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54章 给她解释的机会
    ,

    “小颖”杜冰瑶很诧异也很惊喜,她突然不知所措往后退了几步,“过来坐。”

    时颖朝房里迈开步伐,她在沙发里坐下来,中年女人坐在她对面。

    房间里格外安静。

    时颖抬眸看着她,问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抛弃我因为沐振阳抛弃了你,所以你要抛弃我对吗这是你复仇的方式对吗”她很平静,平静得令人有一瞬间的恍惚。

    “不对不对不对。”杜冰瑶慌乱了,她着急解释,“不是的,我爱你,没有一个妈妈不疼爱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只是妈妈当时真的迫于无奈,有很多原因。”

    “那你说重点,说你的原因。”时颖看着她的眼睛,“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杜冰瑶迎着女儿视线,记忆拉回到20多年以前,她眼里不禁含了些泪水,“小颖,请给我两分钟,让我从最开始说起吧,不然我怕你听不懂。”

    时颖没有出声,她默许了。中年女人酝酿了一下,她勇敢抬眸,“我和沐振阳是彼此的初恋,我们在一起有五年,可是我没有你这么幸运,我们的感情始终得不到沐家长辈的认可,其实也是天壤之别的家庭背景造成的,可是没办法,

    有时候爱情来了就是抵挡不住,爱了就是爱了,当时太年幼。”

    “”时颖怔怔地望着她,她忽然有些难过,那是一种爱而不得的感受。深吸一口气,杜冰瑶又说道,“但是沐振阳他生性比较懦弱,他不够坚定,他让我等得很累。我看不到希望,再加上他家人太过强势,最终说好一起私奔他也食言了,我傻傻等来的是他的家人,他们合伙将

    我赶出了嘉城,我当时怀着你,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为了保护你,为了不让她们打我,我跪地求饶,我再三保证,我说我一定会离开的,我说我再也不会出现在这儿”

    有朦胧的水雾汇聚在时颖眼眶里,她感觉自己的胸口在一点点缩紧。“后来我偷偷生下了你,无处可去又回到了嘉城,可我发现我在这儿找不到工作,沐家人动了手脚,没有人敢录用我,我的照片与信息传遍了大街小巷,我就像被全城通缉了,我的娘家已经被他们彻底盯上

    ,根本回不去,我与我妈妈都不敢联系,所以我面临着一个最大的困境,那就是养不活你,没有收入来源。”她语速不快,字字句句如血如泣。

    听到这儿,时颖是有所触动的,她在抛弃自己女儿的时候,也一定是内心经过了挣扎的。“对不起,小颖”杜冰瑶流下了泪水,“我没有把我送给一个有钱人家,是因为我害怕他们会欺负你,会把你当丫鬟带,如果家里有个姐姐什么的,我担心你以后受委屈,同时也担心人家不会收养你,人

    家自己会生,怎么可能替别人养孩子所以我就选了一个单身汉,我觉得他一定会好好待你,我观察了他很久很久,觉得他是一个牢靠的人。”

    单身汉就是当时的时令辉啊,泪水汇聚在小颖眼眶里。“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真的很无奈,把你送走以后,无处可去的我只好来到秋香庵,我不想离开嘉城,我想和你呼吸同一座城市的空气,我准备削发为尼,可师傅说我的情况可以带发,可以试着学学

    佛道,如果心有杂念,如果哪一天后悔了,也可以还俗。”说着说着,杜冰瑶无力地垂下了眼眸。

    “”含泪的时颖身子前倾,抽过纸巾递给她。女儿的这个举动让杜冰瑶微怔,“谢谢。”她激动地伸手接过,擦去了眼角泪水,“小颖,我不求你能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快乐,我没有想过要揭穿你的身世,真的没有想过,我昨天来这儿只是想你了,请

    你相信我,我原本只是想远远地看你一眼。”

    时颖没有说什么。

    杜冰瑶知道见面机会渺茫,她很珍惜今天的机会,又说道,“自从知道你怀孕的时候被沐紫蔚开车撞,我就深深自责,我为什么没有替你扫除她这个障碍,为什么没有亲手杀了她”

    时颖内心咯噔了一下,吃了一惊,妈妈的这种恨也源于对沐家的恨吧

    “我明明离她那么近,她精神不正常在木塔里呆了一段时间,我明明可以杀了她,可我还在救她”她真的深深自责,“那件事情我也有责任的,如果她死了,你就可以少受很多伤害。”

    这是一个佛道之人

    时颖真的不可置信,她没有抛弃杂念,她是有情感的,有血有肉的。

    看着满脸泪痕满心疲惫的女人,时颖的心也好痛,这个女人虽然没有养她,但一直在牵挂着自己。

    时颖现在也是做了母亲的人,所以她比较理智,也能理解。

    所有的情绪在昨晚已经化解了,她为杜冰瑶当年的行为找了一万种借口。

    对,她理解今天坐在对面的这个中年女人,甚至能原谅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小颖,从那以后我一直梦见你,我都快变得神经衰弱了。我很想得到关于你的消息,所以不停地刷新闻,想看看你的近照,可是一无所获,直到最近我看到你们在慈善晚宴上捐了100亿,看到你小腹平坦,再听到你们公布了一个好消息,孩子生了,是一对龙凤胎,我真的无比激动,我激动得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可是那种思念却更浓了,它仿佛将我吞噬我想你,发疯般地想念你,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一眼

    我都会觉得很知足。”

    “可是”杜冰瑶有悔恨,“可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还是失控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让你来承担这些。”

    时颖又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别哭了,我不怪你。”

    杜冰瑶愣,含泪凝视着她,“”什么她说什么她说不怪她真的吗“我早就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时颖将纸巾放到她手里,然后垂了垂眸,抬眸的时候唇角轻扬,“我当时特别难接受,但是现在我已经释怀了,有时候很多东西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如果你当时没有遗弃我,我就没有今天的人生,上天夺走了些什么,总会还回来另外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