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之世界之敌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绞刑
    鲁兹被维尔赛斯吊在空中,剧烈的挣扎,导致铁链嵌入他的皮肉中,鲜血顺着铁链不断滴落。

    “哇噜噜,前面就是瑟拉金家族,以前的工地吧?醒醒……醒醒,还没到呢。”维尔赛斯摇晃着铁链,但是陷入昏厥的鲁兹无动于衷。

    维尔赛斯对着鲁兹缓缓握紧拳头,铁链在不断地抽动,血流从鲁兹手臂的伤口处迸溅出来。

    “啊……啊啊!!”鲁兹痛苦的哀嚎着,缠绕着身体的铁链不断地收紧,并且摩擦着伤口。

    “一个个黑头发的小孩,赭色皮肤,叫帝奇。”

    “哇噜噜……哈哈哈。”

    杜肯把四十万贝里装在腰包里,一个人向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双方正好在工地的边缘相遇。

    ……

    十艘军舰从马林福特出发,奔向婴治岛。

    以盖涅中将为首,海军本部这次一共出动了三位中将。除了这位世界第一大剑豪,还有两位分别是隆美尔以及玛士撒拉。

    青龙挂在盖涅中将的腰间,西西里尉举着一个电话虫,盖涅正在跟战国通话。

    “卟噜卟噜卟噜,卟噜卟噜卟噜……”

    “盖涅,你现在到哪了,还有几天能赶到婴治岛?”电话虫翘着嘴角的两撇胡子,看起来非常焦急。

    盖涅看了看航程表回答道:“怎么了大将,大概还有两天吧。”

    “我收到消息,瓦鲁鲁已经离开圣波布拉周围海域,他很可能已经返航了。”

    “嘶”盖涅倒吸一口,仅凭他们三位中将,可没有能力与瓦鲁鲁海贼团正面冲突。也是战国兵行险策,动用手下的关系将瓦鲁鲁引开婴治岛,盖涅他们才敢偷袭他的老家。

    “总之,从现在开始,一刻都不要耽误,我会派另一只队伍去袭扰果汁海贼团,婴治岛的事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战国大将!”盖涅挂断了电话虫,立刻召集隆美尔以及玛士撒拉来自己的军舰开会。

    ……

    维尔赛斯带着家族干部,以及鲁兹来到了工地边缘,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挡在他们面前。

    克劳泽家族干部想要前推开杜肯,杜肯摁着那名家族干部的手臂僵持着。

    杜肯半低着头问:“你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那名家族干部反抓住杜肯的手,想从杜肯的手中挣脱,但是搞了半天还是一直在僵持着,“你个小屁孩,我们克劳泽家族做事,快滚开。”

    维尔赛斯低头看了看杜肯的样貌,发现并不是鲁兹口中的那个人,他把自己的手下扇飞到一边,因为两人身高差距过大,维尔赛斯不得不弯着腰凑到杜肯面前。

    “哇噜噜,你好像知道我们来做什么?我们要找一个赭色皮肤,黑色蓬松头发的男孩,你见过他么?”

    杜肯还在做着最后一丝挣扎,他颤抖着问:“你们你们找他干什么?”

    一根锁链从维尔赛斯手中飞出,就像吐着信子的蛇一样飞向杜肯。

    杜肯握紧拳头,用小臂将铁链隔开,然而自己也被铁链的巨力击飞出三米。

    杜肯捂着小臂的红肿,刚一抬头,就发现一根枪管指着自己的脑袋。整把手枪完全浮在空中,没有一个借力点,就这么漂浮在杜肯的脑门。

    维尔赛斯吃了磁铁果实的果实能力者。

    “哇噜噜,看样子你是知道些什么啊。”

    “啊!!”锁链缩紧,挂在空中的鲁兹一阵惨叫,痛苦将他从昏厥状态中扯出。

    维尔赛斯控制着锁链,将鲁兹吊到杜肯面前,那把悬浮的手枪紧紧的贴着他的耳朵。

    “哇噜噜,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杜肯紧盯着面前这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男孩,他从未见过鲁兹。鲁兹也一样,他只是远远的看到过帝奇跟一帮人在工地住,但是从未见亲眼看过杜肯的长相。

    鲁兹摇摇头,并且嘴里不断地求饶着。

    维尔赛斯把鲁兹甩到空中,接着挂着,然后不理会桑吉,带着家族干部继续深入工地。

    顶在杜肯脑门的枪也撤了下来,飞回维尔赛斯的腰间。

    杜肯握着手伤小臂,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然后颤抖着说,“你们……你们是想找那四十万贝里么?”他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

    维尔赛斯转过身说:“哇噜噜,看起来你好像知道啊。”

    杜肯打开腰包,把四十万贝里倒在地,跪倒在地,“四十万贝里全在这里,是我偷的!!”

    克劳泽家族的一个干部立刻去清点着地的钞票。

    “啊!!”鲁兹又从痛苦中醒来。

    “哇噜噜,是这个人偷的钱么?”

    鲁兹仔细打量着杜肯项目,然后摇头说:“不是他,我敢肯定不是他,偷钱的那个叫帝奇。”

    三根锁链从维尔赛斯身后飞出,冲向跪在地的杜肯。杜肯闭着双眼不在挣扎,似乎是认命了。

    维尔赛斯将杜肯吊在办公中,不断缩紧的锁链嵌入杜肯的皮肤,摩擦他的骨头。

    “哇噜噜,看起来,你们两个人说的不太一样啊?那我该相信谁呢?”

    鲁兹哭诉着:“大人,大人,您一定要相信我啊,我说偷钱的人在工地,你看真的就在工地。”

    “维尔赛斯族长大人,一共四十万,一分不少。”

    杜肯咬着牙,一句都不求饶,“是我跟帝奇一起偷的,他已经被我宰了!”

    “哇噜噜,这是真的么?”维尔赛斯将杜肯吊到面前然后问道。

    杜肯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他咬着牙说:“钱全在这里,我说他死了,全是我做的。”

    维尔赛斯将杜肯抛到空中,然后用锁链接住再次将他束缚住,并且大笑道:“哇噜噜……既然你承认了,我就当做是你干的吧,这么勇敢的男孩,可真是不多见了,哈哈哈哈!!”

    这所有一切,都落在贝尔梅尔以及帝奇的眼里,贝尔梅尔捂着缇娜的嘴,不让她乱叫。两人的泪水、鼻涕混合在一起,顺着下巴不断的滴落。

    吊在空中的杜肯坚持着问出最后一句话:“我们是,夺影之刑么?”

    “哇噜噜,瓦鲁鲁大人还没回来,我不会那么严重的刑罚,直接绞刑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