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穷途陌爱 > 章节目录 第6章 艺高胆大白衣天使
    一秒记住【谷粒网 o】,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防着身后一对阴险的眼睛,正盯着她,穆碧雪前脚刚迈出病房,心里甜滋滋的,热血沸腾,自己不过是举手之劳帮病人买一下饭菜,人家却是对她感激涕零。

    心情澎湃回到租房,穆碧雪已经拿出手机要给姐夫打电话,一想,姐夫上班很累,中午不应该打电话打扰他午睡。

    下午没班,穆碧雪一直睡到四点钟才起床。洗了脸,穆碧雪便打电话给姐夫,告诉他,她今晚上上半夜的班。

    一听说小姨子上夜班,岳川渊的心蹦到嗓眼上了,他一直很担心穆碧雪这个小姨子,所以三头两头即要给她打一次电话。一开口,岳川渊即第一句话担心问小姨子,这两天李茶作那个人渣有不有去骚扰她?

    “没有,姐夫。你放心吧,他一来骚扰我,我会马上给你打电话,姐夫。”“半夜下班后,我坐黄包车走后门的路,鬼也不会知道。嘻嘻嘻,我是好人,老天爷会保佑我的。”说到自己是好人,穆碧雪想起了赵丽英,于是很幸福很自豪地娓娓谈起她与赵丽英之间的事……

    狼的警惕性一下叫岳川渊警觉起来,心头一骇,恐怖地对小姨子说道:“碧雪,你可千万别轻易相信人。李茶作那个人渣没有来骚扰你,说明他有大阴谋。你刚才所说的那个赵丽英,会不会就是他鸡店的鸡,故意要接近你,取得你的信任?”

    “啊!不会吧,姐夫,你可别吓我。”穆碧雪一声惊叫。

    担心小姨子落入恶人圈套,没有那回事,岳川渊也当有了,于是加重语气:“这几年,我什么样的怪事都见过,再血腥、心狠手辣的事也见过。”“碧雪,你别太轻信人了,突然冒出一个女孩对你这么亲热,又仅仅只是一点胃病,一个青年人,还是个打工的下乡女孩,会去住院吗?这事,十有八九就是李茶作那个人渣设下的圈套,你千万千万别上当了。”

    经姐夫这么一说,仔细一想,穆碧雪也惊吓出一身冷汗:“姐夫,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傻。”

    “还有,你要随时注意洗脚城的事,一有什么事发生,你立马告诉我,哪怕你正在给病人打针。”岳川渊像是天塌一般。

    被姐夫搞的一头雾水,但是穆碧雪相信姐夫,事情真要被姐夫说中的话,太可怕太恐怕了,人心险恶啊!

    在街上吃了晚饭,离上班尚有半个钟头,穆碧雪也不逛街,提前去去班。

    当穆碧雪人刚在护士站前一现,正准备打电话的卫清清一瞅见她,如遇救星,慌忙放下电话,惊喜叫道:“碧雪,你可真是我的救星了啊!”穆碧雪笑呵呵的:“是不是急得约炮啊?”“约你的头啊。”卫清清嗔怪一声,急地说:“我刚才丢人了。来了一个八十七老太,是我接手的,我找不到她的血管,她们几个也和我一样。这不,急得刚要给你打电话,叫你赶来救场呢。”

    噢一声,穆碧雪和卫清清来到37床,病人家属正在发牢骚。

    高手到场迎刃而解。穆碧雪这一回却是遇到了对手,病人右手换左手,左手换右手,五、六回了,也没找到血管。最后一招,穆碧雪叫病人握着拳头,她在其掌背上拍了有几分钟,血管这才显现出来,可是又卡住啦,扎了三针也未能扎进血管里。

    “清清,你去拿枚婴儿针来。”穆碧雪只好放弃。

    婴儿针一到,穆碧雪一钟见血,总算是松口气了。

    激动的,卫清清泪珠闪动,两个人走出病房,她连声感谢穆碧雪:“这是我当护士以来,遇到的第一例最难打的血管。太谢谢你了,碧雪。以后,你就是我师父。”

    呵呵呵。穆碧雪被卫清清逗笑:“还师父呢,你不老要我给你顶班,我已经阿弥陀佛。”

    唉叹一声,卫清清无奈地说:“还好有你了,碧雪。我老妈那腿痛一发作,没我在,她痛的满地滚。”

    “去大医院看看,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穆碧雪很同情卫清清,她也只是在顶班这件事上帮帮卫清清了。

    卫清清苦着脸:“去大医院看,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呐。”“我要下班了,大美女。谢谢你哦,我明天请你吃烧烤。”

    “快滚吧。别想糟蹋我的胃。”穆碧雪戏谑地朝卫清清嗔怪一句,推着护士车朝另一个病房走去。

    忙了一阵子,回到护士站,穆碧雪屁股尚未坐稳,赵丽英便朝护士站走了过去,远远的就嘴甜地打招呼:“姐,今晚上是你上夜班呀——”

    嗯一声,穆碧雪朝赵丽英点一下头。等赵丽英到了服务台前,穆碧雪看似平时聊天,问赵丽英是在哪个饭店打工?没防着穆碧雪会怀疑她,赵丽英不假思索,脱口说是在车站那边的一个小店饭。太好了。穆碧雪高兴的不得了,说她过几天要回乡下看望父母亲,到时一定去看看她赵丽英。

    穆碧雪这一说,赵丽英立即紧张的额头浸出细密汗珠,慌张说道:“这,这,这……”“我可能不在那个店饭干了,姐。那个饭店的老板抠人。”

