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穷途陌爱 > 章节目录 第44章 凌晨三点多救人
    一秒记住【谷粒网 o】,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旁的乔利峰,见到阮纪飞神情,心里贼得意,男人的醋心他早已看出阮纪飞今晚来这里的真实意图,猜测穆碧雪也明白阮纪飞用心,才有意避开他。

    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穆碧雪现在对当官的来她屋里有一种戒心,更不愿轻易让他们进入她神圣的闺房半步。要不然,她不会装作无意的把阮纪飞领进乔利峰那个小房间。

    可怜的阮纪飞哟,被穆碧雪当猴耍了,还蒙在鼓里,当他离开当儿,穆碧雪正在跟她外甥女视频当妈妈,乐得要飞天呢。

    次日早上去上班时,正巧遇上穆碧雪,乔利峰忧虑地对她说,她昨晚不请阮纪飞到她那儿坐坐,看他阮纪飞当时不高兴样子,她肯定得罪他了。

    得罪就得罪吧。穆碧雪不当回事,说:“我又不想评先进,更没有被提拔当官的念头,还能奈何得了我啊——”“只要病人对我——碧雪满意,就是对我——碧雪的最高奖赏,我才不会看那些当官的脸色活着。”

    太有个性了,碧雪!乔利峰心中禁不住赞一声。

    与穆碧雪的接触多了,乔利峰对她的爱连升十八级,但是他现在只能把这份爱藏在心灵深处,煎熬、折磨着自己,他也一直想知道那个吸引穆碧雪的男孩到底是谁,他有什么三头六臂的魅力,把穆碧雪芳心牢牢箍住?可是除男同事外,乔利峰几乎未见到穆碧雪与其他男孩接触过。

    隔了两天,阮纪飞又和乔利峰来到穆碧雪房子,但是他没有去敲穆碧雪的门,也没开口说要去找穆碧雪,而是直接和乔利峰上了四楼,还帮忙乔利峰给菜地浇水。

    此后日子,阮纪飞与乔利峰已经是一对难兄难弟,无话不谈,成了菜园的第二个园丁。

    毕竟是院长助理,多小也算个官吧,乔利峰心里虽然对阮纪飞有戒心,也不喜欢他老打扰他的日常生活,但是他又不能得罪阮纪飞,只好把一切闷在心头。

    女孩的敏感,穆碧雪对阮纪飞起了疑心,她隐隐约约感到阮纪飞的心中猎物是在她,不是与乔利峰称兄道弟,更不是有兴趣当菜农。所以,穆碧雪更少去四楼了。

    已经一个星期没去看她的那些菜了,趁着阮纪飞昨天来过,估计他今天不会再来,穆碧雪噔噔噔地跑上四楼。

    尚未来得及看她的菜,听到她声响,乔利峰即从房间窜了出来,苦着脸哀求她:“碧雪,你想个办法阻止阮助理来吧,我要把时间放在看书上,不是浪费在和他的瞎扯上。”

    愣了一下,穆碧雪呵呵呵大笑起来:“未来的院长大人跟你套近乎,你还不乐意了。”

    “乐意什么呀,碧雪。”乔利峰很气恼,“别当我是傻瓜没看出,他的目标是你,只是拿我当二百五耍的一个电灯泡。”

    貌似想着什么,一会,穆碧雪显得为难,说:“乔医生,你是医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士,你都不愿得罪阮助理,叫我去得罪他,你有点不厚道吧?”

    “不,不,不。”乔利峰急了,脸涨得通红:“我没这个心,碧雪。你是民间高手,那么多人都败在你手下,你肯定有主意。”

    女孩子就是爱别人夸,乔利峰这么一夸,穆碧雪格格格笑了起来:“乔医生,你写作文离题——猜错啦!我哪是民间高手哩,我背后有高手指点呢。”

    有高手在背后指点她?乔利峰不相信端详着穆碧雪,心里一阵慌张、焦躁,难道就是她芳心里头的那个男孩?

    诡秘一笑,没有过多去解读乔利峰的神色,穆碧雪显得很淡定,说她理解他乔医生的苦闷,她也被人纠缠过,这种苦闷真的叫人发疯。停顿一下,穆碧雪微皱着眉头,说:“这样吧,乔医生,下次,阮助理要跟你来时,你就说,这段时间没锻练,肥了几斤,晚饭后要去爬山,不直接回来。”

    窘迫地挠挠自己后脑勺,乔利峰显得相当羞愧,都没脸大胆直视穆碧雪,声音小的如蚂蚁叫:“碧雪,还是你有手段。”“他要是怀疑跟踪我,我就当作是真的锻练。”

    嗔怪的瞪一眼乔利峰,穆碧雪撅着嘴唇:“会不会说话啊,乔医生你,什么手段,这叫妙计。”“下个月,我们几个在食堂饭吃的人,去我那儿来一餐蔬菜火锅。”

