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您哪位?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山石
    令人惊奇的是,风蚺原本凝实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刻缓缓又变淡了起来,甚至到了最后,她红色的魂体竟比最低级的幽魂还要透明稀薄。

    “阿眉,阿蚺这是……”临时识海中,郑墨担心地问道。

    “这是她新近领悟的一招,既然鬼修的身体可以随着鬼气凝聚越发凝实,那么自然也应该能够越发稀薄。阿蚺便想到要尝试反其道而行,没想到竟然成功了。便是如今你们看到的样子了。”

    几人了然地点头,这样子在某些时候确实要比凝实的身体行事要方便得多。

    只见风蚺逐渐透明的身体一步跨出,其速度竟然比以往还要快上数倍,转眼便消失在了前方的黑暗里。竟赶在那龙挂回转之前,向洞窟深处奔去。

    “阿眉,告诉风蚺,那块灵石就在前方三十丈远处,右手的一块大石上。”

    卢湛不放心地道。

    “嗯。”王眉应声的同时,识海里风蚺传来了一句:“好了。”

    随着这一声,巨大的龙吸水便仿佛真的被一只龙吸了进去,逐渐由直径五丈缩减为三丈,然后两丈,最终终于缩小到半丈不到。

    其高度也从洞顶逐渐缩小到一人来高。直到它彻底消弭在洞内,王眉才被卢湛背了出来。

    碎裂的山石铺满了洞底,不停有碎屑从山洞顶部掉下来,砸在王眉的背上,引发一片生疼。王眉咬紧牙关,加重的呼吸声却还是被卢湛发现。

    “阿眉?”

    神识中,卢湛问道。

    “无事。”

    王眉的话音还未落,一颗婴儿拇指大小的石块从空中掉下,正砸在了前方蒙篆的背上,砸得他身形一顿。

    趁此机会,卢湛也发现了端倪,他骤然明白了为何王眉的呼吸声逐渐沉重,王眉只觉得一番天翻地覆,自己便被卢湛如同抱婴儿一般护在了怀中。

    “阿湛……”王眉一时面红耳赤,即使她一直没有男女大防的概念,此时也知道,她二人的姿势过于暧昧。

    “阿眉,你还不如我家小妹大呢。”知道王眉的尴尬,卢湛只是灿然一笑,低声与她道。

    “好吧。”王眉听他这样说,故意孩子气得撇了撇嘴,并没有自不量力地继续坚持。毕竟她的身体强度是比不上这几人的,如果真的被砸伤,只能拖几人的后腿。

    “乖!”卢湛满含笑意地促狭道,语调温柔仿佛王眉真的是黄口稚童一般。

    “……”王眉也没有料到卢湛竟然还有如此促狭的一面,一时间不禁怔愣在了当场。

    就在王眉愣神的时候,风蚺的血色身影逐渐显现出来,她手中拿着一块明亮的山石,其上闪烁着黄色的柔和光芒,显然并不是照明用的。

    “这便是灵石?”

    虽然听几人提过,但是王眉却从未见过这修者之间最常见的交易通货。

    “然,这块灵石显然是土属性的。蒙兄应该正用得着。”

    卢湛只看了一眼这灵石,为王眉解释完后,便抬步向前走去,显然并没有接这块灵石的意思。

    王眉好奇地看着蒙篆见那块灵石收起来,心下逐渐对几人分配战利品也有了概念。

    “阿湛,修者的世界都是这样各取所需么?”王眉不禁好奇地问道。修者的世界,她接触的并不多,所以对她来说,到处都是新奇。

    “傻阿眉,我们都是朋友,自己人才会这样各取所需。若是与陌生人一起探宝,自然是要公平分配,出力多者,选择权也会相对大。”

    “原来如此……”闻言,王眉谈不上失望,却多少明白,修者的世界同世俗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其以强者为尊的规则更加**裸而已。

    卢湛的话很明白,实力强,选择权也大,实力如若弱小,便连喝汤的权利都没有。看来,她还没有适应真正修者的世界……

    “阿眉莫怕,有我等护航,你自是不必多忧的。”说这话时,蒙篆的脸上一片诚恳。这些日子以来,蒙篆心头那个跟随王眉的想法越发清晰。

    他自问从来都不是一个屈居人下的修者,但是与王眉相处的这些年,不论是最初的单纯出手相助,还是后来兄妹一般的辛勤照料,或者是现在这样如友如亲一般的相处,都令一向心无旁骛的蒙篆眷恋不已。

    黑暗中,王眉对蒙篆回以一笑,却异常坚定地道:“蒙兄的心意王眉铭感五内,但是,眉亦愿做一顶天立地的丈夫,至少能够坚塑己身。不像如今这样,给你们带来麻烦。”

    蒙篆被王眉驳回,却也丝毫不恼,他知道王眉的性格,一向倔强独立,也正因为此,他才越发希望能够随护左右,无关乎男女之情,反而带了一丝朋友间的欣赏。

    如今王眉因伤被几人轮流护在背上,蒙篆心里也知道她的难堪,如今更是因为落石不得不被卢湛抱在怀里,恐怕这样的刺激,会令她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越发认真的修炼吧。

    不得不说,蒙篆很是期待,几年之后的王眉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阿眉,离洞底还有多久?”似是知道王眉的想法,卢湛岔开之前的话题问道。

    “大概还有三炷香的工夫,我们才能到底。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个点了明灯的人到底在哪?我们这一路上都没有见过其他人,洞底也没有任何迹象。”

    王眉疑惑地自问,她以神识沿着山洞细看,脑中有一丝什么一闪而过,却快得令她抓不住,她一定是遗漏了什么……

    在她凝神细想的时间里,卢湛几人的速度也并没有减慢。很快,三炷香的路程般被几人走过。

    虽然之前听过王眉的描述,但是亲眼看到山洞中的情景,还是令几人背脊上窜起一股寒气。

    宽敞的天然石洞内,密密麻麻地挂着上百白骨做的鸟笼。每一个鸟笼里都用白骨雕成一只鸟的形状,鸟身上坑坑洼洼的,应该是被篆刻上的人名。

    这些鸟笼静静地从山洞的顶端垂下来。无数块五颜六色的灵石将整个山洞装点地色彩斑斓,却透着一股股森森地鬼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