    诡秘地鄙视瞄一眼赵丽英,穆碧雪说:“老板抠人,你就炒他鱿鱼,宁愿去工钱少点的饭店干。”“嘿,你是哪个村的呀,丽英?轮到我的假期,我跟你去你家玩玩。”

    停了好大一会儿,赵丽英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外省的,不是久依人,姐。”

    “噢——”穆碧雪抬头逼视赵丽英,意外地嘣出一句:“难怪有好几个病人家属说,你是李茶作那个鸡头鸡店的鸡。”

    “你别听人家瞎说,姐,我怎么可能是鸡。”赵丽英慌张的脸色跑色,眼睛惶恐不敢正视穆碧雪:“姐,我回病房休息了。”不等穆碧雪回应一声,赵丽英就慌里慌张逃回病房。

    姐夫,你神马啊!赵丽英这个贱女人果然是那个人渣鸡店里的鸡。穆碧雪一掌拍在案桌上,蹦起,痛恨的牙关咬地嘎嘎嘎作响,大骂,做鸡的破鞋,还有脸在我面前假装淑女,想害我,明天看你还有什么脸在医院病床继续躺着装死。

    仇恨不过,穆碧雪当下就给姐夫打电话,把刚才对赵丽英的试探,一五一十对姐夫说了。

    “姐夫,我真想现在就报警,叫她被抓起来。”一想到自己居然被骗,穆碧雪心里非常不平衡,恨的咬牙切齿,只想划开赵丽英的胸膛,看看她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胸藏大智,岳川渊安慰小姨子:“你报警也没用。那个人渣公安局里有人。公安局没人的话,他的鸡店开不下去。那女的充其量也只是做鸡的,不是主谋,跟她计较没意义。人心隔肚皮,以后别轻信陌生人。”

    “知道了,姐夫,我先忙去了,等下下班后再打电话给你。”等姐夫嗯一声后,穆碧雪这才挂了手机。

    下半夜是林茹月的班,穆碧雪对她悄悄地小声说着什么,但见林茹月一脸错愕,掩着嘴儿惊叫:“不会吧,碧雪,她真的是鸡,我的妈哟,真贱。”“你放心吧,碧雪,我会注意她行踪。”

    俗话说:月黑杀人夜。

    当穆碧雪下班前脚一离开医院大门,躲在病房里一直偷窥她动身的赵丽英后脚也走出病房。

    刻不容缓,林茹月马上给穆碧雪打电话。

    此刻,穆碧雪正上一辆黄包车。

    一接到林茹月电话,穆碧雪改变主意,对司机说道:“师傅,去夜来香洗脚城,开快点,但不要在洗脚城门口停车。”

    十几分钟后,穆碧雪在离离洗脚城五米远处停车,然后她往前找了一个隐蔽地方藏起来。

    也就是十来分钟光景,赵丽英也坐着一辆黄包车到来,下车后,她轻车熟路地消失在洗脚城里。

    做贼心虚。先前六点多钟时,穆碧雪对她的试探,赵丽英明白穆碧雪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回到病房,她是越想越害怕,感觉脊梁骨一阵冰凉,担心穆碧雪暗中给她下毒药。

    这个时候也是鸡店生意最好的时候,李茶作正在招呼着生意,突然看到赵丽英深夜回去,大为恼火。刚要发火,却看见赵丽英朝他使眼神。于是,两个人偷偷摸摸躲进房间里,赵丽英惴惴不安地今晚发生的事对李茶作说了。

    心头恐慌,李茶作表面装作安静,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想了许久,一脸狰狞凶恶,咬着牙关仇恨道:“这个又穷又贱女人看起来并不傻啊。你明天不要出院了,过两天再说。她现在仅仅是猜测你是做鸡的,并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要是你明天就出院,她更认定你心中有鬼。”

    “我害怕她会暗中给我下毒药。”赵丽英吓得脸色都苍白了。

    “放心,她没不敢那样做。”李茶作心头恐惧不安,感到穆碧雪这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也还真害怕穆碧雪在药里下毒,却还嘴硬劝说赵丽英,“她只猜测你是做鸡的,根本不会知道我们两个人的事。看来,她是不会再相信你了,我另想办法,你后天出院。”

    也只好这样了。赵丽英惴惴不安地还是回医院。

    见赵丽英从鸡店出来,回医院,穆碧雪也打道回府了。

    一回到租房,穆碧雪有说不出兴奋、欢喜,马上给姐夫打电话,告诉今晚的大收获。

    谁虞,岳川渊一听说,雷霆大发,怒斥小姨子:“你是不是吃了豹子,你一个女孩家也敢这样做,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你说?”

    委屈的,穆碧雪泪水都挂在眼角了:“放心姐夫,我不会有事,下次不莽干了。这事,我还必须要报警,把李茶作这个人渣揪出来,暴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背后跟人合谋要害我,不能叫他躲在背后偷偷摸摸下毒手。”

    惊出一身冷汗,岳川渊怔怔的半天不醒悟,他今晚总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小姨子,她不是凡人,是仙女下凡投胎的,竟然有如此叫人心惊骨折的胆识、大智慧。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穆碧雪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到病房看看赵丽英在不在,她今天要亲眼看看赵丽英是如何被警察押走?

    毕竟人家穆碧雪与她无冤无仇,这几天又如此照顾她,当赵丽英一瞧穆碧雪今天这么早到病房,惊慌的脸都走色:“姐,今天,今天,今天——这么早啊——”

    俏脸一沉,穆碧雪讥笑、挖苦道:“赵丽英,别叫的这么恶心,收起你这一套鬼把戏吧。你回去告诉你们的鸡头——李茶作这个人渣,是个男人的话,就站出来与本公主明刀明枪的干,别偷偷摸摸躲在背捅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