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1001章 我就问你一句话
    “你不吃吗”女孩在他身边坐下,小餐车正好在自己面前。

    “我不饿。”男人交叠着双腿,他深靠椅背,深邃墨黑的眸子看向窗外夜色,让人难以察觉出他此时的情绪。

    盛萱没有去看他,她真的很饿了,拿过筷子开始吃东西。

    弟弟虽然气场强大,可自己是他的姐姐,所以盛萱从来不畏惧他,在他身边吃饭也没什么顾忌。

    盛誉也没去看她,对姐姐去原始森林这件事情他是生气的,搞得这么狼狈还差点丢了命,连奶奶过世她也没闻讯赶回,这应该是奶奶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誉,奶奶她还好吧”盛萱边吃饭,边转眸看了弟弟一眼,语气轻松。

    盛誉出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听到了她的话,却表现得恍若未闻。“还生着气呢”她埋怨地瞅着他,吞咽掉嘴里的食物,“其实这事也不能怨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骗子啊,如果节目不被禁播,这一切的结局就不会这样了,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平安回来的,而且拿到的那笔

    钱也可以捐出去,这对于我们来讲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结果是死了八个人。”盛誉眸光微转,语气薄凉,“你依然觉得有意义吗”

    “”她明显被问住了,脸色微白。

    “用你的生命在开玩笑,然后所有人替你担心,你觉得有意义吗”盛誉盯着她,眼底浮动着冷冽的光芒,“盛萱,我可不认为这有意义。”他交叠双腿坐在她身边,面色微沉。

    “喂,盛誉,我活着你应该很庆幸”盛萱皱眉较真了,一本正经地瞅着他,“如果今天我和汪玲一样遭遇了不测,你还会不会对着我的尸体这么生气呢”

    “会。”“你”她冲他翻了个白眼,“本来就是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庆幸啊,我已经很难过了,我的同伴们死了,而且我亲眼目赌了这种非正常的死亡,这种非常残忍的场景,我都会做噩梦你知道吗我心里很有

    压力了。”

    “行行行,我不说你了。”盛誉叹了口气,拧眉问:“我就问你一句话,以后还打算环游世界吗”

    “喂这跟环游世界有什么关系”盛萱收回目光,又开始吃东西,“我暂时不会乱走,会休息一段时间调整心态,尽量多陪陪家人,奶奶已经很老了,我想多陪陪她。”

    直到现在盛誉依然没有告诉她老人家已经过世的消息,他的心有点冷,表情也有点冷。吃完了晚餐,盛萱将小餐车推到另一旁,她喝了口温水漱漱口,然后转眸看向弟弟,“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我,对不起啦,以后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了,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再也不会去什么原

    始森林了。”

    “这态度才像样。”

    女孩唇角上扬,“喂,借你手机用一下”然后朝他伸出手掌。

    “要打电话给谁”盛誉转眸迎上她目光。

    “一个朋友。”她没有明说。

    “顾之吗”

    盛萱微怔,脸色微变,“为什么这么说”

    “你恋爱了,而且还是跟我的私人医生,这事你承认吗”

    盛萱被吓到了,不可置信地瞅着他。

    “你不承认”

    “你看到我的手机了翻我相册了对吗”

    “顾之说的。”

    “”盛萱不说话了,她伸出手,“把手机给我啦”

    “你手机在他那儿。”

    “我是说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盛誉正准备拿手机,房门被敲响。

    沙发里两人朝门口看去,盛誉站起身,“请进。”

    然后房门被人推开,一个拎着医药箱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医生。

    “盛先生好,盛小姐好。”对方站定在不远处,恭敬地朝姐弟俩行礼。

    “把受伤的位置给医生看看。”盛誉对沙发里的女孩说。

    盛萱脱了鞋,照做了。

    医生将医药箱放到茶几上,先是给她检查伤口,然后调药

    “盛誉,你把手机给我”姐姐再次朝他伸出了手。

    盛誉将自己手机解锁并递给了她。

    她迅速拨下顾之的号码

    此时的嘉城是午后一点左右,顾之刚吃过中餐,他心情前所未有的大好,自从时颖把盛萱还活着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他以后,他精神焕发,一直忍着没打电话给盛总,是担心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手机突然响起,是盛总打来的,顾之激动地滑过接听键,“盛总”他真的很激动,“萱萱还活着对吗她还好吧”

    听到了久违的声音,听出了他的紧张与喜悦,盛萱很感动,“顾之。”她有好久好久没有唤他的名字了。

    “”顾之心底隐隐发着颤,他咬着嘴唇仰头去看天空,眼里全是光亮,满足得像个孩子。

    “你傻啦”盛萱眼眶湿润了,她吸吸鼻子,唇角扬起一丝好看的笑容,“想我吗”

    “你说呢”顾之心底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欲望,他很想马上飞到她的身边,很想紧紧地抱着她,然后告诉她很想很想。

    “对不起,让你们大家担心了。”盛萱咬了咬唇,“我明天就回来了,将一个完好无损的我带给你。”

    “没事就好,你在干嘛呢准备休息吗”

    “嗯,我准备睡了。”她没有把自己受伤的消息告诉他,免得他会担心。

    两人在电话里更多的是保持沉默,因为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跟对方讲,往往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通话结束以后,医生转眸看向盛誉,用英文说道,“盛先生,盛小姐的脚伤已经很严重了,我这些药只能缓解一下疼痛。”

    “没关系,你帮我缓减一下就好,我明天就回去了。”盛萱接了话,家里有顾之呢,怕谁而且她现在心里很甜蜜,根本忽略了身体的伤。

    “好。”于是医生照做了。

    大约十分钟后,医生收拾箱子离开。

    盛萱刚涂了药的腿还搁在茶几上,她抬眸望向不远处身材颀长的男人,“这次综艺节目负责人在哪”

    “你要见他们”盛誉微微侧身看她。

    “当然。”

    “已经从西雅图发出了,明天早上可以到,今晚安心睡一觉。”

    盛萱手指一点点握紧,眸中透出一股浓烈的怨恨,“他们才是最该死的人,我要把他们统统扔到热带雨林让他们自生自灭”

    “可以。”对于这个决定他没有异议。“我想去看看汪玲。”盛萱回神,她疲惫的眸子里又透着些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