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106章 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那我们一起结婚。”老人说,“如果他婚后对你不好,我就用他奶奶威胁他!”

    “别……”她吓到了,“这样会毁了您的幸福呀,不能捆绑在一起的。”

    “假装,我假装威胁他!”梁爷爷都想好对策了。

    看到爷爷严肃又可爱的样子,梁诺琪笑得眉眼弯弯。

    同样的清晨,海贝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金丝般的晨光透窗而入,给地毯铺上了一层暖色。

    南宫莫拿着手机站在窗前把玩着,俊眉微敛,陷入了沉思,有好几天没有打诺琪电话了,会不会开机了?

    他在想她……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拨通了她的手机号码。

    嗨,这回居然通了!

    他屏息听着那熟悉的彩铃传来,心里兴奋一点点增加,心脏也一点点缩紧,特别激动!

    梁家,偌大简约的餐厅里。

    梁诺琪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她抬眸对爷爷说,“我先接个电话。”说完拿起手机便走出了餐厅。

    她站在院子里滑过接听键,“……”但没有开口讲话。

    “诺琪!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男人激动不已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开心得像个孩子。

    梁诺琪随手摘下一朵花欣赏,平静地对他说道,“我回来了。”

    “……嘟、嘟、嘟……”

    “喂?!”梁诺琪错愕地拿下手机看了看,他居然挂了?!

    他什么意思啊?!

    郁闷了一会儿,她扔了花转身回到餐厅,继续陪爷爷吃早餐。

    “谁呀?是那小子吗?”梁爷爷猜测道。

    “嗯。”诺琪喝着牛奶,没有多说什么。

    爷爷发现她情绪不太对劲,却没有再问什么,可能还在闹小别扭呢,毕竟没有见面,但他感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法拉利停在了梁家院子里。

    三楼书房落地窗前,梁诺琪正好看到了那个抱着玫瑰花下车的帅气身影,她胸口微缩,转身朝门口跑去,她将门给反锁了!

    诺琪坐在书房椅子里,四周格外寂静。原来他挂电话是要来这儿?

    楼下客厅里,接待南宫莫的是管家,他弯身行礼,“莫少好。”

    “诺琪呢?诺琪在哪里?!”客厅居然没有人,南宫莫心一沉,该不会出去了吧?不会是忽悠他的吧?会不会根本没回来?

    管家回答道,“小姐在楼上书房。”然后赶紧让了道,因为莫少爷手里抱着很大一束玫瑰花呢。

    南宫莫大长腿朝楼梯奔去,很快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他是三步并作一步,客厅里弥漫着一股玫瑰花香。

    书房前,他一个急刹止步,伸手扭动门把,居然打不开!

    “诺琪!诺琪开门!”南宫莫拍打着紧闭的房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刚才管家跟我讲了!把门打开吧!”他很想她,恨不得马上抱住他。

    梁诺琪起身朝门口走去,冷静地开了房门。

    南宫莫迫不及待将她抱入怀里,紧紧抱着,什么话也没有说。

    大束玫瑰花还来不及送呢,环在她背后的手用力抓着,一共999朵。

    熟悉的体温交织在一起,还有熟悉的体香,南宫莫将薄唇埋入她的脖子,他深深地吻了吻她,“不许再离开我了。”

    她没有讲话,一股麻麻的感觉自脖颈处漫开……垂在双侧的手缓缓抬起握住了他腰间衬衣。“答应我,别再离开了,我很担心你知道吗?”南宫莫紧紧抱着她,仿佛要将她揉入身体里,“林笛儿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干净了,对不起,是我给你造成了困扰,永远没有下次了,请你相信我。”他的态度特

    别诚恳。

    新闻她看了,梁诺琪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她十指相扣将他抱住了,轻声询问,“你不忙吗?你怎么过来了?”今天是工作日。

    “你说你回来了,我就迫不及待想见你,恨不得立马飞到你的身边,中途还去了花店。”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

    两人抱在一起,她的脸颊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仿佛无论怎么抱也抱不够。

    “不生我的气了好吗?诺琪,生气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他闭上了眼睛,紧紧将她抱着,又忍不住吻了吻她头发,“我爱你,只爱你,你是我唯一想娶的女人。”

    不等诺琪回答,南宫莫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借机轻轻推开他,“你先接电话吧。”声音轻柔好听,并没有责怪。

    他很高兴,因为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她已经不生气了。

    南宫莫松开她,将大束玫瑰花双手递到她面前,“送给你。”他唇角弧度优美好看。

    诺琪伸手接过,“谢谢,快接电话。”这时铃声还在继续。

    南宫莫没有回避,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显便接通了,“喂,什么事?”明显有点不高兴,电话是助理打过来的,出门的时候有跟他讲,就算天塌下来都不要联系他。

    “莫总,跃星三期工程出事了。”对方声音低沉急切。

    南宫莫心下一紧,已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出了什么事?”

    “出人命了。”助理声音轻颤,“有人……”

    南宫莫挂了手机,诺琪凝视着他的俊颜,体会着他的内心,“出什么事了?”她本能担心。

    “一点小事,我先走了。”他伸手握了下她肩膀,“有时间我再过来看你。”说完便转身离开,步伐不快但是难以掩饰内心的急切。

    梁诺琪随手放下玫瑰花便追了出去,在楼梯口拉住了他手臂,“什么事啊?”她跟上他步伐。

    两人朝楼下走去,诺琪一直转眸问他,“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呀。”她看到他眉尖始终轻拧着,一般的事情他是不会有这表情的,他可淡定了,什么都不在乎的。

    南宫莫顺势牵起了她的手,与之十指相扣,“工地出人命了,具体要去看,我也不清楚。”

    “出人命了?”女孩儿吓,这可是大事!她本能地说,“我和你一起去!”

    有那么几秒南宫莫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她的语气是急切的。

    直到发现她一直将坚定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还在强调,“你听到没有,我也要去看看!”

    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她在担心他,但在南宫莫看来,这是莫太太才有的担当吧?有难同当?

    南宫莫搂住她肩膀,两人加快了下楼的步伐,他默许她一起去。

    走出客厅两人来到草坪,梁诺琪自行打开法拉利副驾驶车门,她二话不说闪身坐进去。

    南宫莫坐入驾驶室,很快便将车子开出了梁家大院。

    南宫家。

    符音今天没有出门,她一直在等那女人寄东西,这会儿终于如愿以偿。管家拿着一个文件袋走进客厅,“夫人,有一份文件收件人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