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扎纸人 > 章节目录 第1246章 冲出地牢
    “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这句话犹如惊雷在众犯人的心头炸响!

    他们何尝不想离开这片地牢,去外面呼吸清新的空气,他们身为铁骨铮铮的修炼者,岂愿意被人当成货物一样买卖,做人的奴仆!

    然而……

    他们都被烙了魂,一身修为无法施展,能逃出去吗?

    牢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本能再告诉他们,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跟他走!

    “我走!”有一个犯人举起了手!

    “我也走!”又有一个犯人举起了手!

    这犹如引发了一场蝴蝶效应,随即,又有十余个人陆陆续续举起了手,最后竟然绝大部分的人都举起了手,目光热切的望着孟凡!

    “老伯,你走不走?”孟凡看向了对面牢房的老头。

    “我……”身为天字第一号的老头,犹豫了一下,“要不……也走?”

    孟凡点了点头,挥出一团黏胶,将老头的牢门破开,接下来又用黏胶破开了其他牢房的门,带着一群人,通过长长的走道,向地牢的出口冲去!

    出口矗立着一道紧闭的铁门,其上布满了被岁月侵蚀的痕迹。

    有两个守卫站在铁门外,其中有一个守卫不时的打着哈欠,睡眠不足的样子。

    “兄弟,最近手段宽裕不?”打哈欠的守卫开了口。

    “你又缺钱了?”另一个守卫皱了皱眉,“不是刚发了月奉钱么?”

    “去了一趟百花坊,看上了一个妞……”

    “哎,让兄弟怎么说你,那地方就是个无底洞啊!”

    “借我点好不好,约好了今晚去找她的,不能不讲信用的。”

    “你跟一个风尘女子讲什么信用,哎,嗯?等一下……里面什么声音?”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透过铁门传出,听起来人数不少,两个守卫的脸色顿时变了,各自拿出来一块乌黑的玉牌,和灰衫男子的那块一模一样,同时又拔出刀,向后退了几步,如临大敌!

    在他们的视野中,结实的铁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很快融出一个大窟窿来,里面有数道人影晃动着,而后就有一道人影从窟窿里掠了出来,站到两人身前,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你们好啊!”

    此人自然是孟凡了。

    “大胆!”方才借钱那个守卫狠狠一捏令牌,冲着孟凡厉喝道,“跪下!”

    “好东西!”孟凡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一挥手将守卫手中的令牌夺到手中,笑着端详了一眼,问那守卫道,“这令牌可以控制所有犯人么?”

    “找死!”另外一个守卫挥刀忽地劈了过来,身上散出斩天第二重的修为波动来,两人都有些弄不明白,孟凡怎么不受烙魂令牌的控制!

    “一边凉快着去!”如今的孟凡,岂会将斩天第二重强者放在眼里,看都不看那守卫一眼,只是轻轻一挥手,极寒风流涌动,那守卫动作猛一停顿,竟然在弹指之间变成了一具冰雕,眼球在冰层里惊恐的转动着!

    孟凡见状,握了握冰凉的掌心,在心中自语道:“冰属性,果然很厉害!”

    这时候,铁门后的犯人都趁机从铁门窟窿里钻了出来,将剩下那守卫团团围了起来,目露凶光,一脸狰狞,颇有些越狱犯人的凶狠模样!

    “我问你话呢?”孟凡笑着问那守卫道。

    “这……这令牌是母令,可以控制所有犯人。”那守卫显然是被孟凡霸道的手段吓到了,即便他也是斩天第二重,却是动也不敢动了,生怕被孟凡冻起来。

    “母令?”孟凡瞅了那守卫一眼。

    “对,我们拿的都是母令,给买家的是子令。”那守卫战战兢兢的答道,心里禁不住想着,今晚去百花坊的事情应该是泡汤了。

    “你很听话。”孟凡拍了拍那守卫的脑袋,“将他们的修为都解开!”

    “这个……”那守卫犹豫了起来,显然很是为难。

    “不愿意,那我自己来好了。”孟凡抓起令牌,对着众犯人狠狠一捏,“解封!”

    众犯人身体一震,修为很快恢复如初,一股凶戾的气息,弥散在了空气中。

    那守卫怎么也想不明白,孟凡怎么会使用烙魂母令,瞠目结舌的瞅着孟凡,嘴巴张得圆圆的:“你……你……”

    其他犯人也是一样震惊,弄不清孟凡怎么会用那令牌的,但他们的震惊要比守卫少一些,毕竟在牢房内已经震惊过很多次了,都震惊的有些麻木了。

    老头只是抽了抽嘴角。

    其实,在灰衫男子对鲁志山使用令牌的时候,孟凡早就用灵照法眼瞅过了,更何况他还亲身经历过一次修为解封,操纵这令牌跟闹着玩似的。

    孟凡自然也不会给众人解释这些事情,见被他冰冻住的守卫手中也有块令牌,便一并抢了过来,随手又把那守卫冰冻住了。

    “谢谢这位道友!”

    “大恩大德,此生必报!”

    “还请问道友高姓大名!”

    这时候,众犯人纷纷向孟凡抱拳感谢,神情激动。

    “我叫……”孟凡摸了摸下巴,进城时,他用的是柱子的形象,此时仍旧是,缓缓说出了一个名字:“铁柱。”

    铁柱就是柱子的真名,姓铁,名柱。

    村子里取名字大多都很朴实,但并不意味着草率,里面也有一些讲究,听起来越硬的名字,象征着命就越硬,越好养活,诸如狗胜,铁蛋,犟驴……之类的名字,也都是有的。

    “原来是铁柱道友,幸会!”

    “我等必刻骨铭心牢记铁柱道友大名,也必会回报!”

    孟凡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他帮这些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想借他们的力量,合力逃出去,只有他自己,怕是很难逃顺利逃走的。

    望着一路向地面上延伸的通道,孟凡轻声道:“走吧!”

    “走!”

    “冲出去!”

    “杀他们娘的!”

    众人恢复了修为之后,底气大增,如同一只只出笼的野兽,向地面上飞掠而去,但脚步却是极轻的,孟凡拉住了那老头的胳膊,笑道:“咱们也走吧!”

    老头点了点头,回望了一眼地牢,眼中微不可察的闪出一抹复杂之色。

    没过一会儿,众人便从地下冲了上来,发现外面竟是一片高墙大院,夜色正浓。

    守院的十几个护卫,一看到犯人冲出来的,脸色大变,纷纷挥刀冲了过来,黑袍牢头和灰衫男子更是第一时间被惊动了,从远处的厢房中冲出,同时拿出了烙魂令牌……

    “不要恋战!”

    “快逃快逃!”

    众人见状,齐心合力撞飞了几个护卫,火急火燎的向高墙上掠去。

    稍有耽搁,必会留在此地!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