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穷途陌爱 > 章节目录 第88章 大哥无义她抬不起头
    一秒记住【谷粒网 o】,精彩无弹窗免费!

    妹妹一阵大骂,骂得穆义敏心惊骨折、瞠目结舌,骇然又困惑,眼睛惶恐张望她朝楼上奔去。

    世上果然有不贪钱的人?

    打死穆义敏,他也不相信。要他放弃一半的收入,又要被欠着,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傻。

    人世间有许多丑恶、无耻,但是最卑劣的就是无义的人性、灵魂。

    怒咻咻回到楼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穆碧雪感到惭愧、内疚,她都没脸跟姐夫说这事了,没想到大哥会是这么无义一个小人,脑洞大开,只看到眼前一点蝇头小利。

    想到大哥的无义,穆碧雪更想自己能够助姐夫一臂之力,可是姐夫榆木脑袋反动的叫人吐血,死也不愿用她的钱。

    当穆碧雪还在因大哥不肯帮姐夫而内疚之际,岳川渊辞职办的比较顺利,一个星期后回到了久依。不过,岳川渊这一回第一个落脚地不是小姨子处,是他自己的工厂,并且把他的所家当也拉去了工厂里。

    中午下班没有回家,穆碧雪直奔姐夫工厂。

    当穆碧雪赶到工厂的时候,岳川渊正在吃饭。

    看到小姨子前来,岳川渊从内心里感激,当下给她介绍了一下大哥岳登峰、大嫂朱艳红,二哥岳文恩、二嫂华美蓉。

    下了饭桌,歇了一会,岳川渊拿出一叠图纸,领着大家走出厨房,来到外边的空地上,摊开图纸,比比划划,口气气吞万里如虎:“我们的工厂,将规划三个区建设——西面是生活区,东面是办公区,北面是生产区。在生产区,将建一栋总装房,两栋零件加工房,一个翻砂车间,一个特种铸钢车间……”

    “川渊,我们哪来这么多钱呐?”岳登峰瞪着眼睛,惊恐叫起来,他感到这个弟弟吃了豹子胆。

    乐哈哈的,岳川渊笑道:“大哥,盖厂房是第二步计划。眼前头等重要的大事是要把办公区建好,拿出我们厂的名气,明天动工先把这几栋破办公室、仓库、厕所、大门拆了。我们的办公室不盖高楼,也盖平房,盖成别墅式,整个厂区地板全用石条铺设,不浇筑水泥。我们是穷人,要少花钱,多办事。”“大哥,你负责去买木材、瓦片;二哥,你负责拆房、盖房。”

    明天就动工拆旧房,盖新办公房,我的妈!穆碧雪水汪汪皓眸射出一束崇敬,惊异端视姐夫。瞧瞧姐夫两个哥哥,为了他的事业,放弃在外边挣钱,全家人回到久依,她大哥呢?想到这里,穆碧雪真的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以事业为重,将儿女情长置一边。

    晚上让他二哥回去,岳川渊孤单单一个人在守着工厂,好在他现在要做的事很多,没闲着。

    半夜的时候,岳川渊手机响了,一看,是小姨子:

    “姐夫,你是在睡觉,还是在忙着呢?”

    “在忙着呢。不早了,雪儿,你早点睡。”

    “我小妹妹想你了,姐夫,睡不着。”

    “你这丫头,又逗我开心了。听话,快去睡觉。”

    “我没逗你好不好,姐夫,是真的。我下边都泛滥成灾了,姐夫,真的好想你。”“你对我说实话,姐夫,你没钱,干么急得把几栋破房子拆了,盖新的?”

    “工厂名气没法打出去,我这工厂到猴年马月才能把门路打开呀,雪儿。我大哥有十五万积蓄,我二哥有二十万积蓄,他们都把钱给我用了,再加我自己也剩下十几万。破房子拆了,很多材料还是可以利用,盖一栋平房办公室花不了多少钱。”

    “噢!”“姐夫啊姐夫,叫我怎么说你好啊!要不,我入股吧,姐夫,这样总行吧——”

    “别胡闹。有我吃的,还能少你一口啊。你姐姐不在了,照顾你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你恨你,姐夫,就你头脑反动。”“我睡了,姐夫,你也早点睡,别累着。”

    岳川渊“嗯——”未出口,穆碧雪即挂了手机。

    其实穆碧雪并没睡,下楼去找她大哥,可是她大哥还没回来,她就在大厅里等候。

    十多分钟后,穆义敏这才回来。

    一看妹妹在大厅里,穆义敏吃了一惊,心咚咚咚乱跳,妹妹又要说他与白晔舒了。

    叫大哥坐下,穆碧雪一脸不高兴,劝他:“大哥,姐夫的工厂明天动工大搞环境建设了。他大哥、细哥一听说他办工厂,二话不说回到久依,还把积蓄全部给他用。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想等姐夫的工厂火红了,再进姐夫的工厂,我看,这种二百五的事,姐夫绝对不会做。”

