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3章 兰茵她吃了吗
    清风苑中。

    温凉玉的眼圈微红,只向着沙发上的男子嘶声道:“一口一个茵茵,喊得这样亲热,那我又算什么?”

    听着她的话,顾世勋皱起剑眉,与她斥了句:“你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温凉玉心里一疼,唇角却是浮起一丝冷笑,只不依不饶的开口:“顾世勋,你还有心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顾世勋闻言,霍然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见他要走,温凉玉眸心一变,顿时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你给我站住,你把话说清楚了!”

    “你闹够了没有?”顾世勋发了火,他的黑眸中透着暗光,只捏住了她的下颚,与其一字字的开口:“温凉玉,你之前干过的那些事,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只一眼,可只有茵茵,你要敢动她,我饶不了你!”

    温凉玉心头一震,就在她晃神的功夫,顾世勋已大步离开了她的屋子,看着男人的背影,温凉玉回过神来,刚要追上去,伺候她的张妈却是一把拦住了她的身子,劝道:“二夫人,您别追了,大帅刚回来,您和他闹什么?”

    “你难道没瞧见,那个白氏肚子都挺起来了!”温凉玉眸心血红,近乎歇斯底里。

    “那又能如何,瞧着白氏那身子骨,也不像是能生出儿子的,您且放宽心,这孩子能不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还两说,就算生下来了,也不定就是儿子,就算是儿子,也不定就能长大呀!”张妈压低了声音,徐徐开口。

    “你没瞧见世勋看她的眼神,他喜欢她,他在乎她,”温凉玉想起顾世勋看着白兰茵的目光,心里顿时一阵绞痛,她双目含泪,只哑声道了句:“张妈,他爱上她了。”

    “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统共才认识多久,二夫人,您别自己吓自己。”张妈劝着。

    温凉玉微微摇了摇头,只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沙发上,落下了泪来:“我跟了他这样多年,他也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我,那个白兰茵,她凭什么?”

    说完最后一句,温凉玉神情一变,眼眸中顿有厉色闪过。

    顾世勋来到了南苑。

    刚到走廊,就见兰茵的卧室门口守着一道身影,看见他过来,那人微微颔首,也不曾行礼,只唤了一声:“大帅。”

    “她还好吗?”顾世勋的目光向着卧室里看去,就见床幔已是放下,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一路上舟车劳顿,她已经睡下了。”齐月荣的声音很低。

    顾世勋闻言,作势便要进屋,齐月荣却是唤住了他:“大帅。”

    顾世勋停下了步子。

    “您还是别进去了,”齐月荣迎上顾世勋的目光,低低的吐出了几个字:“让她静一静。”

    顾世勋沉默片刻,道:“有什么事,让人跟我说一声。”

    “大帅放心。”齐月荣微微低眸。

    顾世勋的目光最后一次向着卧室看去,终是转过身子,离开了南苑。

    齐月荣看着他的背影,只无声的叹了口气,她进了屋,拧开了床头的小灯,与床上的女子轻声说了句:“起来吧,大帅已经走了。”

    听着她的话,兰茵慢慢睁开了眼睛,她从床上坐起身子,隆起的小腹已是十分明显。

    “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齐月荣开口。

    兰茵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她的眼睫轻轻颤着,吐出了一句话来:“等生下这个孩子,我就走。”

    清晨。

    顾世勋与蒋玉英一道来了上房,夫妻两一块给老太太请了安,顾老太太这日兴致颇高,只留下了两人用饭,席间,老太太与顾世勋一一坐下,蒋玉英只立在一旁服侍,待下人们送来早膳,蒋玉英亲自为婆母与丈夫盛了粥,送在了两人面前。

    这边娘儿两正叙着话,就见老太太身边的李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问了安后与老太太道:“老夫人,按您的吩咐,已经将粽子给各房都送去了。”

    老太太闻言只淡淡“嗯”了一声 ,那李嬷嬷行了个礼,刚要退下,就听顾世勋的声音响了起来,与她道了句:“李嬷嬷。”

    “大帅有何吩咐?”李嬷嬷当下停下了步子。

    “兰茵她吃了吗?”顾世勋向着李嬷嬷看去,虽晓得自己此举会惹得母亲不悦,却还是问出了口。

    “大帅放心,老奴一早就去过南苑了,白姨娘已经用过早饭,一切都好。”李嬷嬷笑着说道。

    顾世勋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她退下。

    “为着她肚子里的那块肉,你倒是挺上心。”顾老太太向着儿子看去,斥道。

    “您不心疼媳妇,也该心疼孙儿不是。”顾世勋笑了,眉宇间更是显得神采飞扬。

    顾老太太嗔了儿子一眼,刚要再说什么,就见一个侍卫大步而来,与顾世勋“啪”的一个敬礼,恭声道:“大帅,有急电请您过目。”

    闻言,顾世勋与母亲说了句:“娘,您慢吃。”

    语毕,男人便是站起身子,与那侍卫说了句:“走吧。”

    “大帅,你不吃了?再喝些粥吧?”蒋玉英见状,只连忙将粥端了起来,刚追到门口,就见顾世勋已是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院子。

    蒋玉英看着丈夫的背影,眸心只微微黯淡了下去。

    看着她回来,将碗轻轻的搁在了桌上,老太太向着儿媳看去,道:“怎么样,听说昨晚世勋歇在了你屋里?”

    蒋玉英点了点头,见老太太目光中透着探究的味道,蒋玉英脸庞一红,自嘲道:“娘,您别这样瞧我,实话不瞒您,自从生了三丫头,大帅他就再没碰过我了,就算宿在我屋子里,也只是睡觉罢了,子嗣的事,我是不指望了。”

    听了媳妇这话,老太太蹙了蹙眉,和蒋玉英道:“你放心,等回头我替你说他,你今年还不到四十,哪能就这样守活寡了?”

    “娘,您也别说他,”蒋玉英闻言,连忙开口:“我又不怨他,我这年岁本来就比他大,又不识什么字,大帅他能文能武,我还能指着这样一个男人对我一心一意不成?他肯和我生三个孩子,我就已经知足了。

    “你倒是能容人。”老太太抿了一口粥,没好气的哼了一句。

    蒋玉英笑了笑,只为老太太夹了一筷子小菜,她想了想,又是说了句:“娘,大帅年过三十,膝下就三个丫头片子,如今白姨娘好容易有孕,您就多担待些,让她把孩子好生生下来。”

    “你以为我不心疼孙儿?”听了这话,老太太放下了筷子,脸上却是浮起一丝凝重之色:“我是担心,她肚子里那块肉,不是世勋的种。”

    蒋玉英大惊:“这怎么可能呢,媳妇瞧兰茵也不是那不本分的人。”

    “你晓得什么?”顾老太太瞪了媳妇一眼,“她那一脸的狐媚样,我可是将她的来历打听的清楚,她那舅舅可不是什么好货色,舅母还曾做过暗娼,你当她干净?在世勋之前,她还跟过世勋一个手下,叫什么温云峰的,两个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她却摇身一变,跟了世勋,又这样快就大了肚子,你说那孩子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