    “这主意不赖,碧雪。”一听说能在穆碧雪那儿聚餐,乔利峰激动得抓耳挠腮,快要按捺不住扑上去搂着穆碧雪亲嘴了。

    瞧瞧乔利峰那小样,穆碧雪心里头贼喜。

    穆碧雪走后,乔利峰安静不下来了,天黑了,还在菜地里圈了一圈又一圈,一种非常迫切的心情祈盼自己亲手栽的菜快快长,当他与穆碧雪之间的情感催化剂。

    最叫乔利峰后悔莫及的是,他不听穆碧雪的话承包下医院食堂,看着如今医院食堂每顿饭都是座无虚席,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往口袋里滚呐!他更是咒骂自己是猪头,有了食堂,等于他与穆碧雪了一条爱情捷径,就这样白白不要了。

    看书看到半中间,乔利峰看不下去,脑子充斥的全是穆碧雪的倩影,她小家碧玉的清纯、秀气就是高山一湾山涧,就是原始森林里一朵兰花。

    书本一撂,乔利峰干脆不看,躺在床上,一对眼睛死死盯着白皑皑天花板,想入非非,心不静。

    凌晨三点多钟,在乔利峰迷迷糊糊要睡过去当儿,突然做梦一般听到穆碧雪在敲门。一惊,乔利峰心里骇然惊叫一声:“不会是我一直念叨她的名字,灵验了,碧雪发骚了,来找我吧——”

    打开门,乔利峰刚张口,即被穆碧雪抢先,她很着急:“乔医生,对不起,这个时候把你叫醒。我一个亲戚病了,是个七十多的老人,家里就他们老两口,你帮我去看看吧,求你了,拜托你了,乔医生!”穆碧雪一边连连作揖。

    “你怎么这样说啊,碧雪。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转身去拿了听诊器,乔利峰即跟穆碧雪走。

    ——五分钟前,穆碧雪被手机闹钟铃声吵醒,一看,是姐夫手机,芳心登时悬到半空中,姐夫这个时候打电话,一定是出了大事,她脑海掠过一道恐惧:是外甥女小馨雅病了。然而听了姐夫着急的话,才晓得是他父亲突然病了,喘不气。没有多想,穆碧雪一边穿衣服,一边安慰姐夫:“姐夫,你别急,我这就带乔医生赶过去看看。”

    乔利峰骑脚踏车,穆碧雪搭载在后边。

    十几分钟后,两个人来到了岳家屋里,姜苗婷早已在门口等。

    房子仍旧是以前的破旧木瓦房,但是姜苗婷已经老了,老的,穆碧雪都认不出。

    捏脉,听诊,乔利峰直起身对穆碧雪:“碧雪,哮喘的太厉害了,必须马上送医生去。”

    这可把穆碧雪难住了,这个时候到哪里去找车呀,总不能由他们两个人背着病人一路跑去医院吧?乔利峰说,只好叫救护车了。这么一千来路程,叫救护车要花三、四百块钱,穆碧雪很替姐夫舍不得。

    着急下,穆碧雪转身看着姜苗婷,急切道:“亲家母,你这邻居有没有开黄包车的或家里有小车的人?”

    急得早已六神无主,姜苗婷忙摇头说没有。过了一会,姜苗婷这才想租他们房子的一个家人是做生意的,有一辆运货用电动车,但在巷口,开不进来。

    “行,就那电动车。”穆碧雪当机立断:“亲家母,你快去把那个老板叫醒。”说的,穆碧雪又对乔利峰说:“乔医生,你帮个手,把病人扶到我背上,背到巷口去。”

    “啊!”乔利峰惊叫一声,连忙说:“你哪背的动啊,还是我来背,碧雪。”

    “别争了,乔医生,抢时间第一。”穆碧雪这是在替姐夫尽一份孝心,更是对当年父母亲打砸岳家的赎罪。

    愣得不知如何是好,见穆碧雪已经动手去背岳民清,乔利峰只得依她,当下帮忙将岳民清放到她背后……

    医院有熟人就是好办事,一路是绿色通道,更何况是穆碧雪。

    到医院不到十分钟,一切搞定。

    擦去额头的泪珠,松了一口气,穆碧雪这才有空给姐夫打电话:“姐夫,你放心好了,亲家已经住院,不会有事了。我会亲自照顾他,只是亲家母一人在家没人照顾。”

    “谢谢!谢谢你,碧雪。”岳川渊感动的泪水哗啦哗啦往下掉:“我们岳家又欠了你一份情。”“我妈没事。我两个嫂子明天一大早会赶回去。只是辛苦你了,碧雪,我的好小姨子!”

    欣喜的,一张俏脸溢了出蜜,穆碧雪笑呵呵说道:“姐夫,你说什么啊,你不在家,我照顾一下亲家是应该的,再说了,我是你的护士小婊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