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599章 老爷子好顽固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除非她真名不叫阳童童。手机看小说M。bgq8。cc 才是最佳选择!她是顶了一个名字在这儿接近君浩,就这个行为我就觉得瘆得慌,不能掉以轻心。”许是因为君浩经历过这么多,她心疼他,不希望他再受到一丝伤害。

    听了老婆这番话,沈信时也第一次长了心,他陷入了沉思。

    看上去这么阳光单纯的女孩子会是改名换姓接近君浩的吗?

    “对于来历不明的人,要么咱们辞退她吧?”张铃儿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安心,“信时,你说呢?”

    男人蹙了蹙眉,提议道,“再观察一段时间吧,我感觉这姑娘有灵性,不像是坏人。”“并不一定要坏啊,时颖是坏人吗?可她把咱们君浩伤成什么样?差点连命都没了。”张铃儿可以说是心急如焚,“我感觉这个阳童童和时颖有着太多的相似点,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摆面前,万一君浩哪天恢

    复记忆了呢?”

    “铃儿,你就是太紧张他了。”沈信时看向她,“我并不觉得阳童童跟时颖很像。”

    “对,我紧张是因为他是我儿子啊,难道你不紧张吗?”火急火燎地讲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又心头一紧,讲错话了!

    四目相对时,气氛变得很是微妙,因为沈信时拢了眉,脸色微僵。

    张铃儿提着一颗心,一时间她变哑巴了。

    然后男人眼里闪过些什么,女人尴尬地收回眸光,她有些失落地说,“信时,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在乎君浩了。”

    这话让沈信时更加不舒服,因为他对儿子的爱从来没有改变!昨天还陪他下棋了!

    “你太敏感了!”他的语气有些重,“没有放开的是你自己!”

    那一字一句惊得坐在对面的女人身子颤了颤,张铃儿抬眸看向他时,他却已起身准备离开。

    “信时……”她唤,他头也不回,那背影透着一股她读不懂的意味。

    张铃儿没有追上去,她一个人坐在藤椅里,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情不自禁的夜晚,想起了那一段早已深埋心底的恋情,命运为何要如此弄人?

    有些事情是存在的,即使人的胸襟再豁达,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吧?

    其实张铃儿和沈信时都一样,她的内心也是有隔阂的,因为她是女人,所以更敏感。更多的时候她有这样的一种感觉,自己是带着君浩寄居在他们沈家,以前她是人人羡慕的沈太太,在家里有足够的主导位置,大小事情她也参一参意见,现在虽然这种权利没被收回,可自她知道君浩不是

    信时的骨肉时,那种寄人篱下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沈信时真的从来没有说什么,只是从不抽烟的他最近开始抽烟了。

    也就是这个变化让张铃儿感到不安。

    嘉城,梁家。

    清晨,梁诺琪穿戴整齐挎着包包从楼梯上走下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里翘腿而坐的一脸威严的老人,他就像一樽雕塑,一动不动地坐着,也不弄出半点声响。

    “爷爷?”楼梯上停下脚步,她万分狐疑地问,“您是昨晚没睡呢,还是……早起啦?”

    “说,昨晚你去哪里了?”

    又又又又是这个问题!

    昨天晚上不管爷爷怎么生气怎么拷问,她都没有说自己跟南宫莫在一起的。

    “哎呀,我不是讲过了么?欧阳老师生病了,我和小雅连夜把她送到了医院。”她不耐烦地皱着眉,“到底要让我讲多少遍呀?”

    老人强忍着怒意开口,“梁诺琪,以后你说谎的时候扯上个死人可能会好一点。”

    一大早上的,她脑袋还是一片浆糊,“为什么?”她完全没听懂。

    “因为死无对证啊!”老爷子目光锁定孙女,浑身散发出一股冰绝之气。

    噗……

    她重新迈开步伐,朝客厅走去。

    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身,威严地对她说道,“我刚打过电话给欧阳老师了,人家在美国进修呢!诅咒人家进医院?有没有良心啊?还有那个朱小雅,在和未婚夫度蜜月呢!”

    梁诺琪来不及震惊,老爷子一声怒吼传来,“说!到底是不是和南宫莫在一起?!”

    爷爷居然打电话去问?她无语了。

    看到爷爷粗鲁地拿起拐杖指向自己,梁诺琪心一沉,活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等待遇啊?这得多较劲呢?多操心呢?

    “爷……”

    “说!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啊,您还让我怎么着?”她委屈极了,想过去撒娇安慰,想挽挽他手臂抚抚他的背,可是人家用拐杖指着她呢,根本不能靠近,太危险了!“还让你怎么着?!你昨晚电话里忽悠我,回来以后又忽悠我!谎言一个接一个!你真以为你爷爷只是一个挂名词哦?!”老爷子十分生气,“对你恋爱的事你爸态度是软了,那我就得强硬一点!原则不能打

    破,底线也不能打破!”

    “爷爷,我真的没有跟他在一起!我发誓啊!”

    “打电话给他!你发誓没用!你应该有他号码吧?”梁老爷子缓了缓语气,但态度十分坚定,“我得确定你昨晚是不是跟他在一起,否则我再也睡不着了!”

    “……”糟了,逃不掉了。

    “赶紧打啊!愣着做什么?!”老人催促。

    “……”真想有七十二变,变成一缕空气玩消失。

    “你不打,我可打咯!”

    “我打我打我打!”梁诺琪妥协,深吸一口气,脑袋晕晕地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在通话记录里翻出了南宫莫的号码,她抬眸,“爷爷,您到底想知道什么?”

    “知道你俩是不是在一起,把扩音开了,把手机给我!”

    “那不行!”她说道,“开扩音可以,不能把手机给您!您这样监督我,传出去哪有面子啊?他以后会笑话我的,再说了,我和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您这么一闹,人家也挺难为情的。”

    “那你打!我听着。把扩音开起!”

    梁诺琪看到老爷子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她心里蛮忐忑的,南宫莫那家伙嘴巴油腔滑调,该不会一张嘴就喊‘老婆’吧?

    “拨号啊,还等什么?”

    她收回思绪,看了爷爷一眼,紧张得连手指都哆嗦了。拨通后传来彩铃,她无奈地开了扬声器,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祈祷,都在拜菩萨。南宫莫,求你了!别一张嘴就嘴贱啊!气死我爷爷你可赔不起的……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