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40章 父怒母伤心
    盛誉微怔,迎上她的目光,“不要啊。”

    “为什么呢”她嘟嘴故意问,伸手描绘着他的唇,想听听他的回答。

    盛誉握住那手指,看着她的眼睛,“亲爱的,你生一个都够我心疼的了,再生的话我还不得心疼死啊我真不忍心你再这样受苦。”

    她心里暖暖的,“可是生的时候真的不痛耶。”她唇角上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是幸福的笑容,“谢谢你,谢谢顾之。”这个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男人体贴入微地说道,“小颖啊,我可说过了,不会再让你承受任何痛苦的,大男人一言九鼎,说到做到。”他宠溺地捊了捊她的乌黑长发,“其实我当时没有想过要小孩的,我觉得

    有你就够了。”

    小颖靠入他的怀里,缓缓闭上了眼睛,“盛誉,我爱你。”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他吻了吻她的发,特别慎重地说,“所以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谢谢你完成了奶奶的遗愿,谢谢你为我添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那都是她应该做的呀,可他呢,一次一次地跟她说着谢谢小颖觉得特别感动。孩子已经出生了,天使的眼泪那颗幸运钻石却还没有拆分,因为有治病保平安的效果,是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宝贝,所以盛誉在第二天清晨问了小颖设计方案,他说要赶在一个礼拜以内做出来,这算是一份

    很特殊的礼物。

    小颖特别交待道,“是五份,镯子跟戒指一定要哦。”

    盛誉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你听懂没有啊”她不免有些焦急,眼睁睁地瞅着他,“不按我说的做我就会生气的顾之说了,女人坐月子不可以生气的。”

    “好,我按你说的做,做好了拿给你过目。”他慎重地承诺,站在门口帅得一塌糊涂。

    小颖唇角上扬,“你去吧。”她声音轻柔,笑容特别好看。

    其实盛誉是感动的,那个戒指的尺寸并不是小颖自己的,而是他盛誉的左手食指。

    盛誉已升级当父亲这件事情还没有传出去,只有自己家几个人知道,他也没想着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只想给孩子们一个平静安稳的童年。

    美国,纽约,沈家园林。

    晚餐氛围有些诡异,餐桌前阳童童和君浩挨坐在一起,张铃儿和沈信时坐在另一边,今晚沈奕霞也回来了,全程大家没有聊一句话,气氛有些凝重。

    就在三个小时前,沈信时查出了女儿已婚的事实。

    而她怀孕的事情弟弟沈君浩并不知道,君浩察觉到了不对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家里多了一层压抑。

    阳童童也感觉到了,但她这个局外人不敢吭声。

    放下碗筷,沈信时板着脸声音严厉,“奕霞,跟我到书房来一趟”说完,他起身离开。

    沈奕霞是个明白人,她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于是放下筷子起身,目光却不小心与弟弟交汇在一起。

    君浩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看着姐姐转身随父亲迈开了步伐。

    璀璨如琉璃的餐厅里只剩下母亲张铃儿和君浩还有阳童童三个人,童童不是沈家人,所以她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的形象,不多嘴也不掺政,除了与君浩相关的,在沈家的任何事情她都是两耳不闻。

    君浩看向坐在对面的母亲,他问道,“妈,发生什么事了”

    张铃儿面色凝重,她看了阳童童一眼,没有立刻回答儿子的话。

    阳童童很会察颜观色,她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赶紧放下杯子站起身,“夫人,君浩,我先去院子里透透气。”然后转身迅速离开。

    君浩望了望那往外走的背影,然后收回了目光,他发现妈妈一直在盯着自己,“妈。”“先说说你吧。”张铃儿害怕儿子会突然想起时颖,生怕儿子再疯狂地跟盛誉去做对,所以她问道,“你和童童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但她并不知道,其实儿子早就记起了时颖,而且阳童童帮他把那些残缺的

    记忆全部补全了。

    现在的君浩,对过去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已经彻底释怀,偶尔想起会心痛,但他知道已经回不去了。

    沈君浩没有想到问题会绕到自己身上,他想了想,随意地答,“我一直拿她当妹妹。”

    其实对于这一点,张铃儿这个当妈的也看出来了。

    她最近也是很糟心,想了想,开口问儿子,“君浩,你还记得李新亮吗新亮实业那个小子。”

    他

    君浩点头,“记得啊,怎么了”怎么突然提他

    他当然记得李新亮,小颖曾经让自己帮他弄过公司的财务系统,后来就成为了朋友,还在一起喝过酒,自己出车祸的时候他还去过医院。

    张铃儿说,“他现在的身份恐怕是你的姐夫。”

    “”君浩错愕

    过了大约十秒钟,君浩回神,他皱紧了眉,“妈,什么意思他和我姐在一起吗”

    “你姐怀孕了,孩子是他的。”张铃儿叹了口气,脸色十分难看,“你爸说已经偷偷领证了。”

    “”君浩受到了一万点冲击。他冷静地想了想,“不,这不科学啊,我姐怎么会看上他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人的确很好的,憨厚老实又有拼劲,没什么心眼,可是他跟我姐完全不是一路人啊。我姐这么挑的人她怎么会

    ”

    “但事实就是事实。”张铃儿心情沉重,她叹了口气,起身准备收拾碗筷。

    君浩知道,这门婚事家人是不同意的,爸爸很生气,妈妈也伤心可是问题出在哪里了姐姐为什么一意孤行

    楼上书房里。

    沈信时一怒之下摔了桌上的书还打碎了两个杯子动静闹得很大做为沈氏董事长,他情绪从来没有如此失控

    沈奕霞站在不远处,她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毕竟是担任公司总裁的女强人,她倚在桌沿双手放在口袋里,十分平静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爸,您消消气。”事已至此了。

    “领结婚证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用跟咱们商量的吗”

    “”她无言以对。“没有他你一样可以带大这个孩子”很明显,沈信时看不起李新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