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明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卷风云动第五十章势如破竹
    一秒记住【谷粒网 o】,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选侍愤怒的表情,完全印证了朱由校的猜测。李选侍是那种只要事关自身利益,胆子就大得出奇的那种人。而且这女人向来强势精明,从来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儿。她当年迫害天启生母无人敢说话,到后来蛊惑光宗将天启交到自己手上抚养,就是其强悍精明的明证。

    如今听到小杯熏香炉不仅事关先皇驾崩一案,而且又是巨毒之物。李选侍压抑多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如今的李选侍像一只愤怒的母狮子,呲牙咧嘴地看着已经崩溃掉的郑贵妃。

    “继亲,如今诸位大臣在此。只要你说出实情。朕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更不会削减你的俸禄。”朱由校趁热打铁道。他很明白一个道理,分化敌人的一个首要条件,就是要抓住痛点,然后一点一点给予利益诱惑。当然,明朝森严的孝亲制度也是他不敢下狠手的原因。

    李选侍沉默了片刻,便起身道:“陛下,当年先皇登基之前,曾允诺要封妾身为皇贵妃。但为大臣阻拦。郑贵妃后来找到妾身,告诉我说,她将想方设法让先皇加封我为贵妃,甚至是皇后。因此让我对于她所做之事,不要阻拦。妾身愚昧,一时听信了她的话。

    后来,先皇病重。妾身数次想要探视先皇,都被时任司礼监禀笔崔文升所阻。先皇驾崩后,这郑贵妃又找到我说,让我挟持陛下,日后便可以两宫听政。更告诉我说,即使事败,她也有办法挽救局势。

    妾身如今悔不当初,如今每日于哕鸾宫中痛泣忏悔,更每日为陛下焚香祷告,祈求佛祖保佑陛下。妾身所言句句属实,还望陛下明察。”

    朱由校闻言,便喝了一口茶,心里已是了然:李选侍当年为了自己的位置,而选择与郑贵妃联手,因而那八名女子才能顺利进入宫中,否则早被剁成大块,丢到郊外喂狼了。只是这两个傻大姐,都不知道香炉乃巨毒之物。可怜光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归天了…

    ………………………………………………………………………………

    “继亲,也就是说,你是知道这小杯熏香炉的?”朱由校继续问道。

    李选侍闻言,看了看郑贵妃又看了看群臣,便抿了抿红唇道:“皇上,妾身实有隐情。当年先皇驾崩之后,曾有一郑贵妃身边宫女,将两个小杯熏香炉交给了我,说是先皇遗物。

    后来妾身移居哕鸾宫,时有难继之日,因而将此炉卖了,这才好与乐安公主换些饭食。妾身是怕陛下责罚,因而说了假话,望陛下恕罪。”

    “对继亲照顾不周,乃朕之责任,继亲无需担忧。郑贵妃,李选侍所言可是属实?”朱由校继续逼问道。

    郑贵妃听后也是点点头,随即又抬头说道:“皇上,李选侍所言,自是很有道理的。当然,如今老妪已是破鼓任人捶,我也就都认了,只是无颜去见神宗啊。”说完,郑贵妃眼中流露出一丝阴毒的光芒。而李选侍也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大变。

    见这郑贵妃话里有话的样子,朱由校思虑片刻后,立刻下令:“今日诸位臣工劳顿已久,就且回家休息。明日早朝在来议政。

    令,叶向高、韩爌、赵南星、田尔耕、顾秉谦、李宗延,王安舜,郑周宗,曹于汴,乔允升及姚宗文等继续留在宫中协助。刑部将阮大铖继续收监,小心看守。锦衣卫持三道金牌,速速押解崔文升及魏忠贤进京。”

    待到大殿内人群散去一空后,朱由校对着郑贵妃和李选侍说道:“刚才人多,现在留在殿内的都是可靠之人。有什么话就说吧。朕想,二位应该也不愿意让一些事流传出去吧。”

    郑贵妃看看朱由校,点点头道:“皇上弱冠之年,能有此见识,老妪佩服。那不知老妪说出之后,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

    朱由校低头想了一下道:“朕不会追究你派遣八女魅惑先皇一事,另外,朕将允诺,待贵妃百年之后,与神宗合葬,以全贵妃之心愿。”

    郑贵妃闻言,眼眶里竟然泛出了珠光。在场的大臣都知道,郑贵妃一辈子都想成为皇后。可一直未能如愿,如今皇上这话,可是将她与神宗的两位皇后并立了,没有皇后之名却有皇后之实。

    留在朝堂上的十一个大臣,都是人老成精之辈,自然明白皇上此话的用意。有些事情,没有妥协,就没有真相。神宗的坟墓里埋上谁,说到底根本与他们无关。这不过是用来和皇上讨价还价的筹码。

    而且皇上如果全力追究郑贵妃派遣八女之事,不知道会牵扯多少人进来,会掀起多大波澜,到时候整个朝廷将会陷入崩溃。一旦事情发生,根本就不是它们这是十一人可以应付的,到时候损害的还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如今有了皇上这话,在场的大臣都放下了心,至少,这事不会再扩大了。不然以后还真不好收拾。不过他们也有疑惑,皇上为何只说不追究郑贵妃敬献八女,却不说郑贵妃敬献香炉一事?难道皇上还留了一手?

