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捡漏 > 章节目录 3235 我要你命
      这才是真正的筑基!

      这才是真正的筑基大修啊!

      这种剑诀御物,不是筑基又是什么呀!

      天呐!

      张思龙他才多大啊?

      三十岁的筑基大修,带五雷正心法印,他未来,他未来的成就……

      无可限量呀!

      相比起邵建王瑾瑜几个人来,张承天和张德双和李家人却是早已惊得来说不话来。

      张思龙竟然能用印决指挥万鸟,这简直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剑诀御物,这种神迹,这个世界上,只有师尊才使得出来啊!

      他张思龙,竟然也筑基了。

      在火努努岛的时候,他才炼气期啊,他才炼气期呀。

      这才多久的时间?

      七个月不到,这才七个月都不到呀!

      他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

      七个月时间就走完了人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到的顶峰,而且还是顶峰之上。

      他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呐!

      这太恐怖了!

      太恐怖了啊!

      看着张思龙双手剑诀随意挥洒运转如意指挥着那数万头的白鹭,那种震撼掀起的滔天狂浪将李家数口和张德双姐弟俩打得几乎失去了最基本的反应。

      “散!”

      这时候,一声长空敕喝。张思龙剑诀回收,抓起自己分到的米洒向天空。

      万鸟夺食,呱呱声响蔓延到天外,久久不绝。

      等到张思龙的米洒完之后,白鹭们这才恋恋不舍的飞翔离开,只留下十数万泡的鸟屎给现场的嘉宾贵胄苦笑不已。

      看着那万鹭朝圣,又看着万鹭归巢一个又一个的神迹,人们除了惊叹感慨之外,剩下的,只有敬佩!

      对张思龙的敬佩,对张思龙的敬畏,还有对他近乎疯狂的崇拜。

      这一时刻的张思龙咧嘴长笑,嘴巴都笑得合不拢,疯狂的对着林乔乔放送着秋波,情意绵绵中满眼睛都是林乔乔的影子。

      这时候的张思龙就是一只浴火重生的涅槃凤凰,更是一只破茧而出的弧度。

      一朝蛹化茧,深藏在茧中,默默生长,一朝,终破茧……

      羽化成蝶!

      随手一摆,张思龙慢慢回转身过来,狰狞一笑,如同幽冥血海中的魔王。

      “张承天,你个老畜生。”

      “你不是筑基吗?”

      “昨天你要出关之前,那海市蜃楼不是为你而来吗?”

      “昨天那白虹贯日,不是为你而来吗?”

      “还有这万鹭朝圣不也是为你而来吗?”

      “来啊!”

      “现在你筑基了,把你的本事拿出来给我看看啊!”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邵建王瑾瑜等人几乎就要吓瘫了过去。

      昨天,那天地异象……

      那天地异象,不是为了张承天而现?

      难道,难道,是为了,张思龙?

      我的天呐!

      想明白过来的众人几乎都要疯掉,更是吓得半条命都没了。

      再看张思龙的时候,已经将张思龙奉为了神鸣一般!

      “老子今天当着天下人的面,拆穿你个老畜生的假筑基的真面孔!”

      “给老子滚过来受死!”

      张承天眼瞳中闪过惊惧和惶恐,径自一时间不敢回应。

      张思龙大声叫道:“怎么?怕了?不敢了?”

      “去年我金总为了保住贤姬女师老祖五雷掣电,跟你好说歹说,你他妈不听不问,反而把我们当仇人。”

      “要不是金总,你着不肖子孙怕是要把贤姬女师老祖墓猖开,拿下面的东西了吧。”

      “身为张家人,挖自己老祖宗的坟。你这个老畜生,也配姓张。也配做道尊?”

      这话出来,现场顿时哗然大作。无数人顿时对张承天生起最浓最强烈的鄙视鄙夷。

      挖自己老祖宗的坟,这种事都干得出来,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天诛地灭!

