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穷途陌爱 > 章节目录 第43章 卸不掉的情孽
    一秒记住【谷粒网 o】,精彩无弹窗免费!

    霍地转身,跑到门口,穆碧雪一把把门反锁,转身嘲笑,朝武开共一步一步逼过去:“想逃,武开共,除非你跳楼,我才会留下你的手臂。”说的,穆碧雪,又向武开共连逼三步。

    “好,好,好。我写,我写,我写。”武开共额头像是漏水了,豆大的汗珠往外直冒。

    偷偷瞄一眼武开共下雨的裤裆,穆碧雪心头鄙视武开共:你这种孬种男人,就这点胆,也有脸仗着权力来压我,呸——

    拉开茶几抽屉,拿出纸、笔,穆碧雪朝武开共扔过去:“写,马上给我写,敢作假,哪天被我查出,我哪天要你的手臂。写完后,咬破自己指头,给我画押。不要逼我动手砍下你的指头。”“放心,女神我说话算话,写好,就放你走,绝对不会难为你。”

    命中该绝啊,武开共会碰上穆碧雪这个要命的女神,捣出了他与鲁英莲隐匿多年的奸情。

    殊不知,这鲁英莲、武开共原本是一对表姐弟,几年前就不知廉耻有一腿,犯下人间罪孽——两个人偷偷滚到一张床上。也是鲁英莲,武开共才当上行政科副主任。否则,就他武开共不够塞牙缝的能力,八辈子也轮不到他当行政科副主任。

    女神说话驷马难追。

    待武开共写下字据,画押后,穆碧雪说话算数,没有为难他,放他回去。

    “姐夫,你说,这事怎么办?”回到楼上,把门一关,穆碧雪马上打电话给姐夫。

    莫名其妙没头没尾一句,把岳川渊搞蒙了,忙问小姨子什么事?等小姨子咬着牙,愤恨把武开共欺压她的事说了,岳川渊半信半疑诧异道:“有这种事?”“等等,碧雪,你是观音菩萨还是女神?天下这种怪事,你都挖得出来,老天爷哟,我的天才小姨子哟,你别吓我这个胆小的姐夫哦!”

    “呵呵呵……”穆碧雪开心大笑:“姐——夫,你别这么逗好不好,我都笑得肚子痛了,我问你正事呢。”

    “等等,等等,碧雪,我被震骇到脑子唬呆了。让我静一静,让我静一静。”岳川渊在手机另一头,一脸骇然,更讥诮武开共是猪头,在一个女孩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还有脸当说客,给天下男人丢脸。像是平静了一下,岳川渊才开口:“这样,碧雪,你明天把字据复印几张,先把这事捅到院长面前,然后再捅到纪委、监察局去,这种人渣绝对不能让他优哉游哉、高高在上当行政科副主任,估计他就是靠那个肥婆才当上行政科副主任。”

    姐夫,你是个人精。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穆碧雪芳心窃喜,默默赞姐夫一句。

    很听姐夫的话,第二天上午上班,繁忙一刻过后,穆碧雪对护士长打个招呼:“护士长,我有急事去找下院长哦。”

    找院长,她找院长干么?护士长心头掠过一道阴影。

    院长办公室好像在开会,有好几个人,穆碧雪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武开共的字据往顾木赐面前一递:“院长,昨晚上有领导跑到我家拿他的官位威逼我,你得给我做主。这是证据。”

    顾木赐在看武开共字据当儿,穆碧雪已经悄悄出去。

    “无耻,笨蛋,草包。”顾木赐看完字据,气得头顶冒烟,一掌把字据拍在办公桌上。

    办公室的几个人是副院长、办公室主任,大家见顾木赐如此发怒,不知是什么事,面面相觑。当顾木赐把武开共的字据给大家看后,大家同样是又气又好笑,天底下竟然有这等的猪头。

    铁青着脸,顾木赐愤愤道:“陈栓重呐陈栓重,你行,把久依医院名声闹响了,尽是养一群蠢猪。”“大家顺便讨论一下怎么处理武开共吧——”

    “没啥好讨论,直接开除了事。”一个副院长勃然大怒,他一直和陈栓重面和心不和,当年力推他属意的人选当行政科副主任,无奈陈栓重是院长,权力压过他,武开共当了行政科副主任。

    另一个副院长比较沉稳:“先把武开共叫来,问清事情,再作决定。如果属实,我的意见也是将他开除。这样的人留在医院,只会败坏医院的风气。”

    正襟危坐的顾木赐内心惶恐,对武开共下手,他投鼠忌器,毕竟得过胖老板的好处,一旦闹起来,鲁英莲护着武开共,他也被牵扯进去。这时,顾木赐很后悔自己一时贪小便宜,又感到穆碧雪就是医院里的一只豪猪,谁碰谁倒霉。

    突然第二天县纪委、监察局介入此事,顾木赐大喜,忙把武开共这个烫手山芋扔了出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奸情一暴露,身败名裂,把鲁英连气到吐血,她想不到武开共会是如此窝囊又愚蠢,偷偷把他叫去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是在鲁英莲跟前,武开共不窝囊也不愚蠢,在穆碧雪跟前窝的火发泄一通:“你不窝囊,你不愚蠢,你自己找那个大魔头,怎么就不能把事情摆平?她肯定在你老公被抓进去时,有跟踪过你,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我们俩的事。我不写字据,她要当场砍下我的手脚,然后报警说我要强奸她,我敢不答应吗?”“全是你。不是你,我会被开除,老婆会闹得跟我离婚?”

