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强婿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二十一章 和老岳父冲突(第三更了)
    第两百二十一章和老岳父冲突(第三更了)

    秦阳感动一笑,接着就看向刘英,道;“妈,我真的太感动了,您能这么的想着我的外婆,我真的很感谢您,真的谢谢了。”

    刘英连忙道:“这有什么?那你什么时间跟你外婆商量一下,这样,下次等周六周末了,我们也可以抽个时间,去看望看望你外婆,你觉得怎样?”

    秦阳一听这话,连忙摆手,道:“不,不,妈,爸身体也不好,从东海去一趟燕城也不容易,还是不要了,这样,我会跟我外婆好好商量商量的,您的这份好意,我真的替外婆感谢您了。”

    刘英笑了笑,也没再讲什么,就站起来,准备朝厨房走去了。

    只是,就在刘英刚要转身之时,苏国山从沙发那边幽幽的传过来一句话:“接什么老人家过来啊,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啊,是不是啊?”

    刘英闻言,顿时转过身,责备的看向苏国山,道:“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刘英讲完,就转向秦阳,道歉道:“秦阳,不好意思哈,你爸讲话就那样,你也不要朝心里面去。”

    秦阳浅笑道:“没事,没什么。”

    秦阳嘴巴上虽是这么说,可是在心里,却极其的讨厌苏国山,毕竟,苏国山这话一讲,暴露出他很没有修养。

    秦阳厌恶的看了苏国山一眼。

    这时,刘英又看向他,笑道:“秦阳,你尽管打电话跟你外婆讲,不要听你爸的,这件事,我做主。”

    秦阳冲刘英又微微一笑。

    刘英接着就转过身,朝厨房走去了。

    晚上一家子围在一桌子上吃晚饭,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苏曼柔忽然问秦阳:“秦阳,我看3号别墅不是已经在装修了吗,你找的哪个装修队啊?”

    秦阳马上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他人品还不错,这个你放心就好。”

    苏国山冷不丁抬头,看了秦阳一眼,道:“你别人给骗了,这事你该和曼柔商量商量,曼柔毕竟现在从事的是地产开发,在这方面不比你有优势?”

    “曼柔的地产项目,要是没有我,她也开发不起来。”秦阳冷道,这话中,明显带刺了。

    苏国山脸色顿时一冷,放下筷子,就冰冷的看向秦阳,道:“我就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阳也看向苏国山,冷道:“我的意思是,爸,你年纪也不小了,家里的事就交给我们这些小辈吧,你别在里面乱掺和了,好吗?”

    “我乱掺和?你说我乱掺和?”苏国山腾的站了起来,气的脸色通红的道。

    秦阳平和道:“乱掺和就是乱掺和吗。”

    苏国山卷起衣袖,家中的气氛,顿时变的火药味浓浓,只是,就在苏国山将要张口和秦阳对吵之时,刘英却忽然放下筷子,呵道:“好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天生就犯冲啊,一人少说一句会死啊。”

    苏国山还在对秦阳横眉冷对。

    这时,苏曼柔忽然冷的来一句,道:“秦阳,向爸道歉。”

    秦阳强硬道:“我没错,我不会道歉。”

    讲完,秦阳放下筷子,起身朝楼上走去了。

    刘英看着秦阳的后背,一直等秦阳上楼,她才收回目光,就眉心一拧,道:“哎呦,这两人是不是天生犯冲啊,什么时候我一定要去庙里拜拜佛,问一下大师,给这两人算一算命,看这两个人,是不是命里就犯冲?”

