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14章 不再管她
    “爸,妈,爷爷。”诺琪双手交握于胸前,她站在床前抿了抿唇,态度诚恳地说,“对不起,给你们心里添堵了。”她不敢去开手机,不敢去看新闻,甚至不敢去人多的地方,生怕会被人给认出来然后指指点

    点。

    她向来都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诺琪,爷爷决定了”老人看向她,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决定不再干涉你的感情与生活。”

    “”女孩儿豁然抬眸,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顽固的爷爷嘴里说出来的,同时,她太惊叹于盛誉的力量了。

    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怕盛誉吗哪怕是爷爷,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吗

    梁妈妈和梁灿军看向女儿,也一一表了态。

    妈妈说,“诺琪,你长大了,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如果你喜欢他,就遵循自己内心的意愿去吧。”她的话有尾音,像是无奈地妥协。

    爸爸说,“女儿啊,你以后的人生都是由自己去选择,你要慎重,只要你觉得幸福,爸爸妈妈和爷爷就给你送祝福。”

    梁诺琪心里漫过一丝酸涩的暖流,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即使大家心里都纠结,但最终还是松了口,这算是因祸得福吗她目光一一掠过病房里的家人,内心挣扎了片刻才开口说道,“谢谢你们的理解,其实我对他也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不能说喜欢,也不能说真正的讨厌,我不太能理解这种感觉叫什么,所以不好表述

    。”

    梁妈妈和梁灿军看向女儿,坐靠在床头的梁爷爷也注视着宝贝孙女。诺琪声音里有歉意,“谢谢你们能理解,我会考虑好自己的人生,会慎重做出选择的,我们现在其实并不是男女朋友,但是但是我们已经”她想,她应该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向大家公布出来,不然等

    到南宫莫对外宣布的时候,那件事情对于梁家人来讲,一定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说不定爷爷又会气病。

    “你们已经怎么了”梁妈妈紧张,其实所有长辈都忍不住紧张了。

    诺琪缓缓抬眸,声音弱弱地道,“我们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

    “什么”梁妈妈惊叫,一双眸子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梁爸爸也是脸色一黑,连心跳都停滞了一下。

    梁爷爷更是如被雷劈中般僵住

    什么诺琪居然跟南宫莫领了结婚证

    在所有人的震惊与不解中,梁诺琪将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大家说了出来梁家人的反应肯定是震惊的,接受这种荒唐的事情也是需要时间的。

    下午的时候,梁诺琪和梁妈妈回到了梁家。

    梁灿军留在医院里照顾爷爷,梁家还过去了几个佣人,带了些滋补的汤。

    梁家卧室里。

    梁诺琪打开电脑,本来想看看公关将新闻压得怎么样了,却突然看到了毛衣的新闻,外界一致以为毛衣是南宫莫在昨晚做激烈运动的时候用剪刀剪开的

    做为一个女人看到这样的新闻,看到外界在胡乱猜测,还给整出无数个令人面红耳赤的版本,她当然是坐不住的

    简直要崩溃了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双手紧握成拳,梁诺琪恶狠狠地盯着电脑屏幕,突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南宫莫也太过份了到底要怎样他才肯罢休啊

    对,诺琪以为这是那家伙故意放出去的新闻而且网上在拿她梁诺琪跟林笛儿做对比,各种对比啊,身高长相气质,学历阅历还有评论说她梁诺琪长得不如林笛儿,她真是无语了林笛儿那是浓妆艳抹,每次都是闪亮登场好吗打扮好了让人家拍

    的

    而她呢每次都是隔老远被偷拍

    这种不同效果的照片也能拿出去做对比吗真是一群猪气呼呼地盖上电脑,梁诺琪真的好生气啊

    这个南宫莫太假惺惺了她到底想干嘛呢昨晚他救了她,她本来对他心存感激的,可是今天新闻一出来,她真的好生气,好想呼他一巴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贱的男人

    此时,某酒店顶层。复合楼的落地窗间,林笛儿席地而坐,她边喝酒边鸟瞰着繁华市景,时不时地望向那遥远的天际,倔强的眸子里溢满泪水,回想起与南宫莫在一起的点滴,她居然记不太清了或许跟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感

    情的,并不深刻。

    可是她林笛儿这辈子做过的最错的事情就是甩了南宫莫。

    那个时候南宫莫刚回嘉城,并没有表明自己海贝太子爷的身份,在一场晚会上邂逅了林笛儿,并展开了攻势,因为有颜又有才,对待女人又有自己的一些套路,所以很快将她给拿下了

    分手是因为她自己为了拿到某部戏的女一号,跟了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导演,公然给南宫莫戴了帽子。

    被他发现时,她承认了,而且姿态还挺高。

    林笛儿现在真的很后悔啊,自己当初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否则又怎么可能提分手

    林笛儿直到现在还以为南宫莫后来换女友如衣服是因为自己带给他很深的情伤,这也算是一种报复女性亵渎感情的行为,她自作多情地认为他的行为就是在做给她看的,他不缺女人,他有钱有魅力。

    而事实上,林笛儿在南宫莫心里连根毛都算不上。

    而林笛儿呢,一直以为自己是对方胸口的朱砂,从知道他身份起,她就不甘心,也一直没有谈恋爱,还想着能回到他的身边。

    刚才看了关于毛衣的新闻,林笛儿真是心痛如刀绞啊,他终于来真的了。其实更多的是不甘心,自己和南宫莫相处那么久,林笛儿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吻,从来没有上过他的床,以至于当她也有需求的时候,那时候她以为他是不举的她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魅力,可是他却一

    直冷静自持,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是昨天晚上,他却用剪刀剪开了那女人的毛衣,他是有多急不可耐啊这么急躁,体力也一定很好吧

    林笛儿仰头往喉咙灌了口酒,内心痛苦又不甘,简直就是煎熬,为什么她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却被别人得到了

    而且最近的财经报里一直在报道南宫莫正式接任海贝总裁一职,这样的消息对于林笛儿来讲,无疑是有着巨大冲击力的,她抛弃的不止是这个男人,还有海贝少奶奶的位置。

    想着想着鼻尖一酸,手中玻璃杯掉在地上四分五裂听闻突起的清脆响声,助理赶紧上了楼,看到她正伸手去捡玻璃片,却猛地缩了下手,“嘶”锐利的玻璃片划破了林笛儿娇嫩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