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贫道失礼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人之将死
    “关于“吕师兄”的事情我也是知之甚少,我只知道“吕师兄”在百年前就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的修为,并被冠以“内门天才”的称号,但在这百年之中其修为却没有丝毫突破,也渐渐的被内门弟子遗忘,直到现在,相信没有几个人还关注“吕师兄”了吧!”钱金品有些沙哑的说道。

    林雨没想到这个“吕师兄”还有这样的名头,“内门天才”可不是说当就当的,而在其如日中天之时又突然销声匿迹百年之久,这中间要没发生点什么,打死林雨也不会相信。

    “既然这“吕师兄”资质如此了得,那为什么会在这百年没有丝毫突破??”林雨有些疑惑的问道。

    “呵呵,这种隐秘之事我怎么会知道,我只不过是他捡来的一条狗,帮他咬人罢了,随时都可以舍弃掉的”钱金平苦笑着回道。

    “不过关于你师父突然出走一事我倒是知道一些,这件事好像还跟枯荣长老有关。”

    林雨听到此处眼睛一眯,这枯荣长老他可是记忆犹新,正是那蛮山族中的老祖宗,虽只是金丹长老,但为人左右逢源,在内门之中还是有些威望的,要不然上次也不会和掌门和各峰峰主一起出现在“化龙殿”了,想到此处林雨不禁开口问道:“此话怎讲?”

    ““枯荣长老”与“黄石长老”有过节,这在内门之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前几年“枯荣长老”想向黄长老求得他老人家早已不用的“御风梭”,但谁知被黄长老一口回绝了,这枯荣长老也是没有眼色,明知黄长老脾气古怪,却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老人家,结果黄长老一气之下将其暴打了一顿,听说一个月都没下来床,从那以后这件事就成了门派弟子中的笑柄”

    林雨听完不禁莞尔,凭自己对黄老头的了解,他还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而后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件事又跟我师傅突然出走有什么关系?他该不会认为我师傅离开门派他就能报仇了吧?另外这件事又与你那“吕师兄”有何关联?”

    钱金平见林雨一口竟问了三个问题,不禁低头思考起来。

    林雨并没有打扰他,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也不怕钱金平反悔。

    良久钱金平才开口说道:

    “其实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不多,不过“吕师兄”身边有一位亲信叫“墨千”,修为已到筑基后期,吕师兄对其极其信任,而我平常也只能给他打打下手。有一次我无意听到他与枯荣长老的谈话,至于这谈话内容……”

    钱金平说道此处看了看四周,就要继续说话。

    这时异变突起,一道金线以极快的速度向钱金平的后背射来,而后者却没有丝毫察觉。

    林雨没想到会有人在门派之中偷袭暗杀本门弟子,刚想出手阻拦却发现脚下如生根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弹。

    低头看去竟是一全身布满血红鳞片,血红眼睛的小蛇将其双脚牢牢捆住,更为奇特的是这小蛇头顶竟鼓起两个小包,似是两只小角一般。

    林雨心中吃惊不已,他竟然从始至终都没发现脚下有只小蛇,观其颜色定是剧毒无比之物,要是自己被咬上一口,肯定是不好受的,想到此处的林雨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就在林雨迟疑的片刻那条金线已然穿过了钱金平的后胸并悬停在林雨的面前,竟事一把有三寸长的金色飞剑。

    金色飞剑并没有攻击林雨,而是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似在向林雨挑衅一般,接着便一个飞转向来路飞去。而林雨脚上的小蛇也在飞剑飞离的瞬间钻入了地底,一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林雨看着倒在地上的钱金平脸色难看至极,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威胁,而且自己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

    不过这偷袭之人的目标显然是钱金平,否则凭林雨天生敏锐的灵觉,在其出手之前绝不可能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意。

    到底这偷袭之人为何只杀了钱金平而对自己置之不理呢?林雨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躺在地上的钱金平嘴唇动了几下,下一刻喷出一大口黑血出来。

    林雨见此赶忙向前将其扶起,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巴掌大的瓷瓶,从中倒出一粒指甲盖大小的碧绿丹药。

    这丹药本是黄石赐给林雨疗伤救急用的“气血丹”,因其炼制之法颇为繁琐,所以每一粒都异常的珍贵,黄石也只是赐给其两颗而已。

    林雨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将此丹药用在钱金平的身上,想想还真是有些可笑。

    钱金平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林雨竟要用丹药救治自己,心中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轻轻的将林雨手拿丹药的说推开,断断续续的说道:

    “没用……的,别白费力气了,那把飞剑涂了“血毒蛇”的毒液……我只是一出生心脏就跟别人相反……才没立刻毙命……”说完又咳出一摊黑血,脸色回光返照般的变得红润起来,而后嘴唇微动,竟是在向林雨传音。

    林雨听着钱金平传音脸色慢慢变得冰冷起来。

    “你是否还有什么遗愿要交待,我定会尽力帮你完成的”林雨听完钱金平的传音说道。

    “呵呵,我钱某一生作恶无数,早料到会有如此下场,只是没想到要杀我之人竟是我最敬重之人,要救我之人却是我最痛恨之人,真是可悲,可笑……”钱金平有些自嘲的说道。

    “你赶紧走吧,离开门派,他们显然是想将我的死嫁祸于你,按本门的门规你也难逃一死……想不到我钱金平临死之前还能做一件好事………真是造化弄人……”

    林雨看着钱金平慢慢闭上的眼睛有些动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己以前确是对这钱金平讨厌至极,但此刻这种厌恶之意也随其刚刚的话语烟消云散。

    就像钱金平所说的,其在临死之前竟能做一件好事,这或许就是他最大的遗愿吧。

    [就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