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至尊兵王 > 正文 第1295章 目的为何
    第1295章 目的为何

    “他既说自己是龙组高层,怎么就变成执行者了?若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我或许并不会下杀手……我已警告在先,但他却没有当一回事,他要为他的傲慢付出代价!”林杰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有些时候重拳出手才会有效果。

    “还有……这么说,之前龙组九长老的事情,也与你有关……我得到消息说,龙组四个长老同时出手,一死三伤!在龙组的历史当中,如此惨重的代价应该极少……不过要是发生在你身上,倒也没有什么奇怪了……”萧天机像是忽然间想到什么,开口说道。

    “司徒剑有此下场,也是活该,自作孽不可活……明知道,所面对的不是容易对付的人,竟然还敢来强硬手段这一招!如果能低下头来,或许就不会……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处,不过这家伙的死,也并非什么坏事!傲慢,确实要付出代价……”

    “人既然已死,你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你到底是如何出手?你的行动均在我的掌握之中,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宇文取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林杰是怎么样出手的。

    “我还是那句话,重要吗?两位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回去睡觉了……本来今天能睡个好觉,没想到却被打扰,实在是让人不舒服……”林杰轻轻摇了摇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就算说出来,也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司徒剑的死已成定局,最终的结果是其亲手了结自己的性命,他若不取银针,他身体之内伤势是不是会爆发,可一旦取出银针,那生命就已经走到终点……那些银针取出来容易,想要重新插回去,那可就是难上加难!非医道高手,绝不可能做到……

    在这种情况之下,司徒剑若还真的活下来,那就只能说他命不该绝……但其身上的伤势,就算有名医医治,恐怕数年之内也绝对不能恢复。当时司徒剑若不提到谭子阳,他或许还真未必会下死手,至少有人阻拦的情况下应该不会。但既然已经提到,如果司徒剑能回到龙组的话,谭子阳的日子恐不会好过,甚至可能面临死亡的风险。

    他虽跟谭子阳已经明言断绝关系,就算他不出手相帮,但他至少还不想带麻烦给谭子阳……谭子阳跟龙组四个长老那次任务失败不说,还让司徒剑身负重伤,尽管这事情跟谭子阳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司徒剑未必会这样认为,他不得不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等一下……我问你,你如此做,就不怕与龙组结下仇怨吗?冤家宜解不宜结这道理,睿智如你,不应该不知道吧?”宇文取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从林杰神情当中完全看出,并不觉得杀掉龙组的长老有任何不妥,但这绝对不是小事。

    “怕就不会结下仇怨了吗?对于龙组,我已三番忍让,可龙组之人,各个眼睛都长在脑门上……不加入龙组,就会被当成异类!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顾忌什么……”林杰可不认为一再忍让,事情就会化小,恐怕龙组只会更加得寸进尺。

    “你这话说的好没有道理!什么叫做,龙组之人的眼睛都长在脑门上?只能说有一部分人是这样……大部分龙组之人还是相当谦逊的!你不能这样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萧天机顿时有些不爽,开口反击道,要知道这当中也包括他。

    “到目前为止,只有这位前辈例外,其余犹如一丘之貉,毫无分别……”林杰所指之人自然是宇文取,他是目前见到实力最强,却也是最有礼貌之人,尽管对于杀死司徒剑此人,似乎有些许不满,但并没有想要追究责任。

    “我听出来,你这是在骂我!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怎么能将我跟那些人混为一谈……哼!你若再敢如此说,我只能对你不客气了……”萧天机瞪了林杰一眼,他不屑于跟司徒剑那种人为伍,尽管他也有一点傲慢,但跟林杰交流他还是比较客气。

    “以你的实力,并非能一定打赢我……再加上你身有暗疾,动起手来,恐怕吃亏的是你!我就不说,输的一定是你,以免太过于打击你的自尊心……”林杰淡淡一笑,表示不以为意,他不畏惧跟萧天机一战,输者一定不会是他。