    心头老大不高兴,穆义敏责备阿妹:“你不要开口就是川渊的工厂好不好,偏僻山区小县的一家倒闭工厂,还能飞天?他川渊日后要是火红了,赚了几千万,我也不眼红。”说完,穆义敏站起来,朝房间走去,不再理睬阿妹。

    好心被当作驴肝肺。穆碧雪根本不知道,她大哥早已将岳川渊工厂前途一事问过白晔舒,白晔舒说,久依是个山高皇帝远的闭塞山区小县,以前也有大集团来久依办过工厂,但是办过一家倒闭一家,没有一家成功过。岳川渊有点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估计他把化工机械厂买去,撑不起多久,还是要倒闭。

    很听信白晔舒的话,白晔舒的话就是金口玉言,别人的话那就是狗屎,穆义敏半句也听不进去。

    “行。大哥。你记住自己今晚上说的话,以后别来求我。”穆碧雪气到站不起来,想想真够心酸。穆碧雪又感到欣慰的是,还好姐夫有两个好哥哥相助。

    第二天天一亮,岳川渊即起床做不锈钢伸拉电动门,他要在三天内把这个大门做好。

    原来的工厂大门只不过四、五米大,岳川渊现在要把工厂大门做成九米九九大,取个吉利彩头久久久——长久,这样也能叫人对厂内环境一览无余。

    晌午一下饭桌,也不歇口气,冒着烈日,岳川渊接着干活。

    “姐夫,这么大的太阳,你也不歇一下。”岳川渊埋头干活,甚至顾不上擦一把脸上汗珠,突然听到小姨子叫声。

    头抬起来看小姨子,岳川渊也趁机擦了一把脸上汗珠:“没办法,这个大门要早一天安上,晚上安全。你中午怎么不午睡,这么远还跑来。”

    边停脚踏车,穆碧雪扭过头:“上晚班,我下午没班。”

    “噢!”岳川渊问一声:“是上半夜班还是下半夜班?”

    “上半夜班,姐夫。”穆碧雪回应一声,环视一圈周围:“姐夫,值班室拆掉了,你晚上睡哪里呀?”

    “先留间办公室睡。半个月后,保安室就盖好了。”直起身子,岳川渊看着再盖的保安室,说:“保安室盖楼阁式,两层楼,这叫站的高,看的远。”转过身,岳川渊举手指着正在挖地基的办公房,深邃眼睛闪烁一束睿智、深谋,口气恢宏:“赶在两个月内,把办公房外壳盖好,工厂也就像个工厂,有时代气息。”

    心里惊诧,穆碧雪内疚又感叹,姐夫厉害了,这大门一改宽,整个工厂大变样,不再是荒芜破庙一座。大哥呐大哥,我知道你已经被白晔舒个烂货迷住了心窍,到时等姐夫这个工厂火红起来,你不后悔的话,我所有的钱和房子全给你。

    指着正在用手磨机修整、打磨石条的岳登峰、岳文恩,穆碧雪好奇问姐夫,他要用石条砌墙?

    点点头,岳川渊说,稍微修整、打磨一下石条砌墙,有种纯自然的古朴感,铺路的石条面还要比砌墙的打磨细点,这样,走路好走。工厂以后时常有大货车运货,用石条铺路路面就不会坏。

    说到这里,看着卖劲干活的两对哥嫂,岳川渊无限感叹,说这次多亏了两个哥哥和嫂子,没有他们,他忙都忙不过来,哪还有闲工安心做大门。不说别的,他首先就要费一番劲去找盖房子的师傅、粗工。

    感叹的话听到耳朵里,穆碧雪却感到很刺耳,觉得姐夫这话是特意说给她听,将她大哥与他哥嫂相对比。

    收回眼睛,看到小姨子皱眉,一脸愁容,岳川渊叫她回去吧,太阳这么大,又到处是灰尘。

    苦笑着,穆碧雪撒娇,不嘛,她要当他徒弟。

    心里底头,穆碧雪则埋怨、大骂,大哥,你这个无义的畜牲,你要是不贪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能够和姐夫两个哥哥一要前远见目光,我刚才也不会在姐夫面前这么难堪、尴尬。

    毕竟是这么辣的太阳,岳川渊还是很珍惜、怜爱自己这个貌美如花、心地善良的小姨子,又劝她还是回去吧,不回去睡觉,上夜班困了怎么办?

    “不会的哩!”穆碧雪娇媚的一笑,说:“我有时上下半夜班,上半夜都没睡呢,姐夫。忙的时候不犯困,就是坐着时候有时会打瞌睡。再说了,这个时候回去睡,哪睡觉的着啊,一躺在床上,满脑子全是你在这么太阳底下干活的身影。”

    岳川渊并不知道小姨子的心事,因为大哥的无义,她想尽自己的能力帮着姐夫做一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