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909章 诺琪百口莫辩
    “我的诺琪变了”梁妈妈看着这样的女儿,她觉得很痛心,“你以前从来不会撒谎的,现在是句句带谎。”她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真的十分痛心。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骗您。”好吧,现在她是百口莫辩了。梁妈妈不相信她的话,看向女儿的眸子里透着失望,她觉得非常痛心,眉心轻拧着,“诺琪,我昨晚打了两通电话给杨姗,第一通是下午,我以为你真去她那里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可她说你不在。第

    二通电话是你打电话回来以后,你说你在为杨姗庆生,我出于不放心再次打电话过去问,结果呢打脸打得啪啪响啊,人家刚做完报表准备睡觉呢,人家要五一才过生日,你庆什么生啊”

    面对妈妈字字带愤的指控,梁诺琪无言以对,“对不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诺琪就变了,真的,变得好彻底,好陌生。”梁妈妈叹了口气,“她变得不会保护自己了,她变得一次次地将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她从来不为自己的未来去考虑,也不为自己的身

    体考虑,你说你要是怀孕了,你能生下来吗你要是去做掉,对身体那不是伤害啊以后不孕不育了怎么办啊”这时,转角处的南宫莫停下了本就无声的脚步,他双手垂在身侧,俊眉微拢,身材高大,从来没有任何的事情令他像此时这样进退两难,这样心绪复杂,对,刚才的话他全听到了,他不希望诺琪受指责受

    误会,可他又没有证据去解释清楚。

    过了一会儿,女孩的声音传来,“妈妈,我们没有睡在一起,关于这一点我可以发誓的。”“诺琪,视频妈妈都看了,而且看了不止一遍。”梁妈妈很难想象女儿和莫少爷那种状态不是在交往,跟他回了公寓,还故意瞒着家里人,谁敢保证昨天晚上没有发生点什么吗如果遇上了排卵期,那能不

    怀孕吗

    梁诺琪很是无奈,声音静静的,“妈,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可我说的就是事实,我们没有睡在一起。”

    “别解释了,我不会相信的。”梁妈妈丝毫没有给她面子,“路是自己选择的,以后再苦再难,希望你不要掉眼泪,因为你已经长大了,你可以为自己的决定买单。”

    转角处的南宫莫眉头蹙得更紧,她这是松口了吗还是对女儿失望透顶了

    “妈,我现在不想解释,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真的没有跟他睡在一起我们俩个不是您所想的那样这里面存在误会”说完,有些激动的梁诺琪越过妈妈抬步离开,她不想再辩解了,她很心烦。

    听闻脚步声,南宫莫本能往墙壁一靠,因为黑色西装太打眼,梁诺琪转过弯后一眼就看到了他,她脚步一滞,心惊

    两人目光对视了几秒,女孩朝他狠狠一瞪,怨念很深,抬步离开南宫莫没有跟上去,而是在几秒后朝洗手间迈开了步伐,不偏不倚挡在刚转身准备走的梁妈妈面前,梁妈妈微怔,迎接着年轻人的目光,看着他的脸色,她感觉他一定来了很久,至少听到了自己与诺琪刚

    才的对话,不然也不会是这表情。

    “阿姨,我喜欢你们家诺琪。”南宫莫看着她的眼睛,十分诚恳地开了口。

    突如其来的表白惊到了梁妈妈他想干嘛

    “是真心喜欢,不是玩笑。”男人双手垂在身侧,收起了平时的玩世不恭,他说,“我会给她幸福,会保护好她,请允许我们在一起吧。”果然是听到了,梁妈妈尴尬,心也乱了,眸色闪躲着,“莫少爷,我认为现在不是谈论儿女私情的时候,诺琪的爷爷还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呢,在爷爷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我想我们不会有心情再谈论这件

    事情的。”说完,她越过他迅速离开。

    南宫莫帅气的容颜顿时显得黯淡无光,垂在双侧的手指握了握。

    过了一会儿,他敛下情绪,正要转身时,手机突然响起,看了眼来显,他接通了,“喂。”

    “莫总,毛衣的事是您爆出来的吗”特助理试着问道。

    南宫莫拧眉问,“什么毛衣”“有件女款毛衣被剪刀自胸前剪开了,李嫂送到了干洗店,有视频跟照片流出去,现在新闻也出来了,说是您昨晚昨晚太心急来不及脱,直接用了剪刀。”特助汇报着,知道不是他的意思,所以汇报

    的时候变得有些胆怯了。

    南宫莫冷傲的面容染上狂风骤雨,“当然要压不是我爆的”

    “是。”

    狠狠掐断电话,他冰山般的面孔瞬间破裂,第一时间拨打了李嫂的号码

    “喂,莫少。”

    “毛衣为什么要拿去干洗店”他生气地质问。

    吓得李嫂身板一抖,“莫少,我”新闻她也是刚刚看到,“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要不要跟大家解释一下是梁小姐回来的时候毛衣就已经坏了”她已经六神无主,还想着去解释呢。

    “我宁愿让外界以为是我剪的”南宫莫爆怒,“也不希望那些七嘴八舌的人对她有其它的议论”他知道人言可畏,知道如果说毛衣是被剪坏再回来了,那就会出现n个版本每一个都是对她极为不利的

    “是”李嫂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南宫莫气得脸色铁青

    手机那端的李嫂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好久都没有这么紧张了,闯大祸了怎么办从来没有见过莫少爷对自己发脾气。

    第一医院急救室外长椅里。

    梁诺琪挨着爸爸入坐,气氛有些微妙,直到现在梁灿军也没有看到今天的新闻,在他这儿一切都是风平浪静,一心系着老父亲的安危。

    南宫莫走过来了,他没有靠梁家人太近,而是独自倚在墙壁上,焦虑的眸子盯着急救室门头闪烁的灯。

    造成这个局面,他是有责任的,关于这一点他承认。

    大约十分钟后,那扇复合门突然打开。

    梁家人围了上去,南宫莫也往前走了几步,拎着银色箱子的顾之走出来,并摘下了口罩。

    “顾医生,我爸怎么样”梁灿军很着急。梁妈妈和梁诺琪也很着急,大家视线全落在顾之身上,仿佛他就是决定生死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