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大千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古药浴
    一处安静的山谷之中,密密麻麻的青竹林就好似一片剑海矗立在大地之上一般,随着微风吹过青竹林,竹叶碰撞在一起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就好像是海浪的声音,听的人都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青石小路之上,陆道右手提着夏飞,他一步步走在石路之上,嘀嗒,嘀嗒,不断有鲜血顺着陆道的指尖低落地面,洁白如玉的鹅软石之上被鲜血浸染,看起来十分的妖异,一直顺着石阶小路走到尽头,陆道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竹屋,但是沿路一路是血迹,蜿蜒好像是一条血龙一般,最后缓缓没入地下,消失不见,显得十分诡异。

    此时竹屋前正摆放着一个铜质的大鼎,那大鼎之上铭刻着无数花虫鸟兽,还有先人尝百草,像是一幅史诗画卷一般,而在那大鼎之下是熊熊燃烧的赤火,赤火灼热,犹如火龙张口不停的吞吐着火精,连带着四周的空气都是燥热如夏日一般,虚空微微扭曲。

    陆道提着夏飞来到大鼎面前,他低头看了大鼎中沸腾的滚水,那滚水鲜红,犹如人血,但是那蒸腾的水雾弥漫在虚空中,闻起来没有一丝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反而是一种犹如毒药的辛辣味,让人闻了都有一种责焚身之感。

    看着在沸水中沉浮不定的九心海棠,七彩牡丹,相思断红肠,奇耳通天菊,水晶血龙参,十色灵芝......如果有人看到这些草药就会惊呼,九心海棠,要知道那可是千年的药草,而且据说这九心海棠还是用九种高阶灵兽的心血浇灌而成的,故名九心海棠,在外面这也是有市无价的一种草药。

    而七彩牡丹更是传说生长在悬崖峭壁之处,非一般人所能找到,生长的环境也是严苛到了极致,必是极湿之地才会生长,相思断红肠,据说是两位相爱的人死去后才会生长,世间难见......这里的每一株草药都价值连城。

    看看自己手中的夏飞,陆道的嘴角才有了一丝笑意,“小子虽然你身受重伤,但是为了锻炼你我也是不得已才这样。”陆道知道,夏飞虽然被封印,但是实力突破那么快,最好还是战斗巩固,这样实力才会显示的更加夯厚,所以便有了这样的试炼,而和罗众交手,也是让夏飞对罗众实力有一个了解,现在双方应该都了解彼此的差不多了。

    try{mad1('gad2;} h(ex){} “说着,陆道眼中闪过愧疚之色,毕竟自己对夏飞实在是太严苛了,如果一个不小心夏飞就有可能真的死在罗众手中,但是最后夏飞还是活下来,想着,陆道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全部的家当都给你熬成药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他直接一把甩起抓夏飞的手,直接把夏飞的身体向着那滚水甩了过去。

    呼,一阵微风过去,夏飞就这个光着直接进入到大鼎之中,那沸腾的滚水直接将夏飞的身体淹没其中,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

    咕咕,血色沸水翻滚,夏飞身体在那沸水中沉浮不定,而陆道看着夏飞也是直接入定,他双膝盘坐在地面之上,双目紧闭开始缓缓养伤,随着他的呼吸,四周的天地元气就好似飓风一般直接从四方八方涌现而来,淡淡的元气雾霭中,陆道的身影变得若隐若现,但是四周的虚空中却有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存在,就好似巨兽沉睡着一般。

    此刻,夏飞进入昏迷状态之中,隐约中夏飞感受到自己全身筋脉中元气枯竭就好似干涸的大地,丹田中一点元气也没有,身体好似失去水分,整个人就犹如到了濒死之地一般,但是突然有着一股股炽热犹如岩浆一般的能量缓缓地流淌在自己的身体之外。

    夏飞心神一动,顿时那些炽热好像是岩浆一般的能量犹如咆哮的洪水一般直接穿透过自己身躯的毛孔直接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那滚烫的能量流淌过自己的筋脉,夏飞就感受到一种久逢甘露的错觉。

    在这股能量之下,之前自己原本满是蜘蛛网一般裂缝筋脉竟然开始缓缓的愈合,随着那股火红色的滚烫能量之下,自己的伤势正在逐渐缓缓的恢复,随着越来越多的力量涌入进夏飞的身体之中,夏飞原本模糊的意识渐渐开始清醒过来,在他的意识之下,那滚滚的火红色能量就犹如泻闸的洪水一般直接涌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自己全身的伤势竟然瞬间愈合大半。

    就这样连续过去了半天,夏飞终于感觉自己全身的暗伤和筋脉全部修复,随着自己的呼吸,夏飞能够感受到那滚滚的天地元气就好似九天倾泻下来的星河一般直接冲刷在自己的身躯之上,自己的实力也在缓缓的恢复,水中,夏飞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渐复苏。

    try{mad1('gad2;} h(ex){}  但是夏飞感受到那股火红色的能量明显还没有耗尽,意识之中,夏飞逐渐将那股能量直接灌注进自己的身躯之中,轰轰,滚滚的火红色能量就犹如岩浆一般流淌进夏飞的身躯骨骼中,他的骨骼就犹如鞭炮一般脆响,噼里啪啦的,但是夏飞咬紧牙关,随着一股股炽热的能量冲刷之下,夏飞原本满是伤痕的身躯竟然开始逐渐变黑。

    一缕缕有黑色的雾气就好似魔气一般缭绕在夏飞的四周四周,随着夏飞身躯四周的黑雾越来越多,最后全部化作成为一条条黑色的玄蛇进入到夏飞的身躯之中,顿时夏飞全身的青筋爆出在夏飞的皮肤之下,犹如扎龙一般。

    而在那晶莹如玉的皮肤之上吗,一缕缕漆黑色的雾气就好似洪水一般宣泄过夏飞的手臂,顿时夏飞手臂漆黑就好似黑曜石一般,咻咻,一枚枚月牙形的弯月烙印在夏飞的手臂之上,使得夏飞身躯表现一种异常强悍的体魄。

    一枚月牙形弯月,两枚月牙形弯月,三枚月牙形弯月,四枚,五枚,六枚,直到第七枚,第八枚,夏飞身躯所在的青铜鼎中的火红色草药正在逐渐减弱,原本血红如血的水正在逐渐变得清澈,而此刻夏飞的手臂正涌动着浓浓的黑雾。

    那黑雾犹如一张张狰狞的鬼脸在夏飞的手臂之上蠕动,一声声凄厉好似鬼啸的尖叫声从夏飞的手臂上蔓延开来,四周的虚空微微扭曲,就连原本闭目疗伤的陆道都是睁开眼睛看着夏飞手臂的浓郁黑雾。

    “想不到这小子体术竟然如此强悍,但是这第九枚月牙可不好凝,就让我来助你一把。”陆道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光,他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随后用手在伤口挤出一滴血,那滴血滴落犹如血钻,晶莹剔透,还带着一丝芳香,血钻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