    苏国山气呼呼的坐了下来。

    这时,苏曼柔生气的朝楼上看了一眼,匆匆的把稀饭给喝完,就赶忙冲上楼了。

    苏曼柔推门走进卧室,把门刚一合上,就两脚三步的走到正躺在地铺上的秦阳跟前,气道:“秦阳,你晚上吃药了啊,干嘛对爸那么冲啊。”

    秦阳忽然坐起来,就认真的看向苏曼柔,道;“我强势,是不想惯着我爸那臭毛病,虽然爸最近的臭毛病是有所收敛,可是,那是对你们都客气了,可是对我呢?他还是一如既往,我不想再活在他言语讽刺之下,以后,我不会再让着他。”

    “话是这么讲,可他毕竟也是长辈啊,该给的面子,你还是要给的啊。”苏曼柔满脸无奈,讲道。

    秦阳冷道:“这我不管,反正,也不是我不尊重他,我尊重他的前提是,他也要尊重我,如果你心里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向你道歉。”

    苏曼柔也深知,她爸的脾气对她和她妹妹,刘英,都有所收敛了,可唯独对秦阳,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苏曼柔当然知道,她爸也过分了,秦阳这么对他,也是他活该。

    她无奈的叹了声气,皱眉想了想,就转身一脸无奈的离开了。

    晚上八点。

    刘英也收拾完了,苏曼柔挽着刘英的胳膊,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看着,刘英忽然转头看向苏曼柔,小声而又认真道:“曼柔,我是说真的,什么时候啊,你打听打听秦阳的生辰八字,我再带上你爸的生辰八字,咱们去东边的庙里,找个大师,给他们两人算一算,看他们是不是天生就八字不合,如果真是八字不合的话,看能不能有什么破解之法啊,你说呢?”

    苏曼柔闻言,无奈一笑,接着就斜眼看向刘英,道:“妈,这些你也信啊,神神叨叨的,以后你叫爸对秦阳尊重一点,就不会再发生这事啦。”

    “哎呦,小柔,你是不知道,这人和人之间啊,还真就有天生就合的,也有天生就不合的,你和秦阳为什么当初就能走到一起?还不是你看他顺眼?之前你也相亲了不少对象,可没有一个成功的,这是为什么?这东西,怎么讲呢?还是有点道理的啊。”刘英顿时满脸认真的道。

    苏曼柔想了想,还真是,当初,秦阳也是她的相亲对象,之前她也相亲过不少人,可却是看不上眼,却唯独对秦阳,感觉很好,感觉很合适。

    苏曼柔又斜视了刘英一眼,想了想,就点点头,道:“那好吧,那明天咱们就去东边那大庙里,找个大师算一算。”

    刘英道:“嗯。”

    第二天一大早,秦阳八点钟就骑着电动车,来到了玫瑰园小区3号别墅的门口,想要看一看,这里的工人们干活怎样了?

    而与此同时,刘英和苏曼柔也一大早,神神秘秘的开车,来到了东边一座很大的寺庙里,在庙里找到了一个身披袈裟,面相和善的大师,把苏国山的生辰八字和秦阳的生辰八字交给大师看了看,然后刘英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大师,他们两人的生辰八字,是不是天生就不合?”

    大师闭着眼睛,摇摇头,笑道:“二位的生辰八字并没有不合之相,一切皆在人心而已。”

    刘英和苏曼柔情不自禁的都相互看了对方一眼,接着,刘英就转过头,看向大师,道:“大师,皆在人心?”

    大师高深莫测的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们想要解决他们两之间的矛盾,又何必来找我?”

    刘英和苏曼柔自然都明白了大师的意思。

    两人一起向大师双手合十,拜谢过了大师之后,两人就开车回去了。

    而与此同时,在秦阳这边,秦阳也把整栋别墅的装修情况给浏览了一遍,工人们的工作还是挺认真的,秦阳对装修的情况,还是十分满意的。

    秦阳离开了3号别墅,就去奔奔外卖公司上班去了。

    苏曼柔这边,她开车先把刘英送回到了家,然后也开车上班去了。

    刘英回到家里,就对苏国山进行了一番劝说,叫苏国山不要再对秦阳那样,苏国山就回了一句讲,只要秦阳有出息,干的能让他满意,他就不再说秦阳了。

    苏国山还反过来教训刘英,说刘英就是太溺爱秦阳了,男人,做的不好,就要说他,刺激他,这样他干活才有动力吗。

    对于苏国山这观点,刘英也是无奈了。

    晚上秦阳六点钟回到了家里,刘英忽然从厨房里走出来,就冲秦阳笑道:“秦阳,你跟我到楼上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