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神医 > 正文 第694章 悟(一)
    “浩瀚宇宙,有惊才绝艳之辈,一生下来便身负灵体,不需要后天开启;但也有人一朝得道,大彻大悟,最终灵光乍现,重塑灵根。”

    “终究一切,不过在一个“悟”字上面罢了。”

    “悟到,便明了,明了通透,自然有灵!这便是悟则明、明则通、通则灵!”

    君老说完之后,目光炯炯的望着毕云涛。

    “悟?”

    毕云涛眼中有一丝迷茫,似懂非懂。

    君老见状,心中暗自摇头,同时苦涩万分。

    他没有欺骗毕云涛,只要悟到之后,自然能由心而发,从内点燃灵光之火。

    只是这种办法,即便是他君无邪纵横寰宇大半辈子,也只是听说罢了,从未亲眼见过。

    但现在地球无灵,无法从外部引入灵气,也就只有这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难道老天要让我君无邪这一辈子都待在这死灵之地,再也不得脱身吗?’

    君无邪满脸苦涩,端坐在毕云涛识海上空的青铜佛像肩膀之上,落寞的闭上了眼睛。

    “悟则明、明则通、通则灵?”

    毕云涛仍然在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他隐隐间似乎抓到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抓到,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从毕云涛心中升起。

    “到底如何才叫悟?”

    毕云涛盘膝坐下,山崖之前风声呼啸,一年四季从未间断过。

    日暮落下,然后升起,落下又升起,周而复始,往复循环。

    毕云涛的目光也时而睁开,时而闭起。

    他好似与天地融入一起,又好似与天地格格不入,随时有可能飞天而去。

    山崖之前,毕云涛凭虚而立,脚步甚至已经半步脱离了地面。

    半晌之后,毕云涛转过身来,一脚抬起,最后还是落在了地面之上。

    鬼使神差的,毕云涛慢慢朝着山巅破庙下走去。

    在破庙之下,是一处古老宁静祥和的村落。

    此刻初日未生,村落中已经有袅袅炊烟升起,有犬吠声在村落中响起,继而两条大狗从村子中跑出来。

    这两条大黄狗,正是当初毕云涛收养的两条流浪狗,此刻见到毕云涛,欢喜得不住的摇尾。

    只是两条大狗都只是远远的望着毕云涛,一直颤动着尾巴,不敢上前靠近。

    当毕云涛轻轻一笑之后,这两条大黄狗才往毕云涛身上拱过来。

    “好久不见!”

    毕云涛笑了笑,摸了摸这两条大狗的脑袋,心头涌起一丝愧疚之情。

    这两条大狗当初被他收留下来,但当时连自己都未曾吃饱过,所以这两条大黄狗便一直在山庙之下的村落里讨生活。

    但即便如此,两条大黄狗还是对自己如此亲昵,毕云涛见到它们也如同亲人一般。

    好半晌之后,这两条大黄狗似乎问道了香味,立马朝着远处跑开了。

    “天地万物均有灵,连畜生都不例外,只不过是灵的大小之分罢了。”

    君老的声音再次在毕云涛脑海中响起。

    此刻君老激动不已,这三天的时间,他其实一直在观察毕云涛的动向。

    让他惊疑的是,毕云涛似乎真的抓到了那么一点灵光!

    这简直让君老不可置信,难不成他真的能亲眼见到一位以自身悟出灵根来的旷世奇才诞生?

    “万物均有灵?这么说来,人也是有灵的,原来是这个道理!”

    毕云涛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一股释然明了的韵味在他身上升起。

    毕云涛脚步再挪,往村子里面走去。

    山野村落,村民们都起得比较早,不少人都见到了毕云涛的到来。

    “涛……子?涛子你终于回来了?”

    “王婶儿。”

    毕云涛面含笑意的对这老妇人点了点头。

    说实话,自己在这村子中其实不是那么的受欢迎,因为这村子中大多数人都欠毕云涛的钱。

    为何?

    但凡村中有人生病,之前是自己师傅令狐圣出手救治,但后来,便是由毕云涛出手救治,而村民中大多无人给得起诊费,于是便都欠着。

    所以每当毕云涛来到村子中,便有人担心前来收账,个个将家门紧闭。

    其中就由这王婶儿最甚,每次毕云涛想要上门讨回一些账目的时候,王婶儿大半时候是死不承认,甚至从不让毕云涛踏进门半步。

    此时王婶儿居然主动给自己打招呼,着实让毕云涛很是意外。

    王婶儿见到毕云涛,不再躲避,立马回到房间中,好半晌之后出来了,拿着手中一沓厚厚的零钞票,苦笑着递给毕云涛。

    “来,涛子,这钱你拿着,是以前王婶儿欠你的。”

    “王婶儿,不必了,你拿着这钱给小牛讨媳妇儿吧;对了,他应该还没讨媳妇儿吧?”

    毕云涛笑着推开,并没有接手这钱。

    若是以往,毕云涛想必马上就将属于自己的钱拿回来,哪里还会给王婶儿?

    但下山之后,毕云涛繁华看尽,心态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他愿意,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给自己送钱来,他只不过不愿意罢了。

    “算了,小牛……小牛他娶不了媳妇儿了。”

    王婶儿说着说着,身形一软,眼中便开始涌出泪水来,脸上露出无比悲戚的神情来。

    “小牛他怎么了?”

    毕云涛闻言一愣,吃惊的问道。

    “小牛死了。”

    王婶儿身形扶着篱笆,慢慢的走向屋子旁边的一个小土堆旁。

    这土堆跟屋子相隔不远,甚至就在屋子的地界之内,此时当王婶儿走了过去,毕云涛才发现有这么一个土堆。

    “还记得小牛小时候天天发烧感冒,没少让你跑来看病,但我想着啊!今后一定要存钱让小牛讨个媳妇儿,再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所以也从来没给过你钱。”

    王婶儿望着面前的土堆,目光黯淡,低声开口叙说,娓娓道来。

    “就在前段时间,小牛突然就走了;我想也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王婶儿转过头来,对毕云涛哀求道:“所以这钱你一定得收着,否则小牛去了那边,说不定还欠人恩情。”

    毕云涛听完之后,心中一叹,默默的收起王婶儿那一沓钱,默默的离开王婶儿家的院落。

    毕云涛抬起头来,望了望天空,心中黯然。

    王小牛,一个不过六岁的孩童,明明就如同这初升的太阳,本应该朝气磅礴,但却日暮早垂。

    再回首望去,在毕云涛眼中,王大婶死气沉沉,本来活着,却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到底什么是生,什么又是死?”

    毕云涛喃喃自语。

    给力小说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