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56章 他很担心她
    她弯身坐入车里,南宫莫替她关上了门,然后迅速绕过车身坐回驾驶室。

    他将车子开出海贝集团,“要去哪”

    “皇家一号。”

    “嗯”,然后他拿出手机给手下打电话,说道,“梁小姐的车在咱们公司停车场,两个前轮被扎破了,让人马上过来换一下,对,然后送回梁家。”吩咐完他就挂了。

    “放心,明天早上肯定有车开。”他转眸看她,殷勤地说道。

    “我可说好了,这是我的同学聚会,你不能去。”坐在副驾驶,梁诺琪目视前方。

    “皇家一号不止一间房。”南宫莫并不生气,他唇角轻扬,“我去找个地儿喝酒总可以吧绝不打扰你,但你们散的时候必须通知我一声,我送你回去。”

    “酒驾吗拿我的生命开玩笑”她怼他,“对不起,我不想死。”

    他连忙改口,“那我不喝酒,我喝饮料,总之我得送你回去。”

    梁诺琪收回目光看向前方,语气淡淡地道,“你可以先回去的,我们还不知道要玩到几点呢,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而且呆会儿肯定有车顺道,让她们送我就好,不必费你的时间。”

    “让谁送啊”南宫莫不高兴了,“我这当老公的就在你身边呢,又没有要紧事非离开不可。”她觉得很好笑,转眸斜瞅着他,“拜托,你不要总把这个身份挂在嘴边,法律认可月老他还不认可呢,我爷爷说了,你的手段狠我们玩不过,但是如果没有举办婚礼,这场游戏就不能当真,我们梁家没有人

    会认同。”她心想,他总不能把她绑去婚礼现场的。

    提到梁老爷子,南宫莫心里有点堵,那个老顽固

    不过他仔细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然后关心地问道,“你爷爷他身体好些了吗”

    “还好,没有被你气死。”她回答。

    男人目光越渐深邃,简直就是尬聊,他左手搁在打开的车窗,右手握着方向盘,“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开了,不是么”他转眸看了女孩儿一眼。

    梁诺琪正拿起手机将屏幕对着自己,她理了理脸庞的头发,“我的车修理费你来出吧,毕竟这是你弄坏的。”

    “不是我”他喊冤。

    她放下手机转眸,眸子里透着一股煞气,“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难道非得调监控吗”

    “”他愣了愣,没再辩解。她开车不是一年两年了,对车子的性能十分清楚,而且家里的司机会定期给她的车检查轮胎与各项配置,刚才过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突发状况,道路上特别干净平整,连小石头都没有一个,怎么突然就爆胎

    了而且还是两个肯定就是刚才搬画送口红那会儿被人搞了鬼。

    梁诺琪收回了眸光,没再追问。

    一听她讲要调监控,南宫莫便不再吭声,他也收回了目光,一本正经地开车。

    法拉利很快就在皇家一号的停车场停下。这家耗资近十亿打造的顶级国际娱乐会所,依然是上流社会的人最喜欢的聚集地,因为老板是盛誉,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风起云涌,这里人多,但并不嘈杂,出入这里的人都有着极高的修养,除了名媛就是

    绅士,要么就是大企业家。

    南宫莫解下安全带,梁诺琪警惕地看向他,“你也要去吗”

    “为什么这么紧张”他侧身看着她,有些起疑了,“同学聚会安信也在吗”

    “你想多了。”梁诺琪有些生气,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提他她不太高兴地说,“我没有说过要带朋友去的,去聚会的都是同学,大家都认识,所以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私人空间你还没有权力管我这些我们只是法律上的夫妻,但实际并不是我是被你强迫的你

    自己心情清楚”

    她最后这几句话听在南宫莫的耳里,他觉得有点重,她在排斥他。

    他没有权力去管这些那谁才有权力

    南宫莫眉头一蹙,就在她准备开门下车时,他抓过她手臂将她一拉,凑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梁诺琪一颗心都要被他吓出来

    不等她反抗,南宫莫另一只手扣住她后脑勺,温柔又不失霸气地吻住了她

    挣扎了好久她才将他推开

    “你干嘛又要这样啊”她生气,也担心妆会花,可是没有,因为她没有看到他的嘴唇染了颜色,很明显他做的这些口吻是不会晕染的,不沾杯不褪色的那种。

    “给我记着,不许喝酒。”他严肃地交待。

    她生气,要开门,他却迅速上了锁,她恼怒地转眸,“南宫莫你好过份”

    “你记住了吗”他目光锁定她,毫不玩笑地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一定会有男同学在,同学聚会最容易出乱子,你得保护好自己。”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龌龊的”她怒怼他,“那是同学之间最纯真的友谊”

    南宫莫觉得很受伤,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她太单纯了,还不听提醒,他也很无力啊。

    看着她的眼睛,他声音冷沉,“我若是龌龊你早就怀孕了”

    “”她心脏仿佛被什么给撞了一下,但背脊无意识地僵了僵,又羞又恼又怒

    手机再次响起,她知道是同学打开的,“开门让我下车”她没有接。

    “你还没有回答我有没有记住,会不会喝酒”他神色严厉,眸色沉了又沉。

    在这相对狭小的空间里,梁诺琪觉得空气压抑得令人窒息,她没有办法选择不答,手机铃声还在继续,“我记住了,我不会喝酒的。”

    虽然说得不甘心,可还是从她的嘴里说了出来,她本来就不打算喝酒,可是他这么一威胁,她真的很抗拒。

    南宫莫盯了她三秒才按下解锁按钮。

    梁诺琪下车后关了门迅速朝大厅入口走去,她的心情真是郁闷极了

    南宫莫也跟下了车,他尾随而入,紧跟在她身后,他至少得知道她在哪楼哪个间房,得了解她将面临的情况,得保护好她。

    朋友聚会同学聚会他南宫莫参加的次数太多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老实本份,想趁机下手的人并不少。

    虽然他没有做过这种事儿,但他见证别人做过,因为那女的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他没有制止。

    谁敢打他老婆的主意,他必定让他去吃狗屎

    梁诺琪走出1号电梯的时候,南宫莫从她身后跟出来,她吓了一大跳,“你也在电梯里”她居然没有发现是因为太走神了吗

    “你又不是瞎子。”南宫莫兴致不高,他想拦住她,只因为太担心她。是的,这一刻他已经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去参加聚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