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神医在都市 > 章节目录 第675章 东方家主
    ,

    山来相脸一黑挡在翠玲花前面:“眼神这么好,想来也知道我是谁吧!”

    东方煜依旧笑道:“山字脉传人,山来相,英雄少年,早已声名在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陆叁省瞪一眼山来相,拱手道:“如此还劳烦东方先生带路了。”

    东方煜一脸严肃,不过当林怀仁走到他身边来的时候,他立马小声道:“林哥,二狗呢?我专门给它准备了它喜欢的肉干!”

    说着,东方煜还从自己包里扯出来一根肉干,一脸哀求的看着林怀仁:“林哥,快,你把二狗拿出来,我喂他吃点。”

    瞧那谄媚的样儿,林怀仁嘴角一抽:“你看我身上有装的下他的地方吗?”

    东方煜嗷一声:“你咋不带来啊!我都想死他了!”

    林怀仁推一把东方煜低声道:“行了,你好好带路吧,二狗改天带过来给你玩!”

    “那行,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就等着你把二狗带过来给我了哦!”

    东方煜一脸兴奋,对陆叁省他们几个都热情了不少,领着几人直接上了顶楼。

    林怀仁:“老先生!”

    陆叁省几人也学着林怀仁的样子说道:“老先生。”

    温雅琴倒是蹦蹦跳跳的到了东方单跟前,甜甜道:“东方爷爷!”

    东方单慈爱的摸摸温雅琴的脑袋:“雅琴怎么也来了?”

    温云海被贬到了西北区,温雅琴应当在首都坐镇才对,突然出现在灵秀市,东方单的确也有几分疑惑。

    温雅琴指着林怀仁,气鼓鼓道:“还不是因为某些人,爷爷不放心,所以就叫我过来看看!”

    林怀仁腹诽道,温老爷子也是心大,温雅琴除了会一点驭蛇术外,还会啥,各种法器加持?也不怕温雅琴出啥事啊。

    东方单看一眼林怀仁旁边的几人,笑道:“哟,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年轻人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啊!”

    飘忽的视线落在木子李脸上时,东方单也露出了跟陆叁省一样震惊的神色:“你……你居然……”

    老爷子身康体健,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他飞快的到了木子李面前,睁着眼睛死死盯着木子李,脸上的橘皮紧紧皱在一起:“你……真的是你……你居然跟以前一模一样。”

    木子李眼底暗涌波动,他轻笑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东方单绪如此崩溃。

    林怀仁也意识到,木子李,可能跟他师傅的关系,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木子李看着周围人异样的阳光,叹气道:“小单,好了,现在可不是咱们叙旧的时候。”

    东方单抹掉脸上的泪,终于冷静下来把视线又落在陆叁省跟林怀仁几人身上:“你们就是李老头下面的那批弟子吧?”

    陆叁省带头,山来相、翠玲花以及不由自主加入的林怀仁一字排开,恭敬道:“东方家主。”

    东方单摆手:“行了,不用来这么多虚的,林怀仁我是见过的,你们几个小的我倒是头一次见。”

    陆叁省主动道:“东方家主,在下陆叁省,这是我三师弟山来相,这位我五师妹翠玲花。”

    山来相:“东方家主!”

    翠玲花:“东方家主!”

    东方单点头:“不错啊,你们几个可比你们的师傅看上去精神多了,不像你们那几个师傅,丑不拉几的,看着就倒胃口。”

    众人:“……”

    陆叁省几人也是哭笑不得,他们几个人的师傅那都是奇门中出了名的俊男美女,咋到了东方单嘴里局成了丑不拉几的?

    东方单:“好了,别哭丧着一张脸了,就是他们来了,我也照样说他们丑不拉几的,你们尽管回去哭,不过,今天在这儿,还是要把正事谈了的!”

    说着,东方单抬头看着林怀仁:“你算是回归师门了吧?”

    林怀仁摇头:“还没有。”

    “不对啊,我看你们搁在一起相处的还不错啊,不重回师门你想干嘛?”

    东方单直言不讳,林怀仁脸上有几分尴尬,陆叁省开口道:“小师弟重回师门这事儿也急不得,毕竟,我们的师傅们现在还闭关未出,重回师门这是大事,自然要隆重举办!”

    这倒是很好的替林怀仁开脱了,毕竟这是大事,需要师门长辈们来主持,但是长辈们还在闭关,这也就怪不了林怀仁了。

    不过,提到师门长辈在闭关时,东方煜脸上闪过一抹自责,林怀仁恰好捕捉到了,这让林怀仁联想到了方才东方单说的自责,也许,师门长辈闭关一事跟东方单有关系?

    东方单:“嗯,说的倒是也对,李君程的徒弟要回来,何止是你们师门的大事,也是会轰动整个奇门的事情!”

    陆叁省看着林怀仁:“这是自然,小师弟舫回归必须热烈隆重!”

    林怀仁却莫名有些心慌,他总觉得,这些人对自己已经有了过高的期望。

    “不过,现在小师弟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我还是有些担心……”

    陆叁省的目光充满忧虑,《炎黄内经》虽然是他们师门的奇书,可在奇门中却是人人都想抢夺的一份珍宝,再加上还有一个藏匿在奇门中的原修派,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下,陆叁省真的很操心林怀仁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