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生灵系统 > 章节目录 第330章 洗礼
    这是什么话?何时拿药当饭吃了?每天都吃饭好吗?丘少冲真不服了,说道:“此言差矣!我吃过丹药,我不否认,但是并不多,吃多了也没用。”

    “那你一个劲的炼药,还借钱炼药。”庄夫人坚持自己的观点。

    “我……”丘少冲不得不驳斥,顺便自吹自擂,“其实我靠的是资质,老实说我的修行资质还不错的,比普通修者好。”

    “小漓才叫资质好,不吃药也能快速升级,你?差太远。”庄夫人实话实说。

    “跟小漓相比,天下有资质好的吗?”丘少冲一笑。

    “不说你了,你皮厚。”庄夫人淡淡回道。

    “……”丘少冲一时无语。

    “我……我已经是……聚气境中期了。”祝鹤低声说道。

    “恭喜恭喜。”丘少冲笑道。

    “唉!夫人说的对,若不是被附身,我……我资质不行的。”祝鹤叹道。

    “资质不行,靠奇遇啊!”丘少冲回道。

    “所以说,祸福难料。”庄夫人平静说道。

    “哪来的祸?是好事啊!”丘少冲不同意。

    “你说话不过脑子的吗?”庄夫人质问。

    “……说我?”丘少冲愕然。

    “不是你是谁?你东拉西扯什么呢?”庄夫人不悦。

    “好吧,说正事。”丘少冲板起脸,“夫人,你说的办法,是什么?”

    祝鹤竖起耳朵,一脸期待的望着庄夫人。

    “凶兽的终极目标,就是变妖,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不会因为任何缘故而转移。”庄夫人发话了。

    “怎么变妖?嗑药吗?”丘少冲提问。

    “有很多方法,主要靠自身的修炼,跟修者类似,不过,还有一种很简单也很粗暴的方法,可以很快变妖。”庄夫人回答。

    丘少冲和祝鹤在听着。

    “那就是,接受特殊妖气或妖血的洗礼。”庄夫人揭晓答案。

    “洗礼?”丘少冲重复着。

    “如果某个半妖想变为真正的妖,接受洗礼是唯一的方法,也是必备的工序。”庄夫人解释着。

    “半妖?”丘少冲一惊。

    “半妖原来是人吧!为什么要变妖?不是应该想办法变回人吗?”祝鹤诧异。

    “变不回去。”庄夫人简要答道。

    “……好惨。”祝鹤脸色一白。

    “变妖有什么好处?”丘少冲咳嗽一声。

    “提高实力啊!半妖不变妖,就卡在聚气境巅峰了,永远升不上去。”庄夫人回道。

    “……也就是说,筑灵境往上,就没有半妖了,全是妖?”丘少冲推断。

    “嗯?”庄夫人不是很理解。

    “我是说,筑灵境或更强的修者不用担心变半妖……是这样吧?”丘少冲又道。

    “这些人要担心别的事。”庄夫人点头。

    “什么啊?”祝鹤问道。

    “被妖迷惑什么的。”庄夫人笑了笑。

    “或是被妖附身?”丘少冲顺嘴说道。

    “对。”庄夫人回道。

    “洗礼的成功率是百分百吗?”丘少冲立即转移话题。

    “当然不是,大概是百分之五十。”庄夫人答道。

    “洗礼不成功的……”丘少冲试探着说道。

    “会死。”庄夫人接着道。

    “风险很大啊!”丘少冲感叹。

    “收益也很高。”庄夫人提醒。

    “高什么?拿生命做赌注……不划算。”丘少冲不认可。

    “凶兽无法抗拒自己的本能,你饿了不能不吃饭,你困了不能不睡觉,凶兽到了五十级,不能不想方设法的变妖。”庄夫人解释。

    “夫人的意思是……”丘少冲沉吟。

    “去接受洗礼的地方,将祝鹤体内的蝴蝶……引出来。”庄夫人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祝鹤呼吸顿止,她直起腰,瞪着眼,觉得这个办法……不太靠谱的样子。

    “……”丘少冲看了看祝鹤,“蝴蝶,五十级了吗?”

    “不确定,谁也不确定。”庄夫人缓声道。

    即是说,祝鹤抱着一颗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丘少冲倒吸一口凉气,良久,才说:“祝鹤才聚气境中期……要不等一等,等她……聚气境巅峰了,再……”

    “等什么?等……她跟蝴蝶是一体的吗?”庄夫人冷冷提醒。

    丘少冲不说了,瞥见祝鹤脸色很差,连忙说道:“这方法好,我觉得可行……那么,在哪里接受洗礼呢?”

    庄夫人侃侃而谈:“五环岛的五环区,中心有一片湖……那不是湖,是妖气妖血的混合物,是通往妖界的门户……很多五十级的凶兽通过长期修炼却跨不过面前的坎,只能孤注一掷,往里一跳……活下来就是妖,死掉了就变为湖的一部分。”

    “哦,哦。”丘少冲表情僵硬。

    祝鹤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安静了一会,庄夫人又说:“不到五十级的凶兽也能跳湖,只不过,变妖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也不是百分之零。”

    “这也行?”丘少冲吃惊。

    “对。”庄夫人回复,“当然,不是五十级的凶兽恐怕很难顺利抵达湖边,会被五十级的吃掉。”

    “那我们……”丘少冲瞧着祝鹤,征求对方的意见,“祝鹤,你……你怎么说?”

    “我……我没想好。”祝鹤很慌,头也不抬。

    “慢慢想,不急,有的是时间。”丘少冲打了个哈哈,试图缓和凝重的气氛。

    “我有点晕……头晕,我……我想休息。”

    说着话,祝鹤站起身,始终低着头,忙乱之间,踢倒了腿后的木凳,她弯腰扶起,快步走回了自己屋子,关门,再无声息。

    丘少冲和庄夫人都不说话,一同沉默,两人坐着,想心事。

    中午,小漓和阮软回来了,她们俩用眼神询问丘少冲,丘少冲则用眼神回答。下午,丘少冲出城找白庄主,再待下去他要窒息了。

    “阮公台死了?”白庄主小吃一惊。

    “嗯。”丘少冲有气无力。

    “你很伤心啊!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白庄主以为丘少冲因为阮公台之死而颓丧。

    “信仰呢?”丘少冲懒得解释,问别的事。

    “你找他有事?”白庄主问道。

    “现在他能附身谁?”丘少冲疑惑。

    “随便找个教众。”白庄主理所当然。

    “喊信仰,我有事找他。”丘少冲也不在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