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您哪位?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阎王殿
    九月份的川蜀依旧湿热,王眉和蒙篆身为修者,早已寒暑不侵,却依旧能够感受到炎炎烈日的炙人温度。

    经过三天两夜,连换了五匹骏马之后,王眉总算坐在了距离江夏郡仅有十里路的官道凉棚内。她此时刚刚坐稳,便有一脸午睡未醒的小二,打着哈欠懒洋洋地问道:

    “两位吃点什么茶?”

    “凉茶两碗,再上一碗凉面。”多年来,蒙篆虽然可以辟谷,但是依旧没有改变的便是对于食物的钟爱,即使在这荒郊野外,一碗凉面的味道不见得有多好,可是他还是按照时下人们的习惯,在晌午之后吃上一些什么。

    “奶奶的!这鬼天气!出门在外的都少!兄弟们的生意难做死了!!”这声低低的抱怨来自后厨,虽然隔得很远,但以王眉和蒙篆的耳力,却丝毫不成问题。

    “别废话!外面那两人看衣着就知道是两只肥羊,你赶紧把吃的茶水端出去!早点儿了结了他们,兄弟也好回去补个午觉!”

    显然,后厨里并不是只有小二一人渴睡。王眉好笑地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的蒙篆,果然见他嘴角抽了抽,这一路行来,虽然只有三天两夜,两人这种情况竟然足足遇到了七八回。不知道该说自己两人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弱还是该说时下人心不古,贼人的胆子和心都偏大。

    “阿篆,交给你了。我倒是不饿,只不过口有些渴,心情有点儿烦躁。你懂得。”

    王眉慢悠悠地吩咐,手中的白光一闪,那个之前小巧的阵盘又被她翻了出来。蒙篆虽然说过他认得道路,可是上路后王眉才知道,蒙篆这厮“认路”的技能,还不如她这未出过建康的小郎。

    当初带着这阵盘,原本是想,万一遇到川蜀迷障,能够为他们引一引路,但是经过第一日的奔波,两人迷路不止三次,路遇栽树的抢匪两拨之后,王眉就果断决定,将这万能的阵盘当成了确认方向的罗盘来用。

    如今再次拿出来,也不过是为了督促蒙篆赶快打发了后面那几个痴心妄想的毛贼,然后来和自己会和罢了。

    蒙篆在见到阵盘的时候,闹上青筋便是一跳。随后携杂着几次带错路的羞愤,王眉只觉身旁一股悍风刮过,随后便是从后厨传来的各种鬼哭狼嚎,一盏茶过后,蒙篆提着之前来给他们擦桌子,准备上茶的小二来到了王眉的面前。

    之前还算面红齿白的小二,此时脸上可算是开了染布坊,青蓝紫色开了一个遍,幸而口齿还算伶俐,三两句话便交代清楚了他们所在的地方,以及想要找他们二人钱财麻烦的扛把子是谁,甚至连这扛把子的住处,王眉都顺道听他描述了一番。

    知道具体情况后,王眉脸上却露出一个笑容,这果然是渴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打她二人主意的,竟然是一个排行老四的头头。据说这排行,是新近江夏郡的几位贼人头头聚会时候弄出来的。

    其中最大的那位,好像叫做景老大?这个“景”字,令王眉颇为动容,“哦?我若想见到这位景老大,谈一笔生意,不知道要该如何联蛇呢?”

    见到一直带着帷帽,一言不发的小女郎竟然开口,声音又如同黄鹂唱歌一样好听,问的还是自己生平的偶像,那被抓住的小二顿时忘了刚刚受的铁拳,青紫交错的脸上竟然现出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景老大也是你个小姑想见就见的?我们四爷想要见景老大,都要有个是不是聚会喝酒,甚至是孝敬的眉目!要知道,景老大那手下的小哥们,可都是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你没见过他们一个个拿刀在马上砍人首级时候的威武模样!!怎么可能随便见你这种小女娃娃?!不过嘛“

    小二哥先是一番肯定说的王眉皱了皱眉头,蒙篆紧了紧拳头,随后小二哥不得已被拿着又磕了磕响头,最终不得不卷了卷自己的舌头,说出的话却依旧没有改之前的倨傲:“这位小姑身段如此窈窕,我们景老大一直孤身一人,想必自荐枕席又由我引荐的话,景老大的手下还是能让你见一见的!”

    他这话说完,自以为给对面的这两个凶神献足了诚意,就等着这两个罗刹开口要他引荐一二的话,结果,迎来的不过是一拳爆头的无痛做鬼之术。

    王眉略带嫌弃地看了看蒙篆青筋暴露,骤然放大的拳头。知道他为了一击致命,运用功法改变了拳头的大尽管一路上,她看了不少蒙篆如今杀人越货的手段,对于这种血腥之气,她依旧还是不适应。

    “阿篆,这五年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王眉一边走过还被蒙篆拎在手上的尸体,一边撇着嘴问道。

    “尸山尸海里,感觉这样最简单快捷。而且我体术已经到了巅峰,需要用一些血气来唤醒下一层的功法。”蒙篆不在意的将拳头在那死去的小二哥身上蹭了个干净,他下手很利落,所以除了拳头上沾了血迹之外,衣衫竟然干净如初。

    “主上,还需要喝口茶润润喉不?”

    王眉嘴角抽了一抽,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喝进去什么就有鬼了!王眉心下对于蒙篆杀人灭口的行径倒是没有什么不满,只不过,下次杀人的手法能够不那么血腥就更好了。

    王眉心底腹诽着,再次跨马前行。既然知道了那所谓四爷的住处,她不去好好叨扰一番,又怎么能够对的起她这次扰乱川蜀的目的?

    “叩叩叩“的声响在午夜大宅外响起,透着令人心寒的诡异。

    “谁大半夜的吵醒老子?不想活了是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门房打着不甚光亮的灯笼摇摇晃晃地从小门探出身子来,一边大声嚷嚷,一边向四下看去。

    “哦?这是什么地方?“

    从脖子后面传来的女声仿佛自带清凉,在这即将入秋的夜里,活生生地令这门房打了一个寒颤。不过,这门房也不愧是山匪出身,手中灯笼一晃,三角眼里凶光爆闪的同时,未曾执灯的左手便是“啪啪啪”三声,敲得门板声声作响。很快便惊起了院子深处沉睡的众人。

    “小娘们儿!有单子半夜来吵爷爷美梦,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夜叩阎王殿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