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神医在都市 > 章节目录 第397章 山妖
    ,

    慕容侨打开祠堂的灯后,屋内的摆放变得更清楚了,林怀仁后脖一冷,感觉到一道恶意的目光一直瞪着自己。

    林怀仁一回头,便看见一尊近人高的观音像立在祠堂最右侧,那是一尊观音手持净瓶从外观看,应当是有些年头。

    “这观音像……”

    林怀仁指着观音像问慕容侨,慕容侨顺着林怀仁的视线望去,说道:“前段时间不是收了一批好东西嘛,这观音像便是那时候一起收过来的,保存很完整,我夫人见了也欢喜,说祠堂正好有一块很空,她便拿来填了这空,顺道还可以求求佛,保佑家里人平安。”

    林怀仁:“这是地下的东西?”

    慕容侨:“嗯,据说是宋代一个大官的东西,我验了验货,的确是宋代的玩意儿,品相很好卖出去也有些舍不得,就留下来了。”

    林怀仁向那尊观音像靠近了几分,一般的观音像面目柔和,以一副慈悲之像闵怀世人,而慕容家祠堂这尊观音像却是恰恰相反,面目中全无仁慈之意,倒是流露出几分恶意,雕像的那双眼睛正对着林怀仁,令人不由得心中一寒。

    慕容侨见林怀仁如此,低声道:“怎么了?问题是出在这观音像上?”

    “这观音像你找人开过光吗?”

    慕容侨点头:“那是肯定的,这本来就是地下的东西,在地下待了几百年了,开光也是求个心理安慰。”

    林怀仁深吸一口气,运用体内真气,将其汇聚于双眼之中,定睛一瞧,只见那观音像被一团黑气紧紧包裹住。

    林怀仁心下了然,宅子的问题并不是慕容夫人的缘故,而是因为这玩意儿。

    慕容侨见林怀仁一直盯着那石像,问道:“难道这石像有问题?”

    林怀仁点头:“石像虽有神佛之形,可他终究只是一死物而已,寺庙里的佛像虽也是死物,但是都是经过高僧加持,又受万人香火供奉,时间一久,自然就多了一丝佛性。”

    慕容侨急忙道:“可这石像我也请高人加持过啊,而且,这祠堂长灯不灭,香火不断啊!”

    林怀仁点头:“你说的的确不假,可你们这老宅地处偏远,这石像又在地下待了太长的时间了,难免有些邪祟想假借神佛之意加速自己的修炼。”

    言下之意,这石像里住的不是佑人的神佛,反而是害人的精怪。

    慕容侨脸色一白,他们家世代便是盗墓的,对这方面自然十分估顾忌,一听到这些自然深信不疑。

    “林医生,那……”

    慕容侨一句话还没说话,屋内的灯啪的一声黑了,橘黄色的灯火诡异的晃动着,温度骤然下降,慕容侨忍不住打个颤颤,支支吾吾道:“林医生,这……咋了?”

    林怀仁轻笑一声:“大概是跳闸了吧!”

    “啊?”

    慕容侨信以为真:“那我去看看。”

    噗呲一声,一阵阴风拂过,所有灵牌面前蜡烛在一瞬间全都灭了,慕容侨脸色更是惨白,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惧意:“林……林医生……”

    慕容侨的两条腿也忍不住打抖,他奶奶的,当年下地倒斗的时候,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现在居然这么不经吓了。

    林怀仁回头瞪着那石像,兴奋不言而喻,一直安安静静的拷鬼棒此刻似乎也感应到了主人的一滞,下意识往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靠了靠,紧紧挨着林怀仁说道:“林医生,这……这玩意儿……”

    林怀仁低声:“别怕,你把那黄符好好拿着,他伤不了你的。”

    慕容侨忙紧紧抓住那黄符,林怀仁说伤不了,那肯定就是伤不了。

    林怀仁喝道:“妖孽就是妖孽,以为学人说话了便能成人了吗?”

    那团黑气暴增,煞气扑面而来,声音也变得极为狂躁:“尔等凡夫俗子,竟然敢对本座不敬,找死!”

    黑气膨胀,几束黑气唰唰的以极快的速度袭向林怀仁,林怀仁冷笑一声,手中的拷鬼棒金光一现,那黑气碰到金光便是呲啦一声,快速又收了回去。

    “竟然敢伤本座,受死吧!”

    山妖气急败坏,看样子拷鬼棒定是伤他不浅,林怀仁把玩着拷鬼棒冷声道:“畜生,我看你修行不易,身上也未曾背负人命,有心放你一命,倘若你执迷不悟,非要扰乱人间,那就别怪我今天替天行道!”

    拷鬼棒身上的金光猛然一震,一道金色的光波直直逼退那山妖数米,山妖面露惧色,血红的眼睛忌惮的盯着林怀仁手中的拷鬼棒,没想到居然在这儿碰上了一个高人。

    山妖诡计多端,知道强攻林怀仁他必然讨不了好处,便将目标转移到林怀仁身后的慕容侨身上,身上的煞气波动,身形一闪,便出现在慕容侨面前。

    慕容侨哪有林怀仁那本事,在这身后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他只感觉到面前一寒,一股极其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吓得他一屁股墩儿摔在地上。

    慕容侨:“哎呦!”

    林怀仁喝道:“畜生,还敢伤人!”

    一转身,拷鬼棒上的符篆浮现在半空之中,林怀仁左手捏诀,喝道:“去!”

    符篆化作一道金光,与那黑气交织在一起,山妖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的黑气发出呲啦呲啦的声响,还不停的冒着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