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36章 原来是他……
    ,

    老人又说道,“毒解了以后就回来了,心想着没什么事儿也就没想打扰你们上班,只是小腿上有个小伤口而已,现在也不痛了,按时吃药上药过几天就会好。”

    “嗯。”梁灿军放了心,想到南宫莫这么晚还出现在这儿,他其实蛮感动的,“爸,诺琪和他他们现在也算是情投意合,结婚证也私下里领了,要么您就别太阻止了,由着孩子们自由发展下去吧。”“灿军呐,爸不是非得横插一脚。”老人喝了口茶,他站在自己的立场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这个南宫莫不简单啊,你看看在遇着诺琪之前他过的是什么日子万花丛中过十足一花花公子,我现在就想给他设

    置一些阻碍,好好磨磨他的性子,其实我早就不是特别反对了,再加上今天这么一出啊,我已经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梁灿军点头,他也喝了口茶。

    梁爷爷又说道,“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去珍惜,这是人的本性,尤其是男人。”

    “您适可而止吧,也别太磨他们,诺琪心里头难过呢,她这样会左右为难,其实也挺纠结的。”

    “我知道了,你不必担心,再磨几次我就同意了。”其实老爷子的杀手锏还没有亮出来呢,亮亮杀手锏这南宫莫就算是过了最后一关了。

    楼上卧室里,梁诺琪站在窗前拨通了南宫莫的号码,房门反锁了,房间里很安静。

    听到铃声响起,正开车的南宫莫拿过手机看到来显时他内心雀跃了一下,忙戴上了蓝牙耳机,“喂,诺琪。”

    “你还好吗”女孩儿担心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好啊。”男人眼底含笑,双手握着方向盘,法拉利朝公寓开去,“你别担心我,我活得好好的呢,有顾之在,怕啥又死不了。”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诺琪简直不敢想,如果他不在,爷爷肯定死了吧爷爷每次出状况都是去第一医院,没有去过领御。

    “举手之劳而已,应该的,都是一家人了,你爷爷就是我爷爷啊。”

    诺琪很感动,过了一会儿,她问他,“你为什么会来我家”

    南宫莫笑着回答,“来看看他啊,看看他有没有按时吃药,趁机拉近一下关系改变一下印象嘛。”

    “我是问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会来我家。”

    男人微怔,他想了想才回答,“因为我想跟你爷爷好好讲一讲道理,拉近拉近距离感,增进对彼此的了解,沟通很重要的,可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还好大家都没事儿。”“我爷爷其实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只是有点顽固,认定的事情即使心里变了卦嘴上也不会马上承认的,给他一点时间吧。”诺琪察觉出爷爷不是特别反对了,她声音轻轻地说,“今天的事他对你肯定也是充

    满感激的,只是拉着面子说不出口而已,他有他的骄傲,你允许他的骄傲吗”

    其实对于这一点,南宫莫自己也看出来了,“他的骄傲我不管,你不许骄傲,你是我的女人了,你承认吗”

    一股电流通到诺琪心里,“承认,你还在开车吧”

    “嗯,还没到。”

    “那我先挂了,你专心开车。”

    “好的,晚安。”南宫莫转眸看了看车窗外,迎着晚风他心情很好。

    “晚安。”

    然后她结束了通话。

    诺琪终于不别扭了,她和他终于在一起了证也领了,只差婚礼,中间隔着一个老头子做障碍,不过这个障碍很快就能消除的,他南宫莫会努力的他仿佛看到了最美好的未来。

    大约十分钟后,法拉利开进公寓停在院子里。

    刚进客厅呢,一个黑色衬衣的手下匆匆下楼汇报,“莫少,网子里的银环蛇不见了。”他是着急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下了眸,“我已经找遍了。”

    “不用找了。”南宫莫冲他摆摆手,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朝楼梯去。

    手下大惊,忙转身跟上去,“莫少,万一咬到人怎么办那可是致命的”

    客厅里,明亮的灯光下,双手插兜的南宫莫止步回眸。

    手上迎着他的视线,他揪着一颗心,生怕会怪罪。

    南宫莫面色冷凝,眸色暗烈,“我刚说了,不用找了听不懂吗”

    手下错愕,望着莫少头也不回上楼背影,他愣了几秒,虽然不明白蛇去了哪里,可莫少至少没有怪罪,还说不用找了,于是这对于找了一整天蛇的他来讲,总算可以松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次日清晨。

    郊区湖畔的蘑菇小楼,二楼私人影院里。

    顾之将手伸出被窝,挥开窗帘,暖暖明媚的阳光破窗而入,照耀在榻榻米上。

    “嗯”盛萱往被子里缩了缩,昨晚实在太累了,还没睡醒呢。

    顾之吻了吻她的短发,他搂着她,她亦抱住他,两人似乎怎么粘都粘不够。

    “累吗”顾之声音温和暧昧。

    “你说呢”她没有抬眸,将脑袋深深埋在他怀里,“腰都酸了,亲爱的现在几点了”

    顾之扯开了被子探出脑袋,他抬眸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八点了,你饿了吗”

    “不饿,我还想睡。”她声音含糊得很。

    顾之握住她光滑的肩膀,宠溺地说,“好,那你再睡会儿,呆会儿我给你下面条吃。”

    “不许走,你得陪着我睡。”暖暖的被窝里,她将他抱得紧紧的。

    “好,不走不走,陪着你。”顾之抱住她,他望向窗外湖面的景色,眸子里不免划过一抹黯然,最不期待的清晨还是来临了,昨晚他几乎不想入睡的,因为他想留住时间,想和她在一起。

    天亮了就该回去了,住在同一个地方却要形同陌路,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睡了一会儿盛萱转了个身,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睛,看到窗外湖面的景色时不禁被惊艳了一下,真的好美啊。

    两人欣赏着同样的风景。

    “怎么办我都不想走了,天天过这样的日子多好啊。”盛萱枕着他的手臂,她烦闷地皱了皱眉。

    可顾之知道不走只是两人的愿望,昨晚是溜出来的,今天必须回去了。

    “我也想啊。”他的声音里有些无奈。盛萱转了个身,“要么今天不回去吧”她期待地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