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43章 这中奖率太高了!
    而且用餐后出来被小男孩勾搭,莫少霸道护女友的消息也被报道了出来。

    这新闻自然就落到了梁爷爷眼里,他对南宫莫印象更好了几分,从照片上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当时是有多生气,但他一直在克制着。可能见对方还是个孩子吧,所以就选择了放过。

    而且从报道来看,这几个年轻人也没有做什么,一个个拎着酒瓶,可能喝醉了。

    梁爷爷放下报纸,他按时吃了药,管家给他的伤口消了炎,换了个有特效药的大号创可贴,老人的脚伤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下午六点,领御。

    盛萱出现在百花盛开的院子里,远远地看见兰博基尼停在那儿呢,老弟回来了

    早在走进大门的时候她就整理好了情绪,这会儿面容很平静,似乎还有些不高兴,她朝客厅台阶迈去。

    这时双清正好从楼上走下来,见到女儿走进客厅双清微怔,她停下了脚步,眸子里划过一抹惊喜,真的真的好高兴

    “妈妈。”盛萱打了招呼,她脸上没有笑容。

    “萱萱回来啦”双清赶紧朝女儿迈开步伐,“还没有吃饭吧”直楼后转眸看了墙壁上的挂钟一眼,才六点呢。

    “没有。”女孩儿淡淡地回答。

    双清走过来主动拥抱住了女儿,“萱萱,对不起。”她率先拉下了面子,“对不起,妈妈不应该这样的。”

    母亲的举动令盛萱觉得有些诧异,她胸口微凛,伸手抱住了妈妈的后背,“妈妈。”她想,既然妈妈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这件事情就还有商量的余地。

    “萱萱,答应妈妈不要再不辞而别了好不好”双清握着她肩膀,眼里忍不住含了些泪水,满满的全是担心,“妈妈再也不拉你去见那个什么周家公子了。”

    其实盛萱根本没有怪她,这两天她玩得开心完全把这事儿给忘了。

    “您能想通就好。”她一脸平静地看着妈妈的眼睛,“婚姻得靠缘分,我们大家都不能太强求,请给我一点时间。”

    “好,好好好。”双清拉着女儿的手朝厨房走去,“来来来,去看看你还想吃什么,菜还没有准备好,把想吃的跟厨师说一说。”

    “都行。”但她还是随妈妈进了厨房。

    母女俩关系就这么缓和下来。

    双清犹豫很久才提出一个问题,“萱萱啊,妈妈就问你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好不好”

    “什么问题”

    “你能不能好好地回答妈妈不要骗妈妈”

    盛萱微怔,她看向她,“可以啊,您请问。”

    “宝贝女儿啊。你你还喜欢男人吧”双清试着开口。

    “什么意思啊”盛萱真没听明白,不解地看着妈妈。

    “就是你的性取向没有问题吧你喜欢男人吗”

    噗萱姐心里苦啊。

    “你回答我啊。”双清问得认真。

    盛萱慎重地点头,“妈妈,这是肯定的,您不必怀疑。”

    “这就好,妈妈就彻底放心了。”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医务室里。

    顾之推开了复合大门,他随手开了灯,房间里空无一人,他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他抱着侥幸心理朝侧厅的实验室走去,刚打开外门还没来得及往里头迈开步伐呢,一道颀长的身影倚在进实验室的门框上,顾之脚步一滞进退两难,硬生生愣在那里。

    盛誉双手环绕在胸前,他悠闲地倚在门框上,一双深邃的眸子饶有兴致地看向他,似乎在这儿等候已久。

    四目相对,顾之愣了几秒,他想解释,收了收眸光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去哪了”盛誉站直身子,他双手放入裤兜朝他走来。

    顾之手背抵了抵鼻尖,他尴尬地轻咳一声。

    “消失了两天两夜,我以为你们今晚也不会回来呢。”盛誉调侃,声音里并没有责怪,“没想到居然回来了。”

    “怎么会合约还没有到期呢。”顾之抬眸看了他一眼,冲他笑了笑然后转身朝外走去。

    盛誉也跟出去了,他步伐优雅从容,出去后倚在窗前桌沿,转眸深沉地望向窗外。

    顾之去给他倒水,两人再也没有言语的交流,在这儿喝了杯温水后,盛誉拍拍他肩膀抬步离开,什么话也没有说,但顾之知道他这是不怪罪。

    晚餐过后。

    盛萱趁机溜进了医务室,那一道风般的速度把顾之给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女孩儿朝他伸手,“赶紧的验孕棒呢”

    顾之看了看她,然后转身打开柜子拿了一支递给她。

    盛萱喜滋滋地迅速收好,然后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他的额头

    “谢啦有好消息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说完,她飞快地离开了。

    顾之看着那轻快的背影,想到她的笑容,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她开心更美好的事情了,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给她一个想要的未来。

    萱姐回到卧室后将门反锁,她第一时间冲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

    “啊”

    一声惊喜的尖叫从洗手间里传出来

    两条杠

    居然真的是两条杠

    这中奖率太高了

    盛萱高兴得紧握着验孕棒,瞪着那红杠杠好久好久都没有眨眼笑容灿烂如花,心脏紧缩着,虽然早在预料之中,可她还是感觉心跳不断地在加快这是上天赐给她和顾之最好的新婚礼物

    她觉得自己高兴得就要疯掉了

    又过了几分钟,盛萱走出了洗手间,她拿出手机给顾之发了条信息,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顾之收到信息的时候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当他看到萱萱说怀上了时,他笑容柔和俊美,仰头望向天花板,眼底如同有柔软的星光在闪烁。

    天呐,他要当爸爸了,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喜悦。

    倚在台子前握着了一会儿,顾之转身朝酒柜走去,他拿出一杯伏特加和一只高脚杯,真想好好庆祝一下,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

    主别墅四楼某卧室里,盛萱握着验孕棒转着圈圈,脸上的笑容灿烂而明媚,她高兴得像个孩子,这种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除了顾之,这个好消息她谁也没告诉,包括盛誉小颖,萱姐也选择了隐瞒。

    夜色渐深的时候,盛萱坐在床头拿出手机翻看这两天在蘑菇小楼里拍的照片,心里无限甜蜜。

    十年了,她依然这么爱他,爱他的博学多才,爱他的温文儒雅,爱他的性格,也爱他对医学事业的执着。

    次日清晨。

    早上五六点的样子吧,领御大门外停了一辆豪车,驾驶室里的年轻男子看了眼副驾驶上的玫瑰花,又看了看门口持枪站岗的两男人,他开门下车朝门口走去。

    持枪站岗的警卫一脸严肃地转眸看向他,将他上下打量着。

    年轻男子冲他们笑了笑,恭敬地询问,“二位好,可以放我进去吗”“你是谁”其中一人问,因为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