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12章 不是约会,是去办大事!
    此时双清已经来到了副驾驶前,车窗是摇下的,妈妈的声音就这么传了过来,“干嘛呢不打算下车吗”

    盛萱尴尬,随即转眸递给妈妈一个微笑,解下安全带打开车门,“妈”然后撒娇地抱住她。

    “悠着点你脚不痛啦”双清担心。

    顾之趁机赶紧下车,他打开后座车门拎过装满衣服的袋子绕过车身。

    “你们去哪里采药了”双清握着女儿肩膀将她扯开。

    “采药”盛萱愣。

    双清看到顾之拎着几个袋子过来,里面装的全是新衣服,她不禁拢了眉,“你们”

    “谢谢谢谢。”盛萱忙伸手从顾之手里拿过袋子,笑容灿烂地对他说,“顾医生,真是谢谢你了陪我去取了药,治好了我的脚伤,还顺道陪我买了这么多新衣服非常感谢”

    顾之勾唇一笑,高演技地配合着她,“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双清突然明白了什么,她也面带笑容看了看顾之,“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有关系。”顾之彬彬有礼,面前这人可是自己的丈母娘啊。双清略带抱怨地看向女儿,“萱萱啊,你怎么可以让顾医生陪你去逛街呢人家有多忙你不知道吗这种事情应该让佣人们陪嘛,自己脚痛不能开车家里边有司机啊,顾医生不是这儿的佣人,你耽误人家时

    间了。”

    不等盛萱解释什么,她又看向人家顾之,抱歉地说道,“真的不好意思啊,顾医生。”

    “没事儿,夫人,我们是去取药,然后顺道去了商场。”顾之冲大家温和一笑,“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先走了。”

    双清点头,顾之转身离开。

    “进去吧,妈”刚领了结婚证,盛萱心情稍好了些,奶奶过世的事实她已经慢慢接受了,日子还要继续的。

    双清看到女儿脚步轻快地朝客厅走去,手里还拎着不轻的袋子,她觉得很神奇,“小萱,你的脚不痛了”

    “刚不是采药了吗还痛什么”走上台阶,盛萱转眸抛给妈妈一个笑容,“快进来吧”

    这药效也太好了吧药到病除啊

    “你们吃饭了吗”双清朝女儿走去。

    “吃过了。”

    盛萱刚进客厅呢,沈管家从楼上走下来,“盛小姐,少爷在书房等您,说让您上去一趟。”

    “等我”

    “是的。”

    “哦,好的。”然后盛萱拎着袋子直接朝楼上走去。

    二楼楼梯转角处,有佣人遇见了她,站定步伐弯身行礼,“盛小姐好。”

    “我弟在哪里”

    “盛先生在4号书房,已经等您有一会儿了。”佣人恭敬地回答。

    “他一个人吗”

    “是的,他一个人。”

    盛萱将手中袋子递给她,“帮我送到四楼衣帽间吧,谢谢。”

    “好的,不客气。”

    然后盛萱朝4号书房迈开了步伐,书房的门没有关,正虚掩着,她推门而入关上了门。

    朝窗前那背影走去,“干嘛呢搞得什么严肃,还约在书房”她从小就不喜欢书房,随手拿起一本推理书翻翻又放下。

    “咱们需要讨论点事情。”盛誉端着两杯红酒转身朝她走来。

    “什么事情啊”盛萱伸手接过一杯,比较好奇地望着他,“还搞这么客气,是有求于我吗”问完,她主动与之碰杯,然后轻抿一口,“嗯,味道很纯正,比我在国外喝的不止好一点。”

    “喜欢的话可以送你几瓶。”盛誉单手插兜,五官深邃精致。

    “那我先谢谢了。”女孩抬眸瞅他,“说吧,到底找我什么事”

    盛誉目光锁定她,神情有些淡漠,“你当初把顾之推荐给我,是别有用心啊”

    萱姐微怔,然后唇角扬开了,“怎么说”

    “你俩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盛誉倒是有了追根到底的兴趣了。

    盛萱摇头,“这个问题拒绝回答。”也就是这几个字让盛誉断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算你厉害”他也喝了口红酒,然后分析道,“你是知道我这领御没有女人,连个女佣人都没有,所以才放心把这么帅这么优秀的他安排在我身边,让我天天

    盯着,对吧”

    盛萱笑而不答,再次与之碰杯,然后仰头喝了口酒。

    “自己放心出去旅游,男朋友又不会劈腿,想得可真周到。”

    “那是谢谢夸奖”盛萱轻轻一拳揍上弟弟胸膛,“你还没有好好地引荐引荐你老婆呢,老盯着我干嘛呢还有你的龙凤胎,我一面也没见着。”

    “跟我的私人医生出去约会,你当然见不着啦。”盛誉调侃着她,“脚受伤了也如此迫不及待。”

    怎么还逮着不放了盛萱挑了挑眉,反驳道,“不是约会,是去办大事”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脚伤在这儿就治好了。”顾之的医术他可是最清楚的。

    “我不是说脚伤啊,脚伤算什么大事”盛萱喝完了杯中最后一口红酒,放下杯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本递给他,“你自己看”

    结婚证

    她冲他眨眨眼,又替他打开,“看好了,这算不算大事呢”

    当盛誉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并没有很惊讶,照片很般配嘛,两人的笑容甜蜜而幸福,都穿着白衬衣呢。

    “不错,有个性,先斩后奏。”盛誉点了点头,唇角轻扬,然后看向她的眼睛,冲她举了举酒杯,“这杯我敬你。”他还一直没有喝呢,话音落下时,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可不要你去奏,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的,你可不要出卖我了”盛萱瞅着他,略带警告。

    “放心,我没那闲功夫管你。”盛誉放下空杯,他问道,“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盛萱倒是认真地想了想,她很潇洒,摊摊手朝窗前走去。“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打算啦,原本以为自己会死掉,现在好端端地活在这儿呢,我又突然间脑海空白了。”她转身,迎着弟弟的视线,“现在奶奶走了,在这儿留三年肯定不可能,而且妈妈还年轻。”想了

    想,又说道,“先在家清闲几个月吧,反正你和顾之的合约也快到期了,他研制的那些药物也可以投入批量生产,所以我们可能会一起离开吧。”听到顾之要走,盛誉还突然挺不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