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全武将时代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再赌一局
    从上次在河洛古道大破鬼见愁到现在,已过了快半个月的时间。

    接受华老的考验之后,陈泽最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完成任务,反而是这么长的时间里,鬼见愁还在不在多曼峡谷的问题。

    此时听陈明一说,心下也是微松了口气。

    “很好,今日你是些休息,明日一早,先我们一个时辰出发,务必摸清峡谷里的情况!”

    微微沉吟之后,陈泽向斥候陈明吩咐道。

    陈明自无异议,倒是正好从旁经过的孟羊听了,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语带不屑道:“一群马匪而已,有必要郑重其事么?”

    陈泽看他,笑道:“那依你看?”

    “依我看?”

    孟羊自豪道:“不是老子吹牛,就咱们这些兄弟,正是鬼见愁那些轻骑兵的克星,只消战阵一摆,他就是再多十倍的兵力也冲不破咱们的盾枪阵!”

    在所有兵种中,骑兵的机动性最高,突击力量也是极强,在两军对垒时,一般用作冲击敌方阵型之用,就像一柄锋利的尖刀,将敌方阵营撕扯得鲜血横流。

    但长枪兵却是骑兵的克星。

    长达三米的枪身往前一摆,连人带马都能给你捅个透明窟窿,更别说还有专勾马腿的钩镰枪等特殊枪械。

    刀盾手的重盾也是防御力惊人,只消顶住第一波冲锋,待对方没了速度优势,后面的便任由长枪兵收割。

    陈泽就是考虑到鬼见愁的兵种问题,才在挑选兵士时,刻意选了长枪兵以及与之配合防御的刀盾手。

    “然后呢?”

    对于孟羊的自豪,陈泽不置可否,淡淡继问道。

    “然后?”

    孟羊撇嘴道:“照我说,兵贵神速,咱们不妨来个连夜突袭,趁敌不备直捣黄龙,随后事了拂衣去,岂不快哉!”

    “嗯,不错。”

    陈泽点头,又问道:“可有把握全灭敌人?”

    “全灭?”

    孟羊愣了愣,确认道:“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陈泽作了个斩首的姿势,目光冷厉。

    华老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全灭鬼见愁,自然是一个都不能少了。

    “这不可能!”

    孟羊断然道。

    “此话怎讲?”

    陈泽问道。

    “你自己看看咱们才多少人!”

    孟羊抬手一指正坐地休息的同袍,“才十几个人而已,对方人数是咱们的数倍不说,还全是机动力极强的轻骑兵,一旦他们跑起来,咱们两条腿追四条腿?”

    摆出盾枪阵,他有信心鬼见愁的人来一个死一个,可对方又不是傻子,打不过不会跑么?

    “可我的任务就是全灭鬼见愁,一个不留。”

    陈泽淡笑着看他。

    “那你的任务失败了,恭喜你。”

    孟羊耸耸肩,颇为幸灾乐祸道:“不是兄弟们不尽力,而是你自己判断失误。”

    “所以咱们来个添头怎么样?”

    陈泽冲他眨巴下眼,面上笑容不变。

    “你又要赌?”

    孟羊一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前次的打赌还历历在目,被孟羊引以为平生耻事。

    “不敢的话,就算了。”

    陈泽也学着他的样子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老子不敢?”

    孟羊瞪着他那双铜铃般大的眼睛,气道:“你先说怎么赌!”

    陈泽道:“就赌我能全灭鬼见愁一共七十九人!”

    “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孟羊咬牙,低头沉默半晌,却是在脑子里将敌我双方的兵力配比过了一遍又一遍。

    而后才抬起头来,满脸涨红道:“赌注呢?”

    陈泽直接道:“如果我赢了,我要你誓死效忠于我,不是一次任务,而是终生!”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尽皆汇聚到陈泽脸上,当中有怀疑,有怒火,甚至还有愤恨。

    终生誓死效忠?

    凭什么!

    玄甲精锐与生俱来的傲气使然,陈泽此言一出,周围十几名兵士全都腾身而起,俱都对陈泽怒目而视。

    轻飘飘的一个赌注,就想要孟羊的一生?

    他们之前效忠华老,乃是感念对方救命之恩,再者,华老是什么身份,他陈泽又是什么身份?

    一个连军阶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就敢大言不惭?

    可还没等众人的怒火爆发,李全安已是一个横身,直挡在了陈泽与众兵士之间,冷厉如电的目光威胁意味十足。

    早在之前密林穿行时,李全安就已体力耗尽,好在陈泽及时把武安国的将星附在他身上,这才能够一直支持到现在,此时将星的持续时间还在,李全安还是那个勇猛无匹的三国猛将。

    相对于众人的愤怒,当事人的孟羊反而出奇地冷静,没有如他一贯的暴脾气般当场发作,而是忍着剧烈颤抖的身躯,一字一顿道:“那若是你输了呢?”

    “我输了,任你处置。”

    陈泽淡淡道。

    “任我处置?”

    孟羊瞪着他道:“即使我一刀砍了你的脑袋?”

    “不错,我若输了,命就是你的,任你处置!”

    陈泽沉声静气,满脸郑重道。

    孟羊沉默,他身后那群义愤填膺的兄弟也是神情怔然。

    所有人都在想一个问题。

    这小子,陈泽,他就那么有把握?

    在场的人除了李全安外无不久经战阵,自然知道以他们的实力,就算对方人数众多,也一定不是对手。

    胜,是一定的。

    可要说全灭对方,做到一个不留的程度……对方可是骑兵啊!

    不可能!

    这不可能!

    所有人都在摇着头,甚至有人更希望孟羊接受这个赌注,毕竟看陈泽不爽的人可不止孟羊一个。

    但……

    他们是吃过陈泽的亏的。

    那个看起来老实憨厚的李全安就正像一座铁塔般守在陈泽跟前么?

    之前就是错误估计了李全安的实力,才导致他们吃了个大亏。

    谁知道这小子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吃亏上当就一回!

    于是众人又纠结起来,这个看似很容易的赌注,怎么看怎么有种陷阱的意味在内。

    “哈,哈哈哈哈!”

    陡然之间,孟羊放声大笑,“我要你的小命有何用?”

    “这种无聊的赌注,不赌也罢!”

    他终归还是选择稳一手,没有如上次那样再去中陈泽的激将法。

    陈泽一直在看着他,直到孟羊放声大笑着走出三步,他才微微摇头叹息道:“这,其实是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