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267章 老天爷在惩罚我
    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江面上一片风平浪静。<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a>

    “帮主,你此番独自前往金陵,实在是太危险了,要不属下安排些兄弟,暗中跟着您。”万毅光的属下立在其身后,眉宇间蕴着焦灼之色,与万毅光开口道。

    “不必了,我自己去。”万毅光将勃朗宁别在了腰间,他身着布衣,头上则是戴着一顶帽子,将他的容貌遮住了大半,只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颚,透着淡淡的冷厉。

    “帮主……”那男子还欲再说,就见万毅光与他一个手势,止住了他余下的话。

    “你们留在此处,等我号令。”万毅光眸心沉稳,向着属下看去,诸人闻言,都是不敢再劝,只齐声称是。

    筏子已是备下,万毅光下了船,上了筏子后,那筏子只迅速的顺着水流向着金陵的方向驶去,慢慢变成了一个黑点,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眼下的金陵无疑是龙潭虎穴,若是帮主此行落在了顾远霆手里,那又要如何是好?”待得筏子远去,朱雀堂堂主摇了摇头,声音中满是担忧。

    “帮主这次甘冒大险,悄悄潜进金陵,不用说也是为了三夫人,不怪我说的难听,那女人压根就是个祸水,我听闻她之前在江南的时候,只将一个顾家搅的阖家不宁,还几次三番的将顾家的老太太给气晕了过去。”另一人闻言也是跟着开口,言谈间颇有不屑之色。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咱们只盼着帮主这次能顺利,毕竟江南是顾远霆的地盘,要是当真打起来,也还是咱们吃亏。”堂主皱着眉,一语说完,只无声地叹了口气。

    南大营。

    赵副官眉宇间风尘仆仆,刚进办公室,便是向着顾远霆一个立正,唤了句:“大帅。”

    看见他回来,顾远霆眸心一震,只掐灭了手中的烟,问道:“怎么样?”

    “属下在新源多方打听,可当年的战地医院早已撤离,以前的那些医生护士也多是没了下落,属下只得问了一些当地人,总算查到了周郁芳的消息。”

    听得赵副官的话,顾远霆的神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的眉心紧拧,只吐出了三个字:“继续说。”

    “在您离开新源不久之后,周郁芳的确很快嫁给了一个伙计,婚后不到七个月便生下了一个儿子,因为这件事,还曾被婆婆怀疑过孩子的来历,后来新源一带战事四起,他们一家便从新源搬走,再也没了下落,而那个孩子的生辰……”赵副官说到这,只向着顾远霆看了一眼,才终于言道:“与她们母子所说的毫无二致,大帅,若按日子,那孩子的确是您的骨肉。”

    听完了赵副官的话,顾远霆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他坐在那许久都不曾动一下身子,不知过去多久,他终是闭了闭眸子,低低的说了句:“老天爷在惩罚我。”

    “不知大帅,打算如何安置她们?”赵副官心下也是感慨,只出声问道。

    “先养着吧。”顾远霆皱着眉,满是烦恼之色。

    听得他的话,一旁的侍卫长便是插嘴道:“大帅,要我说,这也是件喜事。”

    闻言,赵副官面色微变,只暗暗拉了拉他的袖子,侍卫长却是不以为然,继续说道:“大帅,您也都三十郎当岁了,突然来了个这么大的儿子,您该高兴才是,这好歹也是后继有人了,不然老少爷们这么卖命的替您打天下,今后要交给谁?”

    “少说两句。”赵副官轻声道。

    “我这说的是实话,大帅……”

    “够了,”顾远霆打断了侍卫长的话,与两人喝了句:“都给我出去。”

    闻言,赵副官二人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只依言退出了办公室,直到走的远些,侍卫长方才叹道:“这么多年,也不知她们母子在外面受了多少苦头,如今好容易回到了大帅身边,这要我说大帅就该娶了她。”

    “你晓得什么,大帅心里只有夫人,如今夫人总算回来了,大帅又怎么可能会娶周郁芳?”赵副官低声道。

    听了这话,侍卫长便是不悦道:“你不说倒好,自打这位奶奶进门,大帅就将她捧在心尖上,可她又是怎么对大帅的?她和那个万毅光不清不楚的不说,还跟他生了孩子,最让我搞不懂的,大帅居然还肯要她?”

    “这是大帅的私事,咱们还是少说两句。”赵副官皱了皱眉,告诫道。

    “我倒不是故意要在背后说什么,我就是看不过眼,大帅不管是打仗,还是处理军务,那都是让人挑不出一个不字,可一旦扯上林晗雪,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简直是……糊涂透顶!”

    金陵,西林路官邸。

    林晗雪洗完了澡,从盥洗室走了出来,乌黑而柔顺的头发尽数披在身后,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着水珠,她拿起毛巾,刚欲去擦头发,就听屋外响起一阵喧哗,接着便是一道枪声响起,侍从的声音夹在其中:“有刺客,站住!”

    林晗雪心中一紧,她从梳妆镜前站起身子,刚要换人,就听“咣”的一声响,已是有人从外面将卧室的房门一脚踹开,露出了男人高大的身影。

    刚看见来人,林晗雪的脸色顿时白了下去,身子亦是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万毅光挟持着一个嬷嬷,手中的枪指着嬷嬷的太阳穴,那嬷嬷全身发抖,只对着林晗雪颤声道:“夫人,求您救救我,他,他拿枪逼我,要我带着他来找您……”

    嬷嬷话音未落,万毅光便是一把推开了她的身子,“砰”的一声将其打死,林晗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万毅光已是大步上前,一把扣住了她的身子。

    他的眼底血红,透着无尽的怒火,五官因着愤怒更是几近扭曲,他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林晗雪的肩,与她喝道:“林晗雪,你把我当成傻子耍了三年,这三年来,我宠着你,纵着你,你就这样对我?”

    林晗雪的身子犹如风中的一片落叶般,不停地颤抖着,她从不曾想过万毅光会这般大胆,竟敢孤身闯进金陵,闯进官邸,听得他的质问,更是让她的心如针扎,只凄声道了句:“万大哥,对不起……”

    “你与我说过,等孩子病好,你就会带孩子回到江北,可你却跟了顾远霆,”万毅光的眸心

    “把你的对不起收起来,留给顾远霆,”万毅光眸心森然,声音更是冷酷到极点,他加重的指尖的力气,与她一字字的开口:“你今天就跟我走!”

    “我不能跟您回去。”林晗雪摇了摇头,她看着万毅光的眼睛,终是祈求道:“万大哥,求您放了我吧,我会让他补偿您。”

    听着林晗雪的话,万毅光却是笑了,眼底的光却越发冷了下去:“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男人的话音刚落,就听一阵脚步声迅速的向着这边跑来,侍从们冲进屋子,刚看见万毅光的身影,瞬间向着他举起了枪,喝道:“快放开夫人!”

    万毅光面不改色,仍是紧紧地扣着林晗雪,向着那些侍卫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