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83章 剁碎喂了狗
    南宫莫嘴巴咧了咧,“敢情爷爷对我还心存怀疑呢”

    “对,心存怀疑没错”老人家没说暗话,“莫少爷,请让我拭目以待吧,我会时时刻刻盯着你,让我和时间一起检验你。”

    “”南宫莫心一沉,更有些琢磨不透老人的意思了。他这态度是没生气怎么可能一旁的诺琪面上有些微微的泛红,她自己也尴尬,再这么聊下去不知道要聊出什么事来,于是忙打着圆场,转眸问南宫莫,“对了,你爸不是还在家里等着你吗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啊,送完我你就要走

    的。”

    什么事情要谈他怎么不知道

    但南宫莫很快恍然大悟般说道,“哦,对对对,我爸还在等我呢,瞧我这记性”

    “那还不快走”她拉了拉他。

    南宫莫朝梁爷爷鞠躬行礼,“爷爷再见,欢迎随时监督时刻准备着”说完,他在诺琪的庇护下离开了书房。

    门外走廊里,南宫莫握着她肩膀的力道突然间加大,吓得她轻“啊”一声,埋怨道,“你干嘛啊”

    “谢谢你。”一个飞快的吻落在她脸颊,吓得她又是一哆嗦。

    下了楼,客厅里空无一人,诺琪不免觉得爸爸对南宫莫是真的没有异议了,今晚是他在帮她们。

    两人走出客厅,院子里法拉利驾驶室旁,南宫莫伸手握住她肩膀,晚风吹动他们的衣裳吹乱他们的发,他缓缓俯身,薄唇朝那粉唇凑近,女孩儿的睫毛颤了颤,只觉身体一热心跳开始加速。

    那吻轻轻落上去,加深,他依依不舍地吻住了她吻着吻着伸手环住她的腰。

    夜,无比静谧,院中百花盛开,香气扑鼻,晚风徐徐而来,天空繁星闪烁,两人的体温交织在一起楼下书房里,这一幕尽收梁爷爷眼底,他拄着拐杖威严地站在落地窗前,只希望这个臭小子对宝贝孙女是真心的,如果他能够从此收心,如果他能够一心一意只对诺琪好,做为梁家的长辈,他一定也会祝

    福她们的。

    夜色渐深。

    领御的晚宴已经结束了,在盛誉的吩咐下韩姐和小玉将这对龙凤胎宝宝抱下了楼,时令辉和叶艳还有叶菲菲见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他们高兴得合不拢嘴。

    灯光明亮的客厅里,大家围绕着小宝宝聊开了,氛围特别温馨。

    时颖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叶艳也借机跟上去,领御的洗手间比酒店那种还要宽敞,时颖在墙镜里看到了叶艳的身影,她停下脚步转身,“”迎着小颖的视线,叶艳脚步顿了顿,又朝她走来,“小颖。”她抬起自己的断掌,万分沮丧地问,“可不可以帮妈一个忙啊”她眼里含泪,“可不可以让盛总把手掌还给我,我真的再也没有去赌了,我知道错

    了。”

    洗手间外的转角处,盛誉双手插兜俊眉微蹙,模样很是不悦,对,叶艳对小颖说的话被他听到了。

    这件事情小颖之前向盛誉提过,可他说叶艳的赌博习惯并没有戒掉,并且以防万一还将那处金凤小区的房产悄悄变更为时令辉一个人的,就是担心她会拿去抵押。

    “妈,你还有赌吗”时颖看着她的眼睛,“如果你真的没再赌了,他一定会还给你的。”

    “”叶艳叹了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一道低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叶艳吓得身子一痉挛,甩头转身,“”当她回过神来,魂都差点吓掉,“盛总”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你要去洗手间吗”盛誉看向小颖,声音轻缓温和。

    “嗯。”她点头。

    “你去吧。”他声音又格外的软。

    叶艳感觉他变脸也太快了,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好吗他爱小颖爱到骨子里了,可是对其他人真的好残忍。

    时颖进了洗手间后,叶艳更不敢直视这个男人了,她眸色闪躲着,也没机会逃开。

    盛誉双手插兜,冷凝地盯着她,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我问你,你有多久没赌了”

    “我我有两个月”她心虚地撒着谎,一眼就被他给识穿了。

    “放屁”盛誉很少爆粗口的,他眸色一沉,又问道,“你手掌被砍下有多久了”

    “”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叶艳不敢抬眸,这个问题一出,她又后悔自己刚才的回答了,于是算了算,“七个月。”

    “那这五个月为什么还去赌”他声音依然很冷。

    “”她无言以对。

    在盛誉面前,叶艳总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她不敢抬头。

    “你上次赌博是昨天。”盛誉挑明。

    叶艳心跳莫名一滞,不可置信地抬眸看他,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一直派人跟踪自己吗他不至于这么无聊吧,自己可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只见男人脸色阴沉,令叶艳不敢再神游,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所以手掌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已经将它剁碎喂了狗”

    叶艳被震慑当场,动也不敢动一下,什么剁了喂了狗

    洗手间里,时颖开门出来,她看到他们还没有走,而且气氛非常不好,看到叶艳脸色很白明显被吓到了,盛誉朝她伸出手,时颖向他走去将手交到他掌心,他带着她离开,叶艳沮丧地叹了口气。

    因为这里是领御,所以叶艳即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也不能表露出来。

    整理好情绪后她重新回到了客厅,很快融入到一大片欢乐声中,因为宝宝的存在,所以这个家里添了许多欢声笑语。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时家人才和大家告别。

    院子里,时颖先是抱了抱时令辉,嘱咐道,“爸爸,要照顾好自己。”她说过,他是她唯一的父亲。

    时令辉回抱着她,觉得这声爸爸意义非凡,毕竟窗户纸已经捅破了。

    “你也是,照顾好自己,随时联系。”

    父女俩告别后,时颖又抱了抱叶菲菲,叶菲菲微笑着拍拍她后背,“我有时间就过来看你和宝宝,都要好好的。”

    “嗯,你也要好好的,再见。”

    “再见。”

    姐妹俩身体分开后,时颖目光落在叶艳身上,叶艳勉强稳住心神。这时,时令辉冲大家挥挥手,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