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786章 出问题了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一张也是这个女孩子,像是抓拍的,不过她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可爱型,即使穿着抹胸晚礼服,还是难掩那种女强人的气质,因为露出的肌肤比较多,李妈妈一眼看出了她的皮肤很白,而且肤色均匀,细

    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没有做过什么事的那种,保养得很好。

    再看看儿子身上的衣服,还真是耶,跟照片里女孩拿在手里的那件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他的女朋友,有哪个女人会陪他去买衣服啊?

    这下李妈妈总算是放了心,她唇角上扬,试探地看向儿子,“新亮,看来你很在乎她啊,把人家一直保护得小心翼翼,连妈妈都瞒呢?”

    男人将手机一收,揣回口袋里,“妈,您别急,一切正好,顺其自然。”“不急不急,我不急了。”李妈妈连忙摆摆手,难掩心中兴奋,她笑得合不拢嘴,“你打算什么时候求婚啊?她是哪家的姑娘啊?怎么着也是一个名媛吧?我看皮肤很好,肯定连太阳都没怎么晒过的,出门都

    有保镖撑伞吧?而且养颜品也吃得不少吧?她是不是比你大好几岁呢?”

    一系列的问题他没有回答,只是双手按在母亲肩膀,看着她的眼睛,十分慎重地说,“妈,别这么多疑好不好?我今天有点累了,先上去洗个澡。”说完,唇角一扯,他松开了她,转身朝楼上走去。

    “新亮……”

    “什么也别问,到时候您会知道的。”

    望着那背影,她觉得儿子身材越来越好了,是不是又长高了啊?好英俊呢,真是人靠衣装。

    “好好好,不问不问,未来儿媳妇的眼光可真好!这身衣服太配我家新亮了,帅!”李妈妈心里流淌着暖意,特别激动,八字终于有了一撇,她一直操心的事情总会有个结果。对于她这个年纪的母亲来讲,尤其是死了丈夫,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她所认为的头等大事便是儿子的婚事,至于他要娶谁,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娶一个女人,然后尽早地替李家延续香火,

    所以这一刻李妈妈并不是非得撮合儿子跟叶菲菲不可。

    ……

    又是一个晴天。

    金灿灿的阳光普照在金峪华府的院子里,有给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时颖穿了一件红格尼子大衣站在池塘边,尼子大衣没有扣纽扣,里面是一件白色毛衣,围巾上的流苏垂下来,可以看到她的腹部隆起了……

    这是两个月之后,宝宝在肚子里有五个月了。

    她展开双臂,微笑着面向太阳,感受着来自冬天的暖意,很舒服,很惬意。

    盛誉从身后伸手抱住她,双手比心放在那隆起的肚子上,顾之拿着相机站在不远处给他们拍视频,两个大男人的唇角也是上扬的,这样的午后总是容易带来好的心情。

    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这是小颖在盛家过的第一个年。金峪华府里已经开始张灯结彩,沈管家前天就策划出了具体应该怎么弄,这会儿佣人们都在忙碌着,院里屋里挂上了大红灯笼,放眼望去,所有植物的枝干上也挂上了小小的红灯笼,都是通了电的,晚上

    只需要搭一下总开关,所有灯笼就会亮起。

    终于有了年味儿,佣人们也是兴奋的,所有的地方张灯结彩也是一份不小的功臣,沈管家像往年一样在当总指挥。

    后院的亭子里,盛世林和双清在赏梅喝咖啡,两人也是时而聊天,唇角上扬。

    做为国家公职人员,盛世林只有十天假,难得与双清团聚,他恨不得时刻陪伴着她,两人就像是初恋情人那般,感情非常好。

    客厅里,落地帘是系好的,暖阳透窗而入。

    老佛爷坐在沙发里看新闻,电视里仍在报道着悬赏十亿寻找沐紫蔚的相关,整整两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消息……难道死了吗?想到以往的点滴,她也是思绪万千。

    老人家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却不小心呛到了,又咳了几声。

    老佛爷赶紧拿过手帕捂嘴,“咳咳……”胸口闷得很难受,她一手捂胸,另一手捂着手帕。

    “咳咳……”

    终于咳出点什么东西,整个人都觉得舒服多了,可拿开手帕一看——居然是血!!

    老人被洁白手帕上红红的一陀给吓到了!边沿泛红,中间却泛黑……浑浊的眸子里满是震惊,她好半晌都没恍过神来!怎么会咳血??

    前段时间身体一直陪儿精神……老人不可置信。

    “老佛爷……啊!”

    老人转眸,看到刚过来的小玉明显吓到了,她将沾血手帕扔到垃圾篓,叹息地说,“去处理掉,别这么大惊小怪,可能就是上火了。”

    “……”小玉整个人都没恍过神来,她不可置地望着垃圾篓里的手帕。“愣着做什么?”老人拄着拐杖,严厉地说,“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马上就要过年了,整个金峪华府张灯结彩的,大家都高高兴兴,所以这么点小事不要让人家担心了,不用跟他们讲,有时间给我泡杯

    降火茶吧。”

    “是,老佛爷。”小玉赶紧行礼,然后去处理垃圾篓。

    老人真的以为是上火了,因为身体一直还行,没有不适感……而且要过年了,她不想让家人担心也属正常,所以今天咳血的事情她没有提,只有小玉知道。

    美国,纽约。沈奕霞站在自己公寓里,望着满屋子少女心的礼物,洋娃娃,鲜花,风铃,各种精美小盒子,甚至都来不及拆开,她有些不知所措,都说了不要再送礼物,可他就是不听,每天都有礼物飘洋过海地寄过来

    ,家里都快装不下了。

    李新亮两个月前送给她的戒指她从来没有戴过,甚至连试都没有试一下。

    有些颓然地坐在床上,她扯过李新亮寄来的定制抱枕,叹了一口气,该怎么办?对方的爱是那么浓烈,浓烈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她没有勇气告诉他自己不会考虑再婚。

    而事实上李新亮从来不给她这样的机会,他总会巧妙地挂断电话,他知道她不考虑,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希望可以打动她。手机响起,不用去看来显也知道是谁,沈奕霞接通了,“喂,新亮。”她心情有些沉重,没有往日的兴奋与甜蜜了。因为爸爸也逼得紧,如果不断掉,指不定爸爸私下里会做出点什么事,说不好会牵累到新亮实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