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28章 鬼门关走一遭
    “你在开车”这可把盛誉给吓了一跳,“你在哪里你自己的车吗”

    身后的司溟也跟着捏了一把汗,出什么事了

    “是我的法拉利,我刚从梁家出来,在去领御的路上。”他有些喘息,有些恶心难受之感。

    听着南宫莫的声音越来越不对劲,像是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盛誉当即立断地说,“我让李魁去接你们”他知道银环蛇是什么蛇,那是一种带剧毒的蛇,搞不好会要人命

    盛誉结束通话,立即拨通了李魁的号码。

    楼下停车场,李魁闪身坐入车里,下一秒车翼展出兰博基尼腾地而起,直接飞出了天骄国际

    惊呆了所有偶遇到这一幕的人。

    楼上办公室里,盛誉在给顾之通电话。

    不到一分钟时间,兰博基尼开始降落

    法拉利里,南宫莫看到了盛哥的座驾,他减速将车停下来,此时他的脑袋晕得不行,解下安全带下车拉开后座车门,发现梁老爷子颤抖着双唇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身体也仿佛僵硬了。

    管家已经吓傻了,“莫莫少爷,老太爷他他会不会”

    “下车”南宫莫命令。

    这时李魁迅速朝这边跑来,和管家一起将中毒严重的老人扶往兰博基尼,南宫莫也跟上去了,他喉咙紧得难受。

    兰博基尼飞往领御

    管家松了口气,有盛总的私人医生帮忙,应该有希望的吧这是一种莫名的信任。管家无意间转眸,他看到莫少的脸也变了颜色,泛黑了看到他拿出手机拨打电话,“阿夜,定位发给你了,过来把我的车开回公司。”挂了手机后他靠入椅背,只觉胸口闷得难受,他伸手捶了捶,然后屏

    息闭上了眼睛。

    管家又紧张,两人都中毒了

    梁老爷子呢,他的意识正一点点涣散,身子开始颤抖,喉咙紧得难受,而且他感觉很冷,感觉自己被冷气包裹住了。

    不到一分钟,兰博基尼在领御降落

    院子里早已有人等候,车门打开,大家扶着老爷子和南宫莫迅速前往医务室

    顾之已经准备就绪。

    双清和盛萱还有时颖站在客厅门口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揪着一颗心。

    “银环蛇是什么蛇”双清忍不住问道,“会不会死人啊”

    “是一种有剧毒的蛇。”盛萱经常在外面走,所以对危险的东西也是有一些了解与研究的,她告诉她们,“中毒应该不浅,连脸都变了颜色,而且那个老人连路都走不了。”

    “”大家都紧张的。

    不过大家都寄希望于顾之,都挺相信他的。

    医务室里,顾之一个人在忙碌着,气氛严谨。

    梁老爷子躺在床上,他闭上眼睛就仿佛死掉了一般。

    南宫莫则坐在椅子里,他呼吸难受,闭眼说道,“你先救他吧。”

    戴着口罩的顾之递给南宫莫一颗药丸,“把这个含在舌尖下。”药丸递给他后,顾之转身从容而迅速地为床上的老人做治疗,他先用管子给他放血,黑黑的血流出,看得南宫莫觉得渗得慌。

    “他会死吗”含了药丸的南宫莫拧眉询问。

    “不会。”顾之语气从容,动作也很从容,但从容并不代表缓慢,顾之是一个特别有条理的人,永远临危不乱。

    因为他的一句不会,让南宫莫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那白色小药丸在舌尖下融化,南宫莫感觉浑浑噩噩的脑袋渐渐变得清醒,喉咙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开始消散了,真的很神奇。

    “莫少,感觉好些了吗”大约五分钟后,顾之还在抢救梁老爷子,他回眸看了他一眼。

    “嗯,多好了。”

    “去洗手吧,洗手液要用蓝色的那瓶,你的毒是通过皮肤渗透进去的,所以不会太严重。”顾之给梁爷爷打了麻药,用消过毒的小刀挖掉了他小腿上被蛇咬的那个伤口,然后替他止血,撒药。

    南宫莫起身照做了,他认真地洗手。

    五分钟后,他从洗手池转身,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南宫莫走到床前看着忙碌的顾之,看到老人眉头轻蹙闭上了眼睛,他轻叹一口气,将双手插在裤兜。

    “再晚一分钟可能就出人命了。”顾之依然没有抬眸,他对他说道。

    语气平静的一句话却听得南宫莫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

    “教你一个经验,被蛇咬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将伤口以上的位置用麻绳扎一扎,减慢血液循环,只要身体感觉不到特别难忍的那种麻木,一般可以为抢救赢取十分钟有效时间。”

    “嗯。”他听得认真。

    大约又过去了五分钟,顾之取下手套,脱掉了身上的无菌服,他也洗了手。

    南宫莫望着顾之气场温和的背影,他突然觉得医生能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真是一种难得的荣誉,能救死扶伤的人最帅了,简直能把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麻药过后他就会醒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可以送他回去,注意换药就好,休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顾之将一个袋子交给他,“里面口服药片只有一种,一天吃一粒,有一瓶消炎药水,换疤前冲洗一下伤口

    ,有大号自制创可贴,撕了背胶直接覆盖上去就好,上面的药会自行渗透。”

    “谢谢。”南宫莫伸手接过,然后握了握他肩膀,真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谢谢你,帮了大忙。”

    “不客气,都是应该的。”顾之气场温和。

    躺在床上的梁爷爷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环视着房间里的布置,这是哪里他的恶心难受之感消失了。

    “谢谢你,顾之。”

    南宫莫的声音传入梁爷爷耳里,老人将目光焦距在他身上,看到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老人面前闪过刚才院子里发生的情景,他被蛇咬了,是南宫莫第一时间徒手将蛇甩开并摔死,是他抱自己上的车,是他带自己来领御的。

    领御,这儿是领御老人突然清醒了。

    “不客气,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我在这儿,随时可以来找我。”陌生的男声传入耳里,这是顾之说的话,他还说,“今天若是去医院,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没得救。”

    “”南宫莫知道,银环蛇有剧毒的。

    梁爷爷吓了一跳,“”自己这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老人喉咙干涩,忍不住咳了咳。引得不远处两个年轻男人闻声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