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18章 可今天不一样
    ,

    “将药品投入生产这件事情已经在筹划之中了,我不要利润,赚的钱全给你,只要你对她好,只要你们幸福,我真的不在乎这些钱。”盛誉转眸看向他,“我永远不会换号码,以后出门在外有任何需要帮助的

    地方,都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我,不用考虑时差,不管什么时候都行。”

    “盛总”顾之一个大男人抿紧了唇,他很感动,朝盛誉举杯,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谢谢”

    “记住,我们以前是朋友,现在是亲人。”盛誉唇角轻扬,还不到离别的时候,也用不着这么伤感。他笑了笑,语气轻松地对顾之说,“顾之,我和小颖都会帮你们,帮你们说服爸妈,过程可能会艰难一点,不过没有关系,你们已经结婚了,这就是你们的底气,只是差个所有人祝福的婚礼,我和小颖也同

    样没办婚礼,以后一起补。”

    顾之难以描述此时心里的感受,他坚定地咬紧牙,下保证般说道,“盛总,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我相信你,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盛誉变得八卦起来,“你和我姐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顾之想了想,决定不再隐瞒,“十年前。”顾之与盛誉有十年之约,十年前他来领御,签合约的时候盛誉对他说,这十年里顾之不能离开,盛誉保证会不遗余力地栽培他,为他提供一切研究所需的设备,但是不想心血半途而废,不管任何原因都不

    能离开。

    那一年,顾之只有十八岁,他是边读书边留在领御,毕业以后一直住在这儿几乎没有出去过。

    所以盛萱早恋了。

    盛誉突然感觉这份爱情有点甜,也来之不易,居然是十年情深,走到今天领证也不容易,毕竟分居两地这么久。

    晚餐时间。

    盛誉回到了主别墅客厅,正下楼的盛萱看到他从医务室方向走来的,“你干嘛去了”她不免有些紧张,加快步伐朝弟弟走来。

    “找姐夫聊聊天。”盛誉见客厅里没有别人,于是唇角扬起一丝坏笑。

    这把萱姐给搞得更紧张了,“干嘛呢聊什么呀”

    “聊你明天要相亲啊,让他做做心理准备。”

    “你有病哦”盛萱抬手便要打他,却被弟弟握住了手腕,盛誉一脸嫌弃地说,“你真是够了,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扬什么巴掌啊”松开她,盛誉双手插兜朝餐厅走去。

    “你可不可以少找他聊私事啊”盛萱心急地追上去,压抑着声音,怕被别人听到。

    “看心情吧。”

    “你”

    进了餐厅,这个话题就结束了,因为双清在。

    晚餐氛围很融洽,餐厅明亮整洁,餐桌上摆放着三只花瓶,里面装着双清下午亲手插的鲜花,空气里花香缭绕。

    菜式丰富精致,亮洁如新的瓷盘也摆出了形状。

    大家边吃边聊天,没有特别遵循规矩。

    夜幕开始降临,晚餐结束后,盛萱回房间洗了个澡,这速度让双清有点不解,女儿一般是冲完凉就直接上床睡觉的,以前催着洗澡都不去,今天这下可积极了。

    “萱萱,你要出去吗”双清从侧厅走出来。

    这让在楼梯上的萱姐站定了步伐,真想往回走,刚才观察了老半天,客厅里没有人呐怎么妈妈就突然冒出来了

    “愣着做什么被我吓到啦”

    萱姐没办法,内心长叹一口气,只好朝她迈开步伐。

    双清闻到了香水味儿,白天还没有闻到呢,晚上就给喷上了

    “去哪呀”双清追问,“有约吗”

    “不去哪,我下来倒杯水而已。”随意地应付着,盛萱转身朝茶水间走去。

    可是她没有穿居家服啊,双清盯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茶水间门口,看到她很快端着一杯菊花茶出来,然后冲自己笑了笑,“晚安,妈妈。”便上了楼

    上楼后,盛萱在卧室里放下茶杯,一脸郁闷地揉了揉柔顺的栗色短发,非常苦闷

    她想了大约一分钟,叹了口气来到了二楼的婴儿房。

    这时韩姐和小玉在带孩子,她往里头探了探,“小颖呢”

    “盛小姐,颖小姐和盛先生在书房。”

    书房

    盛萱又转身朝书房走去,二楼有四间书房,有三间里面没灯,她敲响了有光线透出的那间。

    开门的人正是时颖,见着门外的女孩时她很意外,“姐姐”

    “小颖,你帮我一个忙吧”盛萱也没管她忙不忙,直接将她拉了出来,因为没什么时间了。

    大约两分钟后吧。

    时颖独自出现在楼梯上,朝一楼客厅走去。

    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看看婆婆的身影,但她还是下了楼。

    这时双清又从侧厅出来,她看到是小颖倒有些错愕,“小颖”

    “妈妈。”时颖微笑着朝她走来,“您现在有事吗”

    “没事啊,怎么啦”“您帮我一个忙吧,上楼帮我一起给小孩洗澡,韩姐她最近手部皮肤有些干痒,她担心会传染给宝宝,小玉手法又不熟练,我一个人也不方便,孩子柔弱无骨的,生怕给碰着了,您帮我操着宝宝的腰,行吗

    ”这理由很牵强,不过把宝宝搬出来,胜算几率就大了。

    “行行行,当然没问题啦。”一听是为小宝贝做点事儿,当奶奶的十分愿意。

    于是双清随时颖上了楼,不到一分钟呢,盛萱踩着高跟鞋朝楼下走去,她径直走出客厅前往医务室。

    房门虚掩着,盛萱推门而入并反锁了门。

    “顾之”

    在侧厅门口,闻声准备出来的男人与正心急进入的萱姐撞个了满怀两人在门口索性抱在了一起。

    拥抱结束后,盛萱担心地问,“对了,盛誉下午跟你说了些什么”真是相亲的事吗

    顾之微怔,她知道盛总过来了

    “没说什么呀,怎么了”说来话长了,顾之心想,还是不要浪费时间提那些了,赶紧直入主题吧

    “真没说什么吗”

    “真的没有。”

    顾之心情看上去还可以,盛萱也就不再追问了,她问他,“你这儿有酒吗”

    “你不是说喝酒伤身吗”顾之拉着她的手。“可今天不一样啊,得好好庆祝一下”她眼眸亮亮地瞅着他,“因为从今天起,咱俩的关系就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了咱们是夫妻,是一条绳上的蚂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