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69章 希望她不会受伤
    在温水里泡了半个小时她才起身,回到卧室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房间里主灯关了,四周格外寂静,脑海中是南宫莫挥之不去的影子,从第一次见到他,看到他换女友如衣服,她还调侃了他,还当场挖苦

    了他,那个时候她真的非常看不起他。

    再到后来一次又一次地被他圈住,被他套牢被他夺吻,甚至还私下里扯了结婚证。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为他沦陷的那一天她一直在提醒自己,一定一定要克制,一定不要因为他的纠缠而动心。

    因为她不知道他是否只是图一时的新鲜感,不知道会不会当她也动心以后,他就像甩那些女人一样地单方面甩了自己。

    这一晚,她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很累,很疲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居然做了一个梦那是一场盛大的梦幻婚礼,高朋满座,环境优雅,在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中,爸爸牵着她的手走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那条红地毯很长很长,是南宫莫她看清了他的样子,和以往一样帅气,他手拿玫瑰

    花在等待着她。

    梦中的自己无比激动,仿佛一步步走向了幸福。

    在众宾客的祝福声中,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他和她站在舞台上宣誓,在牧师的安排下又互换婚戒,拥吻

    奇怪的是,今晚南宫莫的梦境里,也出现了同样的情景。

    他结婚了,他终于把她娶回了家在婚礼上,他给了她承诺,给了她一生的誓言。

    两人经历了一模一样的梦境,而且是在同一个时间点,这真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仿佛是命中注定的。

    次日清晨,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粉色调的闺房里,梁诺琪缓缓睁开了眼,这会儿闹钟还没有响呢,她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秀眉微拢。

    这是自己家啊

    什么她难道梦到自己嫁给了南宫莫

    昨晚梦里的场景在眼前浮现,每一个细节都记得那么真真切切,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脸颊渐渐变红了,身体也越来越滚烫,真是羞死人了,怎么可以梦到这些

    难道自己真的迫不及待想跟他结婚吗

    不不不不

    她腾地坐起身,烦燥地挠挠头发,掀被起床

    不不不女孩子应该矜持

    梳洗打扮完毕后才下楼,还在楼梯上的时候便看到爷爷拄着拐杖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老人家留给她一个高大的背影。

    女孩儿脚步微停,确定这是真的,她想了想后才重新迈开步伐,“爷爷,您怎么起这么早”

    梁爷爷转身,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阴晴不定,声音里透着抹严肃,“你过来,我们好好聊聊。”他仿佛等待已久。

    梁诺琪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然后朝他迈开步伐。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边吃边聊。”老人拄着拐杖朝厨房迈开稳健的步伐。

    她原本打算出去吃的,可还是随爷爷走向餐厅。

    话题还没开始呢,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会儿才早上7点,梁灿军和梁妈妈还没有起床,餐厅里只有诺琪和爷爷两个人,佣人们将热气腾腾的早点摆上桌后便行礼离开。

    “爷爷,什么事啊”女孩喝了口牛奶,面色宁静地看向对面的老人。

    老爷子轻叹一口气,“昨天晚上,你俩去哪了”他可是忧心了一整晚。

    你们

    诺琪微怔,迎着爷爷目光,“”正揣测着老人的心思呢。

    爷爷的另一个问题又抛了出来,“你爱上他了”那语气似乎有些不悦。

    “”诺琪眸子里闪过一丝心虚,她收了收目光。

    “好好回答我这两个问题。”老人声音谈不上严厉,却是极度的认真,说完他开始吃三明治,给足了她时间缱词造句。

    诺琪捧着牛奶杯,她又喝了一口,心想,昨晚南宫莫送她回来的时候一定被爷爷给看到了,当时别墅里亮灯了吗她不太确定,记不太清了,还是说爷爷知道她没有回来,所以故意站在某个角落里观察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爷爷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这是肯定的。

    于是她不敢隐瞒,“爷爷,我们在一起了。”对于其它的,她不想解释太多。这关系的确定是在梁爷爷预料之中的,毕竟南宫莫那家伙在抓住女人心这方面很有一手,而且他对他们家诺琪有种势在必得的决心,那小子的魅力梁爷爷也是承认的,最近看了一个关于他的专访,觉得他

    在做生意这方面的确也是个奇才,办事效率极高,自从他接管海贝集团以来公司业绩真是大大提升了。“我没有想过你们会发展这么快。”这让老爷子有点失望,他以为宝贝孙女至少不会这么快就被他收服,“那还得了很快你就会沦陷,要他付出真心该有多难你知道吗毕竟是个情史丰富的男人,你不怕受

    伤吗”

    诺琪不想否认,“爷爷,我知道您关心我,可是我想赌一次。我们现在只是只是在一起,并不是一定要结婚。”

    “你们已经结婚了。”老爷子不悦。

    “”她微怔,却又无言以对。

    沉默片刻后,老爷子重重一叹,心疼地说道,“诺琪啊,你还是得慎重,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是不会珍惜的,你们没有睡过吧”

    “没有。”她如实回答,“爷爷,我们不会发展这么快,我也会对自己负责的。”

    “对,一个自尊自爱的女孩必须对自己负责。”老人严肃地说,“爷爷特别反对未婚先孕,这是对婚姻的亵渎,一定要先有爱情再有结晶,次序不能弄反了。”

    她点头,“嗯。”

    “身体是自己的,你一定要爱护好。”

    “我知道了,爷爷。”

    早餐还在继续,围绕着南宫莫的话题也还在继续着其实字里行间透露的全是爷爷对她的担心与关心。从小到大,他老人家一直拿诺琪当宝贝宠,当然希望她可以幸福。

    他决定放手,不再反对得那么激烈其实也是对她的一种爱。这会儿南宫莫起床了,他已经吃完了早餐,心情愉快地准备开车前往梁家,可当法拉利开出大门的时候,林笛儿的车子横拦着挡住了去路,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的女人站在车旁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