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316章 最爱的你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房间里灯光明亮,沐振阳脚步一滞,豁然睁大了眼眸!

    杜冰瑶早知道是他,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她当然不会这么吃惊,唇角微扬,那笑容平静如水却倾国倾城。手机看小说M。bgq8。cc 才是最佳选择!

    沐振阳就这么望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紧张了,好半晌都没恍过神来。

    仅仅对视了几秒,一袭白袍披着长发的女人眸光微收,她朝楼梯走去,从他的身边经过……

    沐振阳震了惊,失了神,所有封陈的情感在这一刻都搅和成泥,他的心明显被什么东西给刺痛了!

    张太师给自己倒了杯茶,“沐先生,你随冰瑶上楼吧,客房内设有浴室,柜子里有衣服。”

    “好。”他朝他弯身行礼,“太师晚安。”

    看着沐振阳上楼的背影,张闽的眸子里闪过些什么,其实他已经察觉出了端倪,但他是个聪明人,不会点破。

    他甚至掐指一算就知道,冰瑶的女儿是和他所生。

    问世间情为何物,是那么多的生死别离。

    一步一步走在木梯上,杜冰瑶听着那跟上来的脚步声,她的心沉沉甸甸的。

    望着那沉静纤美的背影,沐振阳所有情感堆积到不能再承受任何负重,此刻,那些刻骨铭心封陈已久的记忆全都复苏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视线居然变得混沌,无法承载的苦涩涌在眼眶。

    三楼,杜冰瑶门前站定,拿出钥匙插入锁孔。

    沐振阳站定在她身后,伸手握住了她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那熟悉的触感让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股电流通入两人身体里。

    回过神,杜冰瑶将手轻轻从他掌中抽出,开了门,“先进来吧,你今晚住这儿。”她声音特别平静。

    那音色他是如此如此熟悉,如此的怀念,无数个夜晚让他魂萦梦牵。

    因为沐紫蔚就住在隔壁,如果被她看出些什么,对于大家来讲总归是不好的。

    杜冰瑶进了房间,她直接打开壁柜,从里面取出干净的床单与被套,她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为他做这些,回忆就如泉涌。

    沐振阳关了门,他上前握住她的手,握停了她的动作,“冰瑶,真的是你……”他无比惊喜,无比感激老天爷。

    凝望着眼前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熟悉的轮廓,熟悉的眼神,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有股雾气湿润了杜冰瑶的眼睛,他老了,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在她封陈的记忆里,还是那个英俊潇洒的他,眼前这个男人熟悉却又陌生。

    “振阳,你还好吗?”她的手被他握在掌心,杜冰瑶唇角扬起一丝浅笑,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之间最简单的问候。

    沐振阳再也克制不住,他伸手抱住了她!紧紧将她环入怀里。

    此举让杜冰瑶错愕不已,反应慢了半拍!

    她试着推开他,他却将她抱得更紧。

    “冰瑶……冰瑶,冰瑶……”仿佛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她的名字,他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沐振阳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那力道大得惊人。

    人生时刻总是这么多变幻无常,有太多的巧合根本无法预料。

    他找了她很多年,一度以为不会再和她见面了。

    “振阳,轻点,你抱疼我了……”女人深呼吸以冷静自己的头脑,她试着推开他,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只能露着温柔灿烂的笑容,“松开我吧,好久不见了,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压抑了二十年,也暗中寻找了她二十年,可是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

    他只能偷偷地想她,偷偷地念着她,在某个夜晚皱起眉头点燃一根烟,或者拧开一瓶酒开始他无边无尽的思念。

    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了她,他又怎么舍得松开?

    “振阳。”杜冰瑶眼睛湿润了,心底流淌着温热的情感,深刻而难忘,“谢谢你还记得我,谢谢……”“何止记得?”男人紧闭双眼,将脑袋深深埋入她肩膀,好想这一切可以重来,“我说过,你是我沐振阳今生最爱的女人,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我几乎翻遍了整个嘉城,可是我没有

    想过你会出家……”

    如今眼前再现当时的场景,杜冰瑶心情沉重,“过去的事情都别再提了,好在我们还活着,还各自安好着。”

    ……

    幸福巷出口对准的江边,江水已经彻底抽干。

    那浑浊的淤泥里,打捞队穿着连体防菌服开始一寸一寸地翻找……尽管他们知道找到的很有可能是一具尸体,可他们也不能停止寻找的步伐。

    虽是深夜,江中江岸却是灯火通明,宛如白昼,架起了无数白炽灯。

    兰博基尼停在护栏旁,车窗是摇上的,谁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驾驶室里,盛誉转眸恨恨地盯着这该死的江!

    满脸的焦虑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成了忧伤与悲愤,冷漠的眸子里迸射出诡异而危险的光芒。

    等他找着那个推小颖下去的女人,他一定将她碎尸万段!

    就在刚才,他去了时家,叶菲菲说时颖上楼后一个人出来了,再也没有回去过。

    前一刻还和自己道别的人儿,这一刻却从人间蒸发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盛誉失去了方寸,最后的理智与全身疯狂滚涌的血液让他整个身子仿佛要爆炸,他特别想杀人!

    他双手紧攥成拳,眼底闪出点点晶莹的泪光。

    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尊贵的男人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

    时家。

    二楼卧室里,叶菲菲时不时地拉开窗帘去看江边,戒备森严全是人,那辆熟悉的兰博基尼停在江边,江边亮如白昼。

    “一定是出事了。”她想起盛总刚才过来询问自己时他的状态太不正常了,仿佛是克制着极度的悲伤。

    叶艳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抹睡眠面膜,“江边早就出事了,三个小时前就拉起了警戒线。”

    “我是说时颖。”叶菲菲揪着一颗心。

    叶艳微怔,转眸问她,“时颖怎么了?”

    “我看到盛总的车了,就停在江边。”叶菲菲不安地握着窗帘,一颗心高悬着。越回想刚才盛誉问自己时颖下落时的情景,她就越觉得不对劲,从未见过盛总这般焦虑。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