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你和少帅注定无缘
    火车包厢外,看见军医出来,顾远霆眸心一动,顿时上前道:“她怎么样了?”

    “少帅,少夫人已经醒了,您可以进去看她了。<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a>”说完,军医顿了顿,又是言道:“只不过,少夫人伤心过度,身子还很虚弱。”

    听着军医的话,顾远霆念起她亲眼目睹了父亲的亡故,心里便是一沉,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推开包厢的门,径自走了进去。

    林晗雪已是醒来,看见丈夫,她轻轻地开口,向着他十分轻柔的喊了一声:“远霆。”

    顾远霆走到床前,看着妻子苍白的面价,只伸出手抚了上去,他的黑眸中蕴着深沉的愧疚与怜惜,只和妻子低声说了句;“冬儿,我没想到,岳父会在那里。”

    “我知道,”林晗雪的眸心是那样温柔,她握住了他的手,和他说道:“我不怪你。你让他们住手了,我都听见了。”

    “你不怪我?”顾远霆微微蹙眉,只觉不敢置信:“不生我的气?”

    林晗雪摇了摇头,“不怪你,不生你的气。”

    “你真的这样想吗?”顾远霆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紧紧地看着妻子,似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去。

    “嗯。“林晗雪伸出手,缓缓地抚上了他的面庞,她的指尖温柔,眉眼间没有丝毫的怨怼,仍是如往日那般,是如水的温柔。

    “冬儿。”顾远霆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只俯身将她抱在了怀里,刚嗅到他身上的味道,林晗雪的眼泪便是瞬间涌了出来,她回抱住了丈夫,将脸庞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胸膛,父亲中弹的那一瞬间历历在目,她亲眼看着他被乱枪打死,那些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打中了他的眉心,刺穿了他的腿骨,让他浑身变成了一个血人,想起那一幕,林晗雪的身子只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一颗心更是如凌迟一般痛楚,她晓得父亲老实巴交了一辈子,那么多的子弹打在他身上,她不知道,他到底会有多疼?

    “远霆,”林晗雪眼眶噙着晶莹的泪水,就那样呢喃般的和他开口:“我想一直陪着你,我不想离开你……”

    顾远霆抚上她的发丝,斩钉截铁般的告诉她:“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林晗雪听着丈夫的