    “好了。”鲁英莲大吼一声:“离婚就离婚。大不了,老娘我跟你过日子,总行了吧。”

    鲁英莲这话一出,武开共暗暗偷乐,因为鲁英莲也只是胖了点,他老婆远远没她漂亮,又是一个飞机场的胸口。

    暗暗偷乐同时,武开共又假装好心警告鲁英莲一句:“你以后别去招惹穆碧雪那个大魔头了,她武功厉害。那天晚上,我想趁她不备夺下她手上菜刀,结果被她摁倒在地上动荡不得。”

    遇上好运气了,穆碧雪因为武开共在鲁英莲跟前标榜自己不窝囊不愚蠢,把她夸成一个剽悍女孩,躲过了一劫,因为鲁英莲是个妒嫉心报复心非常强的妇女,名声这么一败,她早已有对穆碧雪毁容的心,武开共这么一说,她害怕了。

    这件事倒也触动了一个人的神经,他就是三十八岁的院长助理——阮纪飞。

    自从穆碧雪实习的时候,阮纪飞即爱上了秀气、清纯又有着魔鬼身材及天仙美貌的穆碧雪,但是他这个人非常的自负、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年龄轻轻已经是院长助理,那可是院长的潜力股,因此不动声色接近穆碧雪,要叫穆碧雪倒追他。

    中午在食堂吃饭,阮纪飞头一回不再挨着穆碧雪,武开共这件事叫他心头感到恐惧、害怕,觉得穆碧雪太爱逞能出风头,爱钻牛角尖跟人轻劲。这个世道,有几个男人不偷腥,有几个当官的不搞权色交易?都像她穆碧雪一样,还不天天闹得鸡飞狗跳。要是娶了她穆碧雪,那还不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

    然而,没三天光景,阮纪飞就不行了,穆碧雪这个开心果、活宝,已经牢牢箍住他的心。每次一见到穆碧雪,阮纪飞的心就痒痒着要蹦出来,恨不得马上搂住穆碧雪,把手伸进她的胸口,去感受那两座挺拔、傲人、圆润的高耸山峰的美妙……

    第五天吃晚饭时,阮纪飞又挨着穆碧雪,无话找话地说:“穆大女侠,你天天吹牛什么农夫小情侣的田园生活,我星期六要去你家看看你那个菜园到底栽了几棵长不大的菜,哈哈哈……”

    根本没有看出阮纪飞的心事,这时,穆碧雪风趣道:“阮助理,你还是别看了。看了,万一你要当农夫小情侣助理,我和乔医生中间安插不下你这个第三者,也没法给你发工资,还要你天天去挑粪便浇菜,会把你一身的艳运薰掉,你这辈子只能当宅男,娶不到老婆,我有点对不起你爸、妈哦!”

    “哈哈哈……”大家喷饭大笑。

    在大家大笑声,阮纪飞难堪得差点钻桌底,大半天了,他也找不出话回应穆碧雪。做贼心虚,阮纪飞只感到穆碧雪这话中有话,并不是一句开玩笑,难道是看出了他的心事?心头说到这里,阮纪飞又是一震,听穆碧雪这话中有话,难道她真的跟乔利峰谈恋爱了,暗示他不要当第三者?

    星期六晚饭之后,阮纪飞跟乔利峰去了。

    先前一步到家,听到敲门,穆碧雪打开门,闪出来:“走吧,阮助理,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小菜园。”穆碧雪并没有让阮纪飞进她闺房坐坐,叫阮纪飞心头非常不愉快,他此番来的目的就是要与她穆碧雪正式单独谈心,叫她穆碧雪感受他的魅力。

    三个人上了四层楼,穆碧雪眼睛放亮,指着那些菜,兴奋道:“看到了吧,阮助理,这些菜全是乔医生栽的,一个月后就可以吃了,绝对是绿色蔬菜。”

    心不在菜上,阮纪飞转过身,指着另一半空地问:“这边的怎么不栽菜?”

    嘻嘻嘻嘻。穆碧雪欢喜地说:“这边一半是果园。要先把果树栽下后,再栽菜,综合利用起来。”“怎么样,阮助理,有没有意愿入股一份?”

    “哈哈哈……”阮纪飞也被穆碧雪的天真逗笑了:“你以为你这是飞机场啊,碧雪,这么一块地盘还叫我入股。”“要不要我去帮你弄些果树苗?”

    “不要的啦!”穆碧雪萌萌的嘴唇一撅:“已经贵人帮我买果树苗哩!”

    小小的菜园、果园,看的,阮纪飞心头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租穆碧雪的房子,否则着话,和穆碧雪一块栽菜、栽果树,没感情的话,也会碰出爱情的火星。

    天色微暗了。

    走进乔利峰的房间,聊了几句,穆碧雪笑吟吟地说:“你们两个大男人聊吧,我今天很困,先去睡了。”

    随着嗓音落地,一闪身,穆碧雪已在门口消失倩影。

    见状,阮纪飞肺气炸了,当着乔利峰的面前,脸色刷地臭了,心头咒骂——穆碧雪,你以为我真的是来看你的狗屁菜园吗,我就这么叫你不待见,连个单独热络感情机会,你也不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