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贫道失礼了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模仿
    突然,颜夕鬼使神差的向林雨之处望了一眼,这才发现后者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四目相对之下颜夕脸色瞬间变的通红:“果然是一个登徒浪子!”

    不过林雨的眼睛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颜夕也不由多看了两眼,心跳不由有些加速,她从未体验过这种莫名的感觉,以至于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原本其鼎下平和的火焰瞬间涨高了不少。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颜夕面前药鼎的鼎盖不翼而飞,鼎中传来一股焦糊的味道。

    颜夕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这是她自从炼丹以来少数的几次产生“爆丹”现象之一,而这一次不是因为自己失手,全因旁边那个“登徒子”不知施了什么“法术”让自己分神。

    颜夕想到对方竟然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法,心中不免对林雨产生一种厌恶之情,恶狠狠的看了林雨一眼。

    林雨正在为对方“爆丹”而摇头叹息,他这一天之中可谓是收获颇多,看对方炼丹简直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对方每一个动作不仅精准异常,且都如行云流水一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谁知最后居然“爆丹”了,这就好比一桌美味的菜肴突然出现一只苍蝇一般,而此刻看到对方的眼神,就好比这只“苍蝇”是自己放的,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颜夕见林雨露出这种表情,眼中的厌恶之意更甚,她平时最恨道貌岸然之人,就像那个韩池,此刻林雨在其心中虽没有韩池那般讨厌,但也列入了不受欢迎之列。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赢得比试,断不能将自己的终生交于如此“小人”!

    颜夕想罢,再不看林雨一眼,收敛心神,重新开始炼制自己的丹药。

    林雨不知何处得罪了对方,但现在显然不是询问的时机,便将目光转向自己面前的一堆药材,拿起其中的一株灵药在手中把玩起来。与此同时,一旁的颜夕也刚好拿出同一株药材,二人竟是同一时间将药材投进了丹鼎之中。

    如果二人同一时间做了相同的动作是凑巧,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可让两派的弟子大跌眼镜。

    台上二人不管是在选药还是拿捏分量,亦或者是投药时间竟然都是惊人的相似,几乎可以说是在同一时间干同一件事情,并且二人在此期间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就连眼神上的交流也没有,能做到如此同步,就算是同一个师傅教的不同徒弟,也难以做到此种地步。

    “哈哈……我说的吧,林师弟和那清灵门的小娘子定是有一腿,要不怎么连炼丹的动作都如此默契!”

    “唉?非也非也,我看林师弟和那位姑娘应该是一对孪生姐弟,彼此心灵相通,却又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

    而稍微动点脑子之人都能想到林雨乃是在模仿那颜姓女子,否则那一天时间岂不是白白浪费掉了,不过能模仿到这种地步,也是让众人好一阵佩服。

    “这小子吃了什么药?为何要模仿对方炼丹?”胡云飞喃喃自语道。

    别人不了解林雨的炼丹之术到底有多变态,他可是清楚的很。毕竟林雨在火山之中待了十一年,每一年胡云飞都会前去看望一趟,有好几次他可是亲眼见到林雨炼制出了入品的丹药。而现在林雨竟然模仿别人的炼丹之法,实在是让其有些摸不着头脑。

    “哦?胡兄似乎知道些什么,不妨讲给小弟听听,祁某可是对这位林师弟在意的紧……”一旁的祁渊阴阳怪气的问道,再加上那“倾城”的容貌,说出“小弟”二字之时着实是让胡云飞一阵恶寒,不露痕迹的离对方远了一点。

    祁渊当然是将对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幽怨”的看了对方一眼,正色道:

    “这位“林师弟”虽模仿的完美无瑕,但炼丹这种事情又岂是光靠模仿便能模仿的来的,否则整个修真界早已遍地都是炼丹大师,丹药也不会如此紧缺!况且他也只看了对方一天,一天之后他会怎么办?我还真有些好奇。”

    胡云飞第一次正面看了对方一眼。

    “祁师弟,我们不妨赌一把如何?”

    “哈哈,胡师兄既然有如此雅兴,祁某自然奉陪,不用说,师兄定然赌“林师弟”赢,祁某也不与师兄争抢,便赌那清灵门的小丫头赢,如何?”

    胡云飞闻言并没有说话,明显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祁渊又是嘿嘿一笑说道:

    “那这彩头……”

    ““天草秘境”中所得一半!”

    祁渊闻言一惊,有些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

    “师兄真是舍得,但八大上门,每个门派进入秘境的名额只有十人,其中最多只能有三名金丹修士,师弟可没这个把握能得到一个名额……”祁渊有些为难的说道。

    “哼!祁师弟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摸做样,别人不了解你的深浅,我还不知道,只是到时候你不要赖账便是!”胡云飞撇了一眼祁渊说道,话语之中竟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

    祁渊颇为尴尬的打了个哈哈,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一脸阴沉的向胡云飞传音说道:

    “此事便依师兄所言,只是在此之前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现在可是说什么也没用……”

    胡云飞闻言一脸正色的点点头,目光不由撇向一黑衣青年所在之处。

    黑衣青年似有所觉,转过头来,露出一脸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孔,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胡云飞将眼睛一眯,眼中一丝红芒越来越大,这时一只白皙的手搭在其肩上,前者瞬间冷静了下来。

    祁渊将手拿开,同样将目光投向黑衣人,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黑衣人冷哼一声,将头转了回去。

    “师兄对当年之事还是放不下啊!那便斩了它吧!”祁渊看着黑色的背影,缓缓说道。

    胡云飞攥紧的拳头松了开来。

    “我的事情我自会处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