    “你还挺有自信么?看来我是对你太客气了……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就算我不在巅峰状态,依旧能够败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一下!”萧天机听到林杰的话,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他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不可能在战斗之前就怯战。

    “我现在与你一战,算是欺负你……哪怕赢了,也没什么意思!等你恢复巅峰状态,再战不迟……不过很遗憾的是,你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尚属未定……”林杰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咒我死?没关系,就算没有恢复巅峰,败你并不困难……我今日就让你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哼!”萧天机冷哼一声,浑身的气势爆裂开来,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要是再不战,还真的以为他怕了……

    “慢着……你们两人若想切磋,以后有的是机会!我想知道,林兄弟,你刚才所说的话的意思……莫非你已经知道,我们此行来的目的?”宇文取伸手按住萧天机,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此行的目的也并非打架,还是说正事要紧。

    “医治他的暗伤,此其一;其二,医治你身上的毒伤……其三,也是我最讨厌,永远不可能答应的一点,就是邀请我加入你们……”林杰淡淡开口说道。

    “你的医术,竟然已经达到如此地步,只是看,就知道我身上有毒伤?那你可知道,我所中是何毒?”宇文取很意外,没想到还没有开口,林杰竟然将他们此行的目的一一道破,连他身上毒伤的事情,竟然也能看出……

    萧天机刚才还怒气腾腾,听到林杰说宇文取身上有毒伤,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身上的暗伤,林杰能看出来,至少他还跟林杰交过手,可宇文取刚才只是出一招,而且毒伤跟暗伤完全不同,林杰究竟是如何一眼就看出的……

    “我不知道……”林杰摇了摇头,只是缓缓吐出这四个字。

    “什么意思?是你不知道中了什么毒?还是你根本不知道毒的解法?”萧天机连忙开口问道,他当然知道宇文取身上的毒很难缠,林杰也是他最后的希望,要是连林杰都没有办法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只是猜出他身上中毒,怎么可能知道中什么毒,至于解法更是无从知道……就算真的知道解法,我想我也会装作不知道……”林杰不紧不慢开口说道。

    “你为什么装作不知道?作为医者,难道医治病者,不应该是你该为之事?你为何如此说?”萧天机表示不理解,林杰的说法似乎毫无道理。

    “就算医治病者,是医者该为之事,但这当中并不包括人为的毒伤……而且我也并非悬壶济世的医者,出手医治全凭我心情,我不想救治,谁也不能逼迫我……”林杰从未自诩救世主,并非遇到所有的病症,都会出手医治。

    “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恐怕说起他的身份来,你就会改变态度了……”萧天机没有想到林杰竟然会有这样的说法,也忍不住要解开宇文取的身份。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的身份,我还是能猜出来……他应该就是龙组主事吧!”林杰在见到宇文取,就已经猜出其身份,并不是特别困难。

    “你果然聪明……那你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猜出我身中毒伤?莫非就因为我龙组主事的身份?”宇文取微微一笑,他并不意外,因为早就看出林杰非常睿智。

    “很简单,他身上的暗伤,我能轻易看出,你们或许觉得我能解决你身上的毒伤……以前辈你的实力,恐怕很难有什么暗伤之类,那中毒的可能性就非常大……”林杰缓缓开口回答道。

    “就仅凭这一点?是不是有点牵强……若我是带他前来,向你求医呢?是否也可以解释的通……他身上的暗伤,确实也值得我走这一趟!”宇文取依旧缓缓笑着说道。

    “另外,还要跟你龙组内部发生的事情有关……现如今,恐怕分为两派,另外一派已经威胁到你的地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站在你这边一对的人,就只剩下这位萧老了!”林杰做出这样的判断,是根据近一段时间跟龙组接触所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龙组内部这么多事情?”萧天机有些惊愕,连忙转向宇文取解释道,“主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我并未向他透漏关于龙组任何事情,我可以发誓……他根本不可能知道……”

    “可他就是知道这么多事情……你相信,这全都是猜的么?或许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啊……”宇文取不禁摇了摇头,话语中似乎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