      当下,伍蒹葭拍拍手转身下台就走了。

      李文隆黄睿璇和吕梦男脸色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

      张德双回头看了伍蒹葭的背影一眼,冷哼出声。

      张承天在这时候站在台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身体上就像是有蚂蚁再爬一般,又痛又痒极度难受。

      “去年梵家帝皇宫,你当着青依寒仙子的面给梵青竹提亲。名义上是为了张林喜那个小畜生,实际上……”

      “你想把梵青竹拿来做鼎炉!”

      此话一出,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你个老畜生,禽兽不如,枉为道尊,却干出这样人世间最卑鄙最无耻的事情。”

      “被念痴大师揭穿了你,你还他妈故作姿态,无所顾忌。”

      “你这个天打雷劈的老畜生!”

      张思龙震耳欲聋的话爆浆出来,现场无数人对张承天的鄙视更是鄙视到了骨髓。

      李文隆三个人脸色更加难看,却是看在张德双的面上,强自的忍着。

      听到张思龙的话之后,隐世豪门的鱼先生当着张承天面重重呸了一口,转身就走。

      “小鱼……”

      见到鱼先生拔腿,张德双面色轻变,急忙回头叫出声。

      “不好意思。张姨。这个见证人,我做错了。”

      “我们鱼家行事不用我多讲。今天以后,我们鱼家也不欠您人情了。”

      “欠李家的,以后再还。”

      张德双面色再变,抬手想要去拉鱼先生,却是硬生生的停在半空。脸上忍不住露出一股戾色。

      “张承天,说话!”

      “你他么哑巴了?”

      “当着全世界神州血脉的面,拿出你做道尊,授上清箓的尊严来啊!”

      “你也配是张家的种?”

      “就你这样的人品都想筑基?”

      “这老天还没瞎眼!”

      “老子张家历代天师祖宗都在天上看着呐。”

      “老子GNMGB……”

      张承天木然的站在原地,固执的脑袋昂着笔直。木然承受着数千只目光的鄙夷蔑视,身子如同万蚁钻心般的疼痛。

      张思龙的这番话,彻底撕下了张承天的真善美高大上的面皮,将他最丑陋最丑恶的嘴脸尽数展现在全世界神州血脉的面前。

      现在的张承天那伟光正的光辉形象彻底崩塌。

      这一下,张承天彻底的没了面皮,彻底成为了万众人唾弃的对象。

      而张思龙放肆辱骂的话简直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这时候,张思龙厉声大叫:“夏玉周!”

      “还有夏玉周,还有袁延涛——”

      “你个老畜生,为了报复金总,竟然……”

      一听夏玉周三字,李家四口顿时变了颜色,齐齐望向张德双。黄睿璇两只眼睛顿时爆出一幕最犀利的星火。忍不住叫了一声大师姐。

      张德双毫无二话,双手一探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刺入张承天脑后,一没到底。

      “杀了他!”

      “别让他说出来!”

      “你才是道尊!”

      “杀——了他!”

      张承天瞬息间双目充血,眼球凸出眼眶,整个身子骨节不住抖动劈啪作响。

      手上的青筋也肉眼可见的速度根根凸起,脑袋高高昂起,脖子涨得通红,血管根根清晰可见。如同浩克变成绿巨人的狂化!

      “呀——”

      “张思龙。我要你命!”

      “神雷——”

      “来!”

      张承天右手一翻,一道符咒在手,当头打了出去。

      “老子才要你命!”

      张思龙爆吼出声,丝毫不畏惧张张承天的雷印,反手一招,左手一捏当头放了出去。

      顿时间风云变色,狂风呼啸,星河倒灌,翻江倒海,摧枯拉朽漫卷全场!

      劲风狂起,飞沙走石,双方就在那万法宗坛上你来我往甩出无数个雷法。

      空气爆裂声不绝于耳,一声比一声大,好像那打雷一般,宛若就在耳畔炸响,炸得人难以呼吸,更是吓得胆战心惊,魂飞魄散.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两个人便自交战了数十回合,杀得难分难解。

      张承天忽然回退,抄起法坛上的桃木剑,拉破手指,就要引出印决。

      忽然间,张承天倒吸一口冷气,径自倒退了两步。

      只见着张思龙缓缓站起,双手举起两个巨大的物件。

      那物件,赫然就是那直径超过一米的乾坤金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