视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则新闻——

    海贝工地出了人命,现场一片混乱。

    从记者拍到的现场画面里可以看到事态的严峻,可以听到家属的怯哭。

    婆媳俩隐约看到了南宫莫和梁诺琪,还有无数穿统一制服维持次序的警卫,有警车也有警察,嘈杂拥挤的人群……

    双清提了一颗心,时颖也是紧张不安。

    女记者的声音传了出来,讲述着正在发生的事情,吸引了婆媳俩的注意。

    场面一度混乱……

    随着记者的镜头,她们看到了梁诺琪在安抚家属,那个善良的女孩抱住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天骄国际。

    盛誉刚从会议室出来,司溟跟在他身边开了口,“盛哥,海贝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跃星三期工程那边一个民工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从高架上摔下来当场死亡,莫少已经抵达现场了,但是特别混乱,很多媒体第一时间赶到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司溟看了新闻后他挺担心的

    ,“听说还惊动了政、府那边,可能工程会被迫停工。”“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盛誉转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停下脚步,“南宫莫现在是海贝总裁,出了这种事情他必须自己去处理,咱们不能去抢了风头,媒体的笔有时候比刀还锋利,你时刻关注着那边的

    动态,但是他的主动求助咱们不能拒绝。”

    “……”司溟突然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

    看到这则事故新闻的还有远在伦敦的南宫亮苏,他拒绝了英国皇室邀请的晚宴,收拾东西立马起程飞往嘉城。

    跃星三期工程现场。

    南宫莫当即用手机转了两百万到死者妻子的银行卡上,大家都有见证,在收到款项到账信息的时候女人情绪才稳定了些。

    梁诺琪一直抱着死者的奶奶,她蹲下来挤出了警卫围成的安全圈,安抚着老人的情绪。

    南宫莫看得眼眶红红的,对她充满了感激,这一刻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老人哭诉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我这心就像撕裂一般疼痛着啊……”“奶奶,我知道,可是您一定一定要保重自己,出了这种事情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我们知道不管赔多少钱也不可能买回一条命。”梁诺琪抱着老人,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膀,她眼含泪水声音轻柔,“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要让叔叔没有后顾之忧,要让他的妻子不再为了生计而奔波,要让他的父母老有所终,也要让他的孩子们至少读完大学成家立业,所以这些都需要钱,这些钱海贝一定一定会出的,不

    会让你们走太多的麻烦路,不会让你们去维权,我让他现在给钱好不好?人已经不在了,钱不能不要啊,毕竟一大家子人都要生活呢。”

    老人心痛无比,她泣不成声……是啊,钱不能不要。

    直到一双大掌握住女孩肩膀,梁诺琪微微转眸,她看到南宫莫就站在自己身后,他也出来了。

    “现在就赔偿吧,你卡里有钱吗?”诺琪眼含泪水。他俯视着她,“诺琪,钱刚已经转到他老婆帐号上了,2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