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宠妻100式 > 第250章 话音一落,所以人都震了惊!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之前大家并不知道她是谁,但被人认出以后,大家都知道她是沐氏千金了。

    而且她上了楼顶,嚷着见不着盛总就跳楼的光辉事迹也传开了。

    “靠!这女人真有胆量!居然穿着婚纱逼婚来了!侠女啊!佩服这勇气!”

    “脑子进水了吧?盛总都向小颖求婚了,她算哪根葱啊?”

    “我听说她喝酒了,浑身酒气,应该是借酒胆,不然谁敢啊?”

    ……

    带话下来的保安不要命地拦在正准备进会议室的司溟面前,“司特助不好了!”

    “什么事?”

    “沐紫蔚穿着婚纱在楼顶非吵着要见盛总!如果见不到她就要跳下去!”

    司溟眸色一紧,拿出手机拨打盛誉的私人手机。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盛誉坐在自己办公桌前,他在分析一份要件,听到消息,他没有吭声,只是面容有点冷。

    然后座机响起,他挂了手机,看了眼来显才拿起听筒。

    “是誉儿吗?”

    老人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我,奶奶。”盛誉语气淡淡。

    “紫蔚去你那里了你知不知道啊?!”老人揪着一颗心,“我听说她直接上了楼顶,有这回事吗?还是穿着婚纱去的!”

    “我不知道。”依然是很冷淡的声音。消息传得倒挺快。“誉儿啊,可千万不能整出人命来了!天骄国际百年来都是平安无事的,风水极好,一切顺顺利利,从来没有出过一点点状况,听奶奶的话,你必须想办法把她给哄下来,在咱们的地盘出了事,责任是推不

    掉的,影响风水。”老人特别特别着急,血压飙升。

    “我知道了,奶奶,我去看看。”说完,他便放下了听筒。

    盛誉将要件一合,沉着脸起身离开。

    刚走出办公室大门,盛誉在走廊里居然碰着了迎面而来的时颖,见到他出来,她放慢脚步,“去楼顶吗?”

    他面容有点冷,仿佛还带着一丝不悦,他没吭声,而是迈着凛冽的步伐直接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时颖停了脚步,她没有回眸。

    听着那脚步声远去,能感觉到他进了电梯,梯门关上。

    时颖返回到电梯前,看到电梯是直达顶楼的,她稍稍放了心。

    本来不想上来的,可她也听说了沐紫蔚的事情,觉得他一定不会去,本想劝劝他,不用劝那更好。

    然后她下楼了。

    楼顶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公司高管,有警卫队的人,司溟也在。

    局势很紧张。

    “沐小姐!盛总不在公司,不可能五分钟之内可以赶到!我刚打电话给他了,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让你去他办公室里等他!”司溟不露声色地撒着谎,“有事情慢慢谈,请爱惜生命。”

    沐紫蔚站在最边沿的位置,对司溟的话充耳未闻。

    迎着风,她整个脑袋晕呼呼的,闭上眼,脑海里全是他的影子,心撕裂般疼痛着……

    为什么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得不到他?

    “我数到十,如果他再不来我就从这儿跳下去!”沐紫蔚转身决绝地盯着司溟,含泪数道,“十、九、八、七、六、五……”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整个脑袋都是不清醒的,有点行尸走肉的感觉。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从天井冲了出来,“紫蔚,紫蔚,是我啊!你过来!过来……”

    心理医生的到来让沐紫蔚更加抗拒,她眸色一紧,“你滚啊!滚!我不想看见你!”

    “紫蔚……”

    “你才是病人!你们全家都是病人!你滚!”她情绪就要失控,发疯般冲着她大吼着,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滚!我不想看到你!你这个病人!你这个疯子!”

    司溟感觉事态会失控,于是将女孩强行拉走,“你是谁?”

    “我是她的心理医生。”女孩焦急地说。

    司溟眉头紧皱,“她看到你很激动,你就应该自行闪开!”然后,他将她一推,女孩后退好几步。差点撞到盛誉怀里。

    盛誉脚步一滞,后退两步。

    司溟见着盛誉,在震惊之余他仿佛看到了希望,“盛哥。”真以为他不会来的,因为电话里他没有吭声。

    沐紫蔚背对着及膝护栏,只一个脚板的距离她就能掉下去!

    她第一时间看到了盛誉,整个血液都沸腾了,“盛哥,你还是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不来的……”她唇角上扬,真的好高兴,像个孩子般高兴。

    所有人让了道,将希望寄托在盛誉身上。

    他双手插在裤兜,沉着俊颜一步一步朝她走近,在隔着五米远的位置停下,他盯着她,整个神情又变得冷沉不少。

    沐紫蔚微微有些失神,她好高兴,他真的来了,他是担心她的,他是爱她的,不然他也不会来吧?

    其实在这个时候,保安是有机会将沐紫蔚扯过来的,但碍于盛总在,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沐紫蔚所有精力都焦距在他身上。

    几十人的楼顶变得特别安静,只有盛誉薄唇轻启,讥讽地问,“我都来了这么久,你怎么还不跳啊?”他身上散发着懒懒的气息。

    话音一落,所以人都震了惊!

    穿婚纱的女人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脑袋嗡嗡作响。

    “再不跳我可要走了。”盛誉眼底泛着冷冷的光,声音喑哑得如同最深的夜。

    所有人心一凉!

    这是逼着人家跳?

    若真跳了,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总裁怎会如此绝情?“88层,从这儿跳下去,你脑袋肯定得开花,一定不会有全尸。所以,在你决定跳之前建议你先跟你家人来场视频,感谢一下她们的养育之恩。”他声音淡淡的,冷冷的,蛮不在乎的,“毕竟你是他们的独生

    女,他们把你带大也不容易,人都要走了,告个别也是应当的。”

    沐紫蔚唇角发白,双侧的小手紧紧攥着,泪水却早已决堤,“盛哥,我那么爱你!我都愿意为了你去死!你为什么这么冷?”

    “……”盛誉没有回答她。

    “盛哥,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呢?”她哀求着他,“我们结婚好不好啊?我不要什么盛世婚礼,我只要你一句话,一句话就好。”楼下,11楼设计部,时颖心不在焉地坐在办公桌前,她端着咖啡杯频频走神,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