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77章 给我滚出去!
    林笛儿躺在沙发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嘴角与鼻孔流血了,眼角也肿了,头发凌乱,身体骨头就像是散了架一样,甚至还有点耳鸣,她怀疑耳膜破裂了眼睛红肿,房间里的人影在面前重叠着。

    总之她受伤很严重。

    梁诺琪第一次目睹了南宫莫的暴力,揍起女人来毫不手软,她是不可置信的,她被吓到了,但是她表现得很平静,仿佛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

    “贱人”

    南宫莫怒瞪着受伤严重的女人,“居然敢算计我林笛儿你给我听着我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我告诉你你这演艺事业就此结束了”

    林笛儿耳边嗡嗡作响,几万个不敢相信,莫居然打了她还要封杀她他真的是丝毫不念旧情啊。

    他不是最爱她吗他怎么可以打她也就是这几拳把林笛儿给揍清醒了,原来他们回不去了原来他真的不爱她了,真的放下了,真的忘记了,是自己像个小丑一样地在纠缠。

    她颤抖着身子忍着身上的剧痛,不敢说话,只是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你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南宫莫非常生气,见到她都有一种想揍的冲动。

    林笛儿只觉里子面子掉了一地,刚刚还在这位梁小姐面前趾高气扬的,现在却当着她的面被暴揍了一顿,她的心情糟糕透了。

    “滚啊”南宫莫怒不可遏,“还用老子踢吗”

    林笛儿吓得不轻,心脏一抖一抖的,她撑着受伤的身子坐好,然后勉强站起来,她尽量好好地走路,不想一瘸一拐让自己看上去太狼狈,她的心碎了一地梦破了,梦醒了。

    林笛儿离开后,会客室里只剩下梁诺琪和南宫莫两个人。

    南宫莫转身去关了房门,梁诺琪冷盯着那背影。

    他朝她走来,“诺琪,这不是真的,今天早上她的确去找我了,我承认这些照片也不是p的,的确发生了一些情况,但这是被她有心抓取的,你必须前前尾尾地看到真相才能下定论,你不能冤枉我。”

    照片是真的他居然承认了

    梁诺琪眸色一睁,一口怨气堵在胸口十分难受,那女人将脸颊贴在他的怀里,他握着她手臂这么亲昵的动作,还有什么真相啊现在把人家揍成这样,也真是为难他了。

    梁诺琪不想听他所谓的解释,她转身准备离开,南宫莫却一把拉住她手臂

    “诺琪你应该相信我的”他有些着急。

    “先解决好你的遗留问题再来找我。”梁诺琪回眸,眼神淡漠坚定,也说得很干脆,然后拂去手臂上他的手,她大步走出会客室。

    南宫莫赶紧跟上去,在电梯前又一次旁若无人地拉住了她,“诺琪,我没有遗留问题,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给你调监控,给你还原这一切你不能这么片面地相信她而否定我”“意义呢意义是什么”她再次拂开他的手,皱眉说道,“新闻已经出去了,我又跟着你们上头条了,你知道的,这是我万分厌恶的一件事情,我爸爸也知道了,我爷爷也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好不容易

    得到的机会眼瞅着就没了我爷爷那么爱我,怎么会允许我身处这种漩涡之中他又要反对了你知道吗”她真的烦死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一起面对,一起去解释,一起用行动来证明这只是一场计谋,只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他横跨一步挡在电梯前,心急地说道,“诺琪,你相信我吗我只问你,你相信我吗

    相信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吗相信我是爱你的吗”此时此刻,他只在乎她的态度。

    “我想要低调一点,这样闹得人尽皆知,然后被别人去议论,我会觉得很累。”她轻叹一口气,声音里透着些疲倦,“你先走吧,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等新闻热度退了再说吧。”

    “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南宫莫没再纠缠,他心中已然有了打算,“我会将真相公布在世人面前。”

    梁诺琪伸手按下了开门按钮,梯门打开,“让开。”

    南宫莫站着没动,他看着她的眼睛,“诺琪,你相信我吗”“照片不是p的,我要怎么去相信你自己都已经承认了,你现在即使把她给打死了,对于我来讲心中依然有隔阂,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可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家人的感受

    ,尤其是爷爷”她感到很痛心。

    “”南宫莫迅速想了想,说道,“诺琪,我下午来接你,我会给你还原事情的真相。”说完他让开了。

    梁诺琪头也不回地踏入电梯,梯门关上,她离开了。

    南宫莫有些受伤,他在电梯外站了很久很久不少路过的职员看到了他的落寞,都不敢与他打招呼。

    因为也有关注今天的新闻,所以很多人对于他的出现,大家也开始私下里议论纷纷,也会各怀想法。

    南宫莫深吸一口气,刚转身还没走出几步便停下了脚步,因为梁灿军就站在不远处,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拿着笔记本电脑的特助。

    一分钟后,附近某会客室里。

    南宫莫站在沙发前,梁灿军坐在沙发里,气氛有些微秒,有招待人员递来了两杯咖啡后离开,并关上了门。沉默片刻后,是南宫莫开了口,“梁总,今天的事情我会给诺琪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我们会一起向梁老爷子去讲明,至于您这边,我希望您能相信我。”他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口,“现在呢,我说什么您也不

    会相信,事因我起,我就一定会摆平。”

    很淡定自若嘛,想好了怎么公关,怎么游刃有余

    梁灿军点头,并没有过多责怪,“诺琪比较单纯,我只有她这一个女儿,自然希望她能过得好,能过得幸福。”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也希望她能过得幸福,所以我会给她幸福。”

    楼上办公室里,梁诺琪面容平静,助理好奇地探问,“总监,您见着她了吗”

    “见着了。”她用很平常的语气回复着。

    助理不禁纳闷了,难道没有撕逼么这是什么情况心情好像没有受影响啊,太平静了。

    但助理终究只是助理,所以没有再询问什么。但当她送文件下楼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些激动人心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