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您哪位?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两个九纹
    令人窒息的紧张就这样蔓延:寂静无垠的空间,发出汩汩声响冒着气泡的血池,没有尽头的骨桥,神出鬼没的妖风……

    一切的一切都将王眉孤立在了这一处幻境的中央。王眉压下开始狂跳的心,分神此时已经被她收了回来,连虎面钟与廉贞磬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识海,她一点一点迫使自己沉静下来,她想知道,这九纹上人到底要做什么?

    她让自己经历九十九个幻境,让自己充分熟练阵符的使用,给自己机会让自己接触到阵纹的世界,就像是通常意义上的良师益友一般在指点着自己前行,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她说要夺舍自己。

    可是谁见过这样的夺舍?就在王眉仔细周末九纹上人的用意时,寂静多时的血海再次泛起红浪,在王眉诧异的目光中,红浪一波又一波地冲击起骨桥,一次比一次力大,一波比一波势沉。

    王眉站在桥身上,感受着这骨桥在一波又一波的血浪冲击下,竟然逐渐摇摇欲坠起来,她攥在身边的拳头倏然握紧,凤眸一眯,神识便透体而出,形成一柄巨剑,从天而降,毫不犹豫地斩向了虚空的一处。

    就在巨剑下降的一刹那,血浪骤然停止攻击骨桥,反而向上翻卷,刺耳的尖叫从血浪中扑面而来,王眉面不改色地双手结印,一层黑白交错的光罩便挡在了她的面前。

    不再是族佩发出的护体光罩,而是她阴阳之气形成的一层光华流转的薄膜。这层薄膜一出现,她的身体便仿佛被一层气泡包围,随着骨桥哗啦啦地落入血海,她周身的薄膜却带着她乘风破浪,直奔血海的源头处流去。

    一接触到这血海,不知怎的,王眉心底便出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无数的画面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这画面不同于她见过的任何大城,其中的的建筑不是木质,反而像是石制,但却高入云端。

    宽阔的大街上甚至比洛阳的主路还要宽上至少十倍,并行十驾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且其中的人物脚步匆忙,身上的衣服极为怪异,她看到的景象应是盛夏,但是这些人的衣着也未免太凉快了一些……

    即使是她所在的梁朝对于男女大防已经没有那么森严,却也从未见过哪一家的小姑穿着露膝露股的下裳,更不要提露出的一节小腹白花花地在太阳下反射着莹润的属于女子的光芒。

    王眉觉得,作为一个女子,她看到这样的情景都脸上发红,难道这就是血海的最终考验?这样混淆她的心智?动摇她的心念?这个念头一起,王眉便是一声冷笑,再不堪的场景她也已经见识过,这样的又有什么可怕?

    于是,王眉一面被阴阳护罩包围,一面继续随波逐流,向着血海的源头前进。这一路上,她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故事里面,那个有着高大建筑,满地跑着铁质箱盒的世界里,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在和一个男子大声吵着什么,随后那女子气愤离去。

    然而,没等她走远,脚下踩着的高跷便是一顿,随即一声刺耳的摩擦声略过,那女子便倒在了血泊中。随后,那女子的魂魄仿佛飘飘荡荡,无所皈依,充满恨意地看着下方追来的男子……

    画面辗转,还是那个灵魂,竟然一步迈进了玄丠门,这个上古的世界对她来说似是很新奇,随即,她再次遇到了之前见到的那个男人的转世。这一世,这个男人成了她的师兄。

    这个女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竟然女扮男装继承了阵峰的衣钵,随后处心积虑地吸引了那个男子的注意,然而这个男子倾心于她后,她却放弃了报复,反而为他生了一个白胖的婴孩儿。

    再后来,那个男子背叛了师门,上一世的背叛抛弃重演,按说以这女子的烈性,怎么样也会上穷碧落下黄泉去找寻这男子,一剑给他个痛快。

    然而,出乎王眉意料的是,这女子在心灰意冷下,竟然放弃了修炼,不是在师门闭关看书,便是游走在尘世间去寻找徒弟。可惜她对于弟子资质的要求甚高,直到寿元尽殁,也没有找到一个合心意的承接衣钵之人。

    她原本想要坐化,却没想到由于神魂太过强大而被强行留在了人世间,还因为阵峰隐藏的阵法,终年徘徊于小小的石室之间……

    王眉看到这里,若是再不明白她在浏览九纹上人的一生,她也就妄为聪慧近妖的王家十七郎了。不知怎的,看了这样一幕幕的戏剧,作为女子,王眉却只想叹息。

    她虽然不知道九纹上人夺舍之前生活在哪一界,但是却不由感慨,不论在哪一界,哪一个时代,女子因多情含恨而终的实是多数。

    她的感叹未完,周围的空间里却有女子长声诵道: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女子的声音刻骨缠绵,却又带着满满回忆和深情,她的声音飘飘忽忽,最后一句“多情总被无情恼”更是绕梁而不绝,想必这句话才是她想说的。

    王眉觉得这首词妙极,随然平仄合折与她所学不同,却也不失为意境悱恻,很是动人,她刚刚要说什么,却听那女子兀自一声自嘲地笑:

    “呵,我跟你这古人吊得哪门子书袋?这首词是宋代大家苏东坡的蝶恋花,你死之前能够听到后世的佳作也算临死前不虚此生了!”

    声音一落,王眉面前的血海骤然分开两半,只见路的尽头,一座白骨铸成的牢笼里,九纹上人一身暴露衣着,露出她白皙的小腹和双腿,肩膀上两根细绳吊着两块剪裁不多的布料,正一脸桀骜地看着王眉。

    见她这样看来,王眉不知怎的,心底反倒生出一丝怜悯两世为人,却都为情所扰而难得大道,甚至连转世都难安,这是怎样的悲戚?!

    “收起你那副悲天悯人的古人嘴脸!我看着就厌烦!你们这些古人骨子里都是一股清高,实际上还不是各种权谋挤兑,谁又比谁高尚?”

    牢笼里的九纹上人一脸鄙夷,她高高抬起的下巴令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阶下囚,反而像是高高在上的看守。

    “你可以住嘴了。”

    王眉还没有说什么,反而之前念诗的女子声音再次响起,随之出现的,却是一身灰衣的九纹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