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887章 老婆,晚安
    “你可真幼稚啊。”她喃喃开口,坐回了副驾驶,她的手还在他掌心,从那力道她似乎感觉到他生气了。

    睁眼,南宫莫瞅着近在咫尺的她,“愿赌服输,这本就是游戏规则,早就说好的。”

    梁诺琪望着他,她也有些挫败。

    车里的氛围已经很不寻常了。

    她别无选择,如果不吻,南宫莫一定不会放过她。于是,她只能心一横缓缓地朝着那薄唇靠上去第一次主动地吻住了他。

    南宫莫松开她手腕,伸手霸气地抱住她肩膀。

    光线柔和的车厢里,他热情地回应着她的吻吻着吻着,女孩儿由主动变成了被动,因为男人成为了主动一方,他的动作与技巧都让人无可抗拒,满满的深情。

    这个吻竟然还持续了一段时间,两人呼吸越来越紊乱

    直到他主动松开她,柔和的光线里,不难发现梁诺琪面色红润,“开门,我要下车”她有些心慌,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南宫莫眼底含笑,伸手按下了那个解锁按钮。梁诺琪开门后落荒而逃透过车窗看着那抹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南宫莫目光渐变深邃,他唇瓣还残留着她的温度,他眼神浓郁得仿佛有葡萄酒的香冽,他的视线拉向院子里,虽然那里已没了她的身

    影。

    客厅门没有锁,梁诺琪进了客厅后没开灯,借着月色迅速朝楼上跑去,她整个人的状态有点懵。

    她来到自己卧室,关了门并反锁。

    黑暗中,她双手捂在胸口,喘了喘气,眨了眨眼,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是热的,脑海里回味着刚才那个吻,她咬住了下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他给圈住她居然真的吻他了,而且是主动的。

    这明明是一场愿赌服输的游戏,可她为什么要沦陷了

    不得不承认,南宫莫是一个具备魅力的男人。

    院外,跑车还在,车大灯和近光都关了,只有驾驶室里灯光暖黄,南宫莫抬眸望着她卧室的位置,一片漆黑,她上楼了吗客厅里也没有开灯,她在干嘛会不会摔着了

    他不禁有些担心,眉头锁紧了,单手搁在方向盘上,侧身望着那儿。

    三楼卧室里,梁诺琪依然没有开灯,借着月色她来到了窗前,轻轻将窗帘拉开了一条缝,她看到那辆车还没有开走,胸口不禁微微一缩,他想干嘛呢居然还不走

    爷爷有夜里上厕所的习惯,若是被爷爷发现了又难解释了。

    她想了想,于是拿起手机赶紧打电话给他。

    跑车里,铃声打破了沉默,南宫莫微怔,收回思绪拿过手机,看到来显时愣了愣,滑过了接听键,女孩焦急而责怪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在干嘛啊为什么还不走”她声音很小很压抑。

    “你上楼了吗”南宫莫望着她卧室的方向,“你为什么不开灯有没有摔着啊”

    “你就指望我摔跤是吧我上楼了。”她压低声音愤愤地说,“我站在窗前看着你呢”

    “那你开灯呗,让我也看看你啊就让你看我多不公平啊。”南宫莫单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轻扣着方向盘。

    她有点无语,“你别闹了,时候不早了,赶紧走吧”

    “我想再看看你,就一眼,好吗”他声音居然出奇地温柔,带着浓烈的感情。

    不知怎么的,梁诺琪胸口稍稍地热了一把,她想了想,转身打开了灯。

    “你站到窗前来,把帘子拉开。”南宫莫在手机里对她说。

    站在帘子后的女孩儿拧了拧眉,真是的舒了口气,抬手扯开窗帘。

    跑车驾驶室里的男人看到了窗前那抹倩影,他目光深邃而深情,对着手机说道,“老婆,晚安。”

    “”梁诺琪没有说什么,她放下窗帘挂了手机。

    直到一分钟后,她平复了心绪,再次拉开帘子,那辆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她长吁一口气,今天终于太平地度过了

    坐在窗前沙发里,她握着手机渐渐失了神。

    心里特别乱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早上大院门口发生的那一幕在眼前重现,她握了握手机,鼓起勇气翻出了安信的号码,大拇指放在拨号键上方,时间仿佛静止了,盯着那号码,迟迟没有落下去

    她眉头不知不觉地拧紧,不经意间咬住了下唇,心跳越来越快。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了她想了很多很多。

    信息编辑了一次又一次,也删除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输下了“安信,你睡了吗”这几个字发送过去。

    看着发送成功的状态,她很紧张。

    一分钟过去了,没有等到安信的回音。

    就在梁诺琪打算放了手机去洗澡时,手机却振动了,有铃声传出来,她看到安信打电话过来了,提着一颗心重新坐回沙发里。

    滑过接听键,将手机贴入耳边。

    安信没有开口,梁诺琪也没有讲话,手机却是已接通的状态,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最终还是诺琪开了口,“安信,是你吗”

    “”对方心中一酸,垂下了眸,他已经喝了两瓶威士忌了。

    “对不起,安信。”她难过地小声询问,“你还好吗”

    “”

    对方依旧没出声,这让梁诺琪内心更加自责,“对不起”她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还能再说什么。

    “他是你的谁”

    熟悉的音色传入耳膜,就像一根根银针,扎在女孩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那些封陈的记忆开始复苏了。

    “你恋爱了”安信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借着酒劲,他只觉自己仿佛被抛弃了。

    梁诺琪出于保护他,也因为事实如此,她回应了他,“嗯。”没有恋爱,可是却跟别人领证了。

    “祝你幸福。”黑暗中,安信仰首喝掉了杯中的酒,缓了缓情绪,轻松地说,“你知道吗我结婚了。”

    “”手机这边的她是错愕的。安信声音温和,告诉她说,“我有了两个小孩,这次回来是来扫墓的,顺带着来看看你,想送你一束玫瑰花是因为我觉得我觉得我一直欠你一束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