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扎纸人 > 章节目录 第940章 去祸害南无派吧
    偏殿的窗户很大,光线很明亮。

    欧阳云逸的脸上挂着很清晰的狰狞之色,手中的刀,闪耀着一片寒芒,狠狠向孟凡胸口刺了下去……

    但“咔嚓”一声响过之后,他的自信便跟着那把刀,同时破碎了!

    那把覆着他地玄第四关修为的尖锐刀锋,竟然没能刺入孟凡身体半点!

    碎裂的刀身,像是碎裂的镜片一样,叮当落了地,反射着明亮的光线,带着一丝嘲笑之意。

    “怎……怎么会这样?!”

    欧阳云逸满脸震惊,正要向后退,却见一个拳头在他的视野里急速变大,轰然一声砸在了他的头上,使得他的身形像是坠落的炮弹似的,的一声,狠狠砸落在地!

    悲催的是,还是头着地的!

    鲜血像怒放的花儿一样绽放了出来!

    “哎呀!”孟凡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拳头,“欧阳道友,你没事吧?”

    他心中也有些惊异,自从学了凌玄子老前辈的术法,力道竟然比以前强悍了太多!

    “孟道友,我刚和你开玩笑的,你还真打啊!”

    欧阳云逸迷迷糊糊坐了起来,视野里全是红色,看到的一切都像是刷了一层红漆似的。

    他颤颤悠悠的抬起手,抹了一把密布在脸上的血,却也抹不去心中的惊骇!

    那刀刺不透孟凡也罢了,可以说是皮糙肉厚!

    但他自己都是地玄第四关了,怎么还承受不住孟凡随手挥出的一拳?

    孟凡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刚才的那一拳,就算是斩天强者也得掂量掂量吧!

    欧阳云逸心惊肉跳的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修为已经够厉害了,想不到孟凡竟然又领先了他一大步,好像故意压制着他似的。

    “孟道友,我的伤是不是很严重?”

    欧阳云逸坐在地上,鲜血从额头上的一个小洞里哗哗流出来,看起来就仿佛是一个人形喷泉似的,他用手捂上了,鲜血则又从指缝里流了出来,触感温热。

    “好像是挺严重的。”孟凡走到欧阳云逸面前看了看,歉意的说道,“欧阳道友,我原本也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可没想到你真刺下去了,我就条件反射似的揍了你一拳,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个也不能怪你,是我失手了。”

    欧阳云逸哭丧着脸,欲哭无泪,后悔没能捅一刀子捅死孟凡,下一次一定要找一把结实点的刀,争取一刀就将孟凡捅个透心凉,死的不能再死!

    缓了缓,欧阳云逸见血还是流个不停,都流的有些头晕眼花了,张了张发白的嘴唇:“孟道友,以后咱们见面不能再打架了,伤身体不说,还伤和气,不就是指甲油和卫生巾那点小事嘛,我都听你的,对了,你那里有没有绷带什么的?能不能借给我用点?”

    欧阳云逸眼眶泛着泪花:“血要是一直这么流下去,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孟道友了!”

    “欧阳道友,你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孟凡为难的撇了撇嘴,“遇仙派最近也有些困顿,缺医少药的,你先捂一会儿吧!说不定伤口一会儿就自己干了。”

    “自己干了……”欧阳云逸翻了翻眼皮,一阵晕眩,觉得自己不能等下去了,等血流干了,他也就成人干了,而且这伤口一直在流血,说不定就是孟凡搞的鬼。

    “我去问问苏姑娘吧!”

    想到遇仙派又不是孟凡说了算,于是欧阳云逸虚弱的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当走过偏殿门槛的时候,还差点绊倒了,模样狼狈,孟凡赶紧过去搀扶了一下。

    从背后看过去,两人真像是一对生死与共的热血兄弟,血都滴滴答答的流了一地。

    宴客大殿里,又是另一番光景。

    “好厉害的姨妈巾!”

    “竟然这么能吸水!”

    “简直是太神奇了!”

    在光头僧人的身旁的桌子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片卫生巾,他正一脸惊奇的拿着茶杯,往那片卫生巾上倒水,那茶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已经足足倒了三杯了,那片卫生巾竟然还没有溢出水来,摸了摸表面,依然干爽,忍不住惊叹起来!

    坐在一旁的苏,早已经看不下去了,红着脸尴尬的瞅着一旁,心里期盼着孟凡能赶紧回来,早些把人送走。

    她此刻坐在这里,真是万分煎熬啊!

    过了片刻,又发生了一件事,差点就让她崩溃了!

    “姑娘,你知道为什么这片宝贝贴在头上那么舒爽不?”光头僧人很是认真的看着苏。

    “不知。”苏也不好太失礼,就看着光头僧人说道。

    “是因为……”光头僧人说着话,用手指在那片卫生巾上一蘸,往嘴里一放,吧砸了吧砸,很有成就感的说道,“是因为里面有薄荷!”

    苏顿时感觉神魂有些不稳,差点栽倒在地,急忙用小手紧紧抓住了椅子扶手,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稳住了身子。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孟凡扶着欧阳云逸走过来了,苏如蒙大赦,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诧异,欧阳云逸头上怎么流血了?

    难道他俩真在偏殿打了一架?

    “唔,小逸啊,你头怎么了?”

    光头僧人,看到欧阳云逸头上在流血,兴趣浓烈的问了一句。

    “不……不小心撞了一下。”

    欧阳云逸没敢说是孟凡揍得,只是随口糊弄了一句。

    其实,他也有心求光头僧人帮自己揍孟凡的,但看到光头僧人此时的样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孟凡那卫生巾分明是把光头僧人哄开心了啊!

    若是他此时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来,估计遭殃的还是自己!

    灰心丧气、又血流不止的欧阳云逸,看了一眼苏,正要开口向苏借绷带,却听到光头僧人说道:“小逸,来来,我给你治疗一下,眨眼功夫就好!”

    “谢谢前辈!”欧阳云逸知道光头僧人手段高明,说不定真的能将自己的伤瞬间治愈,赶紧走到光头僧人身前,将额头伸了过去。

    “啪!”

    光头僧人一挥手,将一片卫生巾贴到了他的额头上!

    随即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血瞬间就不再往下流了,就好像伤口瞬间好了似的!

    孟凡见状,嘴唇微张,神情古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苏也是一样,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颠覆,一切都不真实了起来。

    “前辈,您……在和我开玩笑么?”欧阳云逸撇着眼睛,瞅着额头上的卫生巾,面部抽了抽,“我能不用这个东西行么?我把衣服撕开缠头上好不好……”

    “小逸,我知道你是怕浪费了这等宝贝,没关系的,回头咱们再赚回来就好了,就贴着吧!你看我头上不是也贴了一片嘛!”光头僧人站起身,将欧阳云逸的背包,丢给了孟凡,有些激动的说道,“孟凡小兄弟,咱俩的生意就这么成了,下次继续合作,呃……这山里面有没有大点的门派?我想带着小逸过去转悠一圈。”

    孟凡闻言微微一笑,冲着苏眨了眨眼,苏当即会意,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前辈,那里,在那十八重山里面,有一个叫南无派的上层门派,底蕴极其深厚,您可以去哪里走一走,您的每一片宝贝,要他们一百万都没问题!”

    “好!小逸咱们走!”光头僧人爽快的点了点头,亲自拎着一包卫生巾,向外走去。

    “孟道友!”欧阳云逸很是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装满财物的背包,对着孟凡一字一顿道,“后会有期!”

    说罢,他拎着大包小包的卫生巾,跟在了光头僧人,快步向遇仙派山门处走去。

    “孟凡,他们两个去南无派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苏并不知道光头僧人厉害到什么程度了,有些担忧。

    “危险的应该是南无派。”孟凡意味深长的说道。

    一路上,光头僧人和欧阳云逸奇怪的造型,引来了众弟子的驻足观望,对着他俩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不时发出窃笑声!

    有偶尔路过的女修看到,红着脸急忙跑开了!

    光头僧人却丝毫不在意,迈着大步,仰着头,很是自得的样子。

    欧阳云逸则将头深深低了下去,都快要低到尘埃里去了。

    孟凡和苏跟在后面一路相送,尽量克制着自己,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严肃。

    待到出了山门,光头僧人突然回过头,看着给他送别的孟凡,挠了挠头,说道:“孟凡,我突然想起小仙子让我给你捎什么话了,她说她……想你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