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26章 终极较量啊
    盛萱唇角上扬,朝床前迈开了步伐,她坐在床沿握住了他的手,顾之与之十指紧扣,他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然后伸出另一只手,“你过来。”他想要抱她。

    女孩儿笑容宁静如花,琥珀般的眸子一瞬不瞬地迎着他。

    顾之掀开被子,萱萱俯下身去亲了下他的嘴唇,她说,“亲爱的,今晚有个宴会我妈非得拉着我去参加。”她拧眉抱怨,然后将脸颊贴在他那温热的胸膛,“不过我是不会去的,手机关机闪人。”

    “什么宴会”顾之还是比较顾全大局的,如果是重要的那种呢非去不可的呢有利于公司合作发展的呢

    “不知道,目的就是拉我去相亲,给我介绍两个男人,让我二选一。”她坦白。

    “”顾之胸口微缩,伸手环住她的背,眉头不自觉地拧紧了。

    过了一会儿,盛萱从他胸前抬眸,“怎么样听了这些有没有感想呢”

    “有啊。”顾之坐起身靠在床头,他将她揽入臂弯里,盛萱脱掉高跟鞋缩进了被窝,听到他说:“这是一场持久战役,我的合约还有三个月,三个月后咱们就远走高飞吧,下次回来带着宝宝们一起。”

    “哈哈,你胆子可真大,不过走是肯定的啦。”盛萱像小猫一样靠在他怀里,比了比手指,“不过今晚该怎么办呢你可以找个很好的理由消失一晚吗”

    “没问题啊。”他其实都已经想好了,“我可以研究药品,进了实验室里面没有信号的,不管出什么事也联系不上我,我事先跟盛总讲一下。”

    “好,我呢就直接开溜了,手机关机,我是抗拒相亲啊,妈妈也不会起疑的,大不了有点生气,只会觉得我太没有礼貌了。”盛萱问他,“房你开好了吗把信息发我手机上,不要一起去,自行前往。”

    “还没有,呆会儿再弄。”

    盛萱扬起下巴,又主动地吻了吻他

    顾之舍不得碰她,他克制着,可是身体粘在一起难免会有反应,他也只是吻了吻她,将一切的美好留在今晚吧,让他们彼此负责地交出第一次,达到真正的灵肉合一。

    对,交往十年了,没有碰过对方,这两人也算是一股清流了。

    医务室里,顾之盛萱还在说着悄悄话,放心大胆地缠绵着。

    早餐过后。

    南宫莫开车将诺琪送回了梁氏,因为车子可以通行,所以直接送到了公司楼下。

    车窗是摇上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南宫莫侧身握过她肩膀,吻上了她的唇。

    然后对她说,“我说过的,口红要一点点还给我。”

    她凝视着他,笑容是甜蜜而美好的,“再见。”

    “嗯,下午我来接你。”南宫莫伸手抚了抚她的发,他很爱她,“再见。”“我今晚要加班,和我爸爸一起回去就好了。”说完,她开门下车,然后转身对他说,“我爷爷说了,不加班六点必须到家,加班就是十点,所以可能以后没什么时间见你了,因为我答应了爷爷会准时回

    家的。”

    “那我每天早上接你上班。”他深情地说。

    她微笑着关上车门,转身离开。

    南宫莫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在一个老人手里。以前的感情顺得很,有求必应。

    这样下去误会一直是存在的,倒不如干脆去趟梁家,好好跟老爷子聊一聊,毕竟都是男人嘛,聊起来会比较方便,说不定敞开心扉了,一切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就这样做了。

    南宫莫没有着急去公司,而是开车去了商场,他亲自挑了些礼物,一套茶具,一些茶叶,还有一支球杆,花了不少钱,这些全是有钱人家的奢侈品,够品味,且很时尚。

    半个小时后。

    梁家别墅里,管家走进了客厅,“老太爷,莫总来了。”

    “南宫莫吗”端着茶杯的老人微怔,不悦地拢了眉。

    “是的。”

    想了想,梁爷爷从沙发里站起身,那刻满皱纹的脸上布满乌云,“让他进来吧。” 这臭小子还真有胆,敢自己上门。

    “是。”管家转身离开。

    两分钟后,百花盛开的院子里,晨光普照。

    西装革履的南宫莫和穿着白色休闲外套的梁爷爷坐在藤椅里,两人隔桌而坐,管家端来了茶水,并替他们各倒上一杯,“请慢用。”然后转身离开。

    “礼物呆会儿带走。”老人淡声开口,并没有看他。

    南宫莫十指相扣放在桌面,眸色凉薄地凝视着他,这可真是一张顽固的面孔。

    “你听到了吗”见他不吭声,梁爷爷看向他,不悦地强调,“把东西带走,我不需要”言外之意是别想贿赂我

    “礼物您可以收下。”南宫莫声音低磁平静,“算是见面礼了,我也知道您不会因为一些礼物就改变对我的印象,但我总不能空手登门吧这是最基本的礼节。”

    “知道不会改变印象就好,人贵有自知之明。”老人吹了吹杯中茶水,喝上一口。

    南宫莫并不生气,他甚至微微一笑,“我和诺琪已经领结婚证了,这件事情您知道吧”

    “知道,但不承认这段关系。”老人声音有点冷,板着脸问他,“那个林笛儿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吗”

    南宫莫从未听过一种声音里带着这么深的怨恨,“林笛儿的事不需要我去处理了,我的态度很明确,您也一定看了新闻吧”

    老人冷着面孔不说话。

    “梁爷爷。”过了一会儿,南宫莫诚挚地看着他,“我今天到这儿来呢,就是想当着您的面表个态,第一,您家诺琪我是要定了,这辈子我都会对她好,就像对我妈一样。”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梁爷爷蹙眉看向他,“诺琪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南宫莫微怔,随即唇角上扬,“当然是您家诺琪了。”

    “都不带犹豫的吗”老人眉头蹙得更紧,更觉得这人不真诚,“眼看着你妈淹死啊一个不孝子怎么会疼爱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呢”

    “我妈会游泳,您别操心。”南宫莫眼睛深邃而黝黑。

    老人愣,“”无言以对。“您家诺琪这辈子是不需要嫁人还是怎么着您能疼她护她一辈子吗”南宫莫真想了解他的想法,“让她左右为难就是给她幸福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