    现在得到了皇上亲口承诺的郑贵妃,可管不了那么多,她郑重地向皇上行了一个福礼道:“老妪鬼迷心窍,一时糊涂。不过这让老妪糊涂之人,可来自于一个人的推荐。”说罢,郑贵妃便看向了李选侍。

    ………………………………………………………………………..

    李选侍霎时之间便脸如白纸,一层细密的冷汗,带着一片亮光,就从她光洁的脑门上冒了出来。饶是她再聪明,此刻也没了主意。只剩下手指不停地将衣角绞来绞去。

    朱由校看了看大臣,又看了看李选侍,便说道:“郑贵妃,你直说便是。如果有什么差池,再问问继亲。不要怕辩论嘛,事情越辨越清楚。”

    郑贵妃浅饮一口茶道:“这事嘛得从万历四十五(1619)年说起,当时神宗健在,整日里为辽东战事烦忧而交瘁不已。老妪便想着怎样才能让神宗放松心神。这时,当时还是太子妃嫔的李选侍说,她有一法可让神宗高兴,那就是听书猜名。

    你们都知道神宗甚好读书涉猎广泛,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当时京城之中新出版的各种书籍,神宗都会命人去买来读之。因而神宗对于此法甚为有满意,并说宋时李纲因为博闻强记,人送外号书橱。今日听书猜名之法,不让李纲独美于前。

    于是老妪便很高兴的询问李选侍,献此法之人。李选侍告诉老妇说,此人号牧斋先生。乃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时任翰林院编修。他的名字叫做钱谦益。”

    一听这话,赵南星眉头一紧,便垂下头想着什么。余下众人,都是把赵南星看了一个遍。钱谦益可是东林魁首之一,怎么这人会牵扯到内宫之事?

    郑贵妃顿了顿道:“当时的李进忠可是李选侍身边的红人。至于李进忠也就是魏忠贤是如何认识钱谦益的,老妪想还是李选侍来说一说吧。”

    ……………………………………………………………………………….

    李选侍闻言,轻叹一口气,也起身行了一个福礼道:“李进忠当时负责侍奉还是皇太孙的陛下,他时常告诉我说。要想以后能有所作为,就要有一批人才。而钱谦益此人素有才名,在士子之中名声很大,偏偏是个喜爱藏书如命的人。

    于是魏忠贤便投其所好,命人采购大量的宋刻书卷奉送,因而与其交好。而钱谦益也由此成为了东宫座上宾。因为他的身份出入不便,便化名为牧斋先生。其后,经由妾身引荐,钱谦益便认识了贵妃娘娘。”

    朱由校听完,便搓着下巴看了看李选侍,又看了看郑贵妃。正要问话之时,李选侍急忙道:“妾身与钱谦益见面之时,都通知了陛下,当时也有太监宫女在场。妾身仅仅是像他询问一些事情罢了。”

    “行了,朕不是想知道这个。朕谅钱谦益也没那么大胆子。继亲,你刚才说,钱谦益给了你让神宗高兴的法子,难道之后,向贵妃进言献上香炉的便是此人?”朱由校严肃地问道。

    郑贵妃轻叹一口气道:“皇上,这事老妪来说吧。神宗病危之后,老妪因为担心之前与光宗的误会,会让我深陷险境。于是便想到了敬献听书猜名之法的钱谦益,便让他想想办法。

    钱谦益是藏书大家,其收藏里有颇多金石炼丹一类的书籍。他便找了一本书,里面就有宣炉焚香之说。他还告诉老妪,此法与西洋香混合,会让人久思人欲,因而需要美女多人方能克制。老妪以为找到了可以让先皇满意的法子,这才与李选侍商量出了这后来之事。

    陛下,老妪根本想不到,这香炉里还有这许多奥妙。否则就是老妪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行此事。因为此事一旦败露,就是老妇丧命之时。但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只恨当初利欲熏心,分不清看不明,终致授人以柄,惹祸上身。”

    朱由校没有理会自怜自艾的郑贵妃,和脸如白纸的李选侍。他把目光在赵南星身上扫了一遍,又在田尔耕身上打量了一番,眉头便拧成了一个川字:不管父皇被下毒这事最终是东林所为还是阉党作乱,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