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生灵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04章 吃午饭
    丘少冲想起了天地春风暖,那个什么恢复青春的花,该不会是炼制“天地春风暖”所需的药材之一吧?

    他没有兑换丹方,不是很肯定。

    “也有人说,不是花,是果实,吃了就能恢复年轻态。”段慎接着叙述。

    丘少冲不置可否。

    “你信吗?”段慎饶有兴趣的问丘少冲。

    “我……不信。”丘少冲摇头。

    “我也不信。”粉衣女立马附和。

    “哈哈哈哈哈!”段慎开怀大笑,“其实我也不太信,但是宁可信其有,找一找,又不会少块肉,对吧?万一找到了呢?”

    “祝你好运。”丘少冲只能这么说。

    “谢了,兄弟。”段慎笑道。

    是时候吃午饭了。

    粉衣女摸出一块鸡蛋型石头,表面光滑,色泽灰暗,鸡蛋石一边是小头,一边是大头,中间有裂缝,分为上下两部分。

    她握着鸡蛋石的小头一扭,咔!石头的上半部旋转了半圈。她扒开地面的碎石,挖出一个小洞,将鸡蛋石放置其中,大头朝下,固定住。

    这是在干什么?丘少冲好奇万分,目不转睛看着粉衣女的一举一动。

    段慎再一次暗自点头,丘兄弟实乃性情中人,逮着美女猛看啊!

    鸡蛋石一半在洞里,一半露在外。

    粉衣女感觉到了丘少冲的目光,不急不恼,有意炫耀,她猜测丘少冲没见过鸡蛋石、更不清楚鸡蛋石的作用,便开始装神弄鬼,眼睑低垂,口中念念有词。

    段慎奇怪了,干嘛呢这是?

    老钱同疑惑,开蛋啊!等什么?

    粉衣女抬了抬眼皮,不经意的扫了丘少冲一眼,见对方一副不明觉厉的神情,心中好笑。

    她不再耽搁,伸出右手食指,从半空中缓缓落下,点在鸡蛋石顶端,喝道:“开!”

    咔咔咔!咯咯咯!

    伴随着一连窜脆响,鸡蛋石的上半部快速展开,就像孔雀开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展出一张放于地面的石制圆桌面。

    粉衣女适时后退,不妨碍石桌的延展。她时刻关注着丘少冲的表情变化,丘少冲一惊叹,她就忍不住高兴。

    丘少冲真是长见识了,看似是石头,其实是石桌,话说,这么大的桌子,怎么缩小为蛋的?神奇!

    石桌的颜色较黑,边缘有装饰花纹,很贵重的样子。

    “先点菜吧,少主。”粉衣女盘膝坐在桌边,恭敬说道。

    丘少冲一怔,这里荒郊野外,去哪点菜?

    “你坐那里不硌吗?”段慎问道。

    粉衣女坐着碎石地,回道:“我不硌,少主点菜,吃什么?”

    “不行不行。”段慎一个劲摇头,站起身,让出自己的位置,“你坐这,那里太硌了。”

    “啊?”粉衣女难以置信。

    “少主你坐吧。”老钱按住段慎的双肩。

    “我怎么能抢少主的位子?”粉衣女失笑,她觉得少主有点不正常。

    段慎想给丘少冲和粉衣女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他也明白粉衣女不可能坐他的位子,只好坐下,说道:“找块石头,垫在下面。”

    这样一来,丘少冲不好意思不让位了,此主仆三人坐一起吃饭,他待一旁看着不太好,还是走吧。

    “你们吃,我走了。”他起身告辞。

    “哎哎!别走啊!兄弟。”段慎急忙跳起来挽留。

    “你们吃你们的吧!”丘少冲坚持要走。

    “一起吃,相逢一场也是缘分,吃一顿再走!”段慎拍着胸脯,“我请客,想吃什么尽管点!”

    丘少冲推辞不过,又坐下了,可是点什么呢?水煮鱼?对,旁边有河,河里有鱼……

    粉衣女找了几件衣服叠起来垫在碎石地上,坐着还蛮舒适的,说道:“少主先点。”

    段慎看出来丘少冲不懂石桌的作用,拍了拍桌子,说道:“桌子内部有传送阵,兄弟,你想吃什么你说,让那边的厨子现做,做好了传过来。”

    还能这样?有钱人啊!很会享受啊!出来游山玩水跟下馆子似的!丘少冲张了张嘴,说道:“我……我不挑食。”他不知道点什么。

    “哈哈!我也不挑。”段慎笑道,“这样吧,我来点,不合你胃口再换。”

    当下,他说出几样菜式,有荤有素,还有汤。

    粉衣女用炭笔记录、写在纸上,把纸条丢在桌面,发动传送阵,纸条消失。

    等菜。

    丘少冲试探着问道:“兄台是开酒楼的?”

    “不是。”段慎微笑摇头。

    他一拍手,说道:“先来一壶酒,边喝边等。”

    “什么酒?”粉衣女问道。

    “嗯……玉香酒。”段慎回道。

    很快,一壶酒传送至桌面,还有两盘凉菜和四个酒杯。

    粉衣女拎起酒壶,斟满了两个酒杯。

    “你们也喝,客气什么?”段慎招呼着。

    粉衣女笑了笑,斟满了余下的两个酒杯。

    总共四杯酒。

    段慎端起酒杯,说道:“来,兄弟,喝!”他仰脖子喝光了。

    老钱也喝了。

    丘少冲喝了一半,咂了咂嘴,说道:“好像……好像……”

    “不错。”段慎点头,“酒内蕴含灵气,这是用灵果和香米合酿的酒。”

    灵果是天然生成的果实,生长过程中吸取了灵气,成熟的果实中包含的灵气量丰富,算是灵药的一种。

    丘少冲低头看杯中酒,酒水乳白,他再喝一口,只觉口感醇厚,酒劲很淡,细品之下,还带着一点点甜。

    “美人如玉。”段慎笑了笑,意有所指,“酒也一样。”

    “好酒。”

    丘少冲赞了一句,他很少喝酒,无法分辨酒的好坏,不过有人请客,而且酒又不苦,自然是好酒。

    “好酒就多喝。开胃酒,喝多了也不醉。”段慎夹了口菜。

    粉衣女捧着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喝着。

    过了会,菜齐了,热气腾腾。

    段慎很热情,不停的说:“吃啊吃啊多吃点!”

    丘少冲吃了又吃。

    粉衣女和老钱在一旁看着,等少主吃完了,他们俩才吃。

    酒香、菜香四溢,引来了三个饿汉。

    “我草!吃什么那么香?”一个饿汉受不了了。

    “哪来的酒菜?这里有饭馆吗?”另一个饿汉不解。

    “麻痹的!给我留点!”第三个饿汉直接冲了过去。

    吃个饭也吃不安稳!丘少冲暗叹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