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 大影帝 > 章节目录 第659章 得偿所愿
    第659章 得偿所愿

    “剪刀还有水果刀全部都被医生收走了。”

    肖贺军脸上有纱布包扎着,因为刚才苏叶如愿以偿的把他打疼了,所以对苏叶的态度好了很多,以至于都能回答问题了。

    “早该想到,精神病院的病房怎么可能留下刀,准确而言,不要说刀了,就连可能会造成损伤的尖锐物品都不会留下。”

    “如果用头撞墙,的确可以撞破额头,但容易脑震荡,脑子是最脆弱的。”

    “但除了头,其他任何地方的撞击,都达不到我要的效果,所以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苏叶陷入沉思,作为一个普通人,他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这些,但都通通的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a计划失败,现在似乎b计划也因为条件的关系受阻。仿佛已经看到了代表乌孔的黑影,正在慢慢靠近。

    感受到死亡的味道,苏叶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他怕死。

    如果不怕死,也不会想尽办法的跑到精神病院。

    在求生**的驱使下,苏叶大脑超速运行:

    “即使想不到办法,也不会坐以待毙,你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有三件事情。第一深呼吸,第二闭上眼睛凝神倒数五秒,第三清空其余杂念。”

    呼……

    苏叶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了,完成了第一件事,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第二件事。

    “5……4……3……2……1”

    闭眼凝神完成,一连完成两件事,心中的急躁消散多了,再然后是第三件事,清空脑子里面的其他想法。

    双眼慢慢的没有焦距,大脑放空,开始了,冷静下来想办法,大脑运转快得多,几分钟后,苏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用嘴咬,把自己咬伤,这样更加癫狂,也更符合计划,毕竟自己把自己咬伤,还是比较癫狂的。

    说干就干,苏叶先到病房的厕所,用洗手液里里外外把自己右手清洗,特别是手腕的位置,清洗得特别认真,毕竟一会是要“进口”的事情。

    所有事情都弄完了,苏叶靠在墙角,开始自己咬自己右手腕,一开始用了七分力咬了咬,然后看了看,手腕上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薄唇的mentor

    没什么效果,要更用力,第二次尝试苏叶就用出了全力,好像咬牛排一样,一口咬了下去。

    手腕撕裂般的疼痛立刻传来,牙齿下意识的松口,苏叶反应过来后,又继续下口。

    牙齿仿佛是一把铡刀,狠狠的剜在手腕上,苏叶一边忍着疼,一边告诉自己要更用力才能咬出伤口。

    就这样持续了大概半分钟,在门牙位置,终于是在手腕上咬出了小伤口流血了。

    “不行,用牙齿把自己的手臂咬伤,我根本就办不到。”苏叶看见自己手臂上只有一丁点破皮,脸色为难。

    《真相》中的贾须,不是《真爱》中的余一言,更加不是《尸体地狱》中的王子君,虽然求生意识,与策划能力都很强,但办不到对自己如此狠心。

    这就是普通人,仔细想想,自己能够办到这一步吗?所以还需要另想办法。

    暂时无计可施之下,脑筋中萌生出一个想法。

    “肖贺军,刚才我打你了,现在你打我。”苏叶看着肖贺军突然说道:“快来动手,我不说是你打的,我说是自己打的。”

    肖贺军脸上还包着纱布,一笑扯着纱布一动,狰狞的样子很滑稽,他道:“我不打人,只被打。”

    不打人,只被打,这句话完全是辜负了,肖贺军自己这个狰狞的外貌。

    苏叶又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王宝和章磨俊两人身上,只不过……

    “我是一只兔子,咬人的坏兔子要被吃掉吃掉。”章磨抗真像一只兔子一样,蹲在地上一蹦一蹦的。

    另外的王宝,根本理都不理苏叶,自己举自己的椅子,还把另一个椅子放在病床上,看来想要靠别人是没办法的。

    苏叶只能另想办法,好像一股电流穿过全身,苏叶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绞尽脑汁,最终在意识的强烈逼迫之下,大脑想到了一个办法。

    人不会被尿憋死……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指甲是角质蛋白组成的,每个人的硬度是不同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硬度也不同。按照贾须年龄是二三十岁,这个年纪指甲的硬度,按照莫氏硬度而言,大概是二到三。

    莫氏硬度相信这个大家都知道,矿石学家莫斯提出的,是以划痕来测量硬度的方法。

    一共有十级,最低是硬度最小,也就是一级的滑石,最高级也是熟知的金刚石,也就是说指甲相当于有方解石和萤石的硬度。

    所以……

    “兹兹兹”

    房间中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苏叶在窗台裸.露的水泥台面上磨指甲,第一次没有经验,把指甲都磨破了,不经没有更锋利,反而更脆,更易折了。

    右手中指指甲没成功,又兹兹继续下一次,有了一次前车之鉴,接下来苏叶的食指、无名指、大拇哥三根指头全部都磨得很尖了。

    苏叶看着右手指甲,把左手袖子撩到胳膊,面露犹豫,下一刻在心中把李忠仁以及王明亮死的惨状调出来。

    不想死的求生欲,压制了其他所有一切,手如鹰爪,呼啦一声在手臂上招呼,这一次苏叶是用了全力。

    紧接着,手臂火辣辣的疼传来,苏叶嘴中哀嚎,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还没忍住叫了出来。

    我们有时候在生活中,不注意本来就可能手指甲,把手划流血,更何况是被特意打磨过的指甲。

    白嫩嫩的手臂上,出现了两条划痕,两条血路,伤口不深,但因为是指甲挖的,殷红的鲜血流淌,甚至于有些血肉模糊。

    “呼呼……”

    苏叶大口喘着粗气,窗外的凉风吹在手上,凉悠悠的,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在手上,然后滴落在白色瓷砖上,格外明显。

    “啊!”

    “魔鬼才会自己伤害自己。”

    肖贺军和章磨俊大叫了起来,特别是肖贺军那一句魔鬼才会自己伤害自己,明明肖贺军自己之前还拿头撞墙。

    看来,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个是人的通病,无论正常还是不正常。

    弄出这么大阵仗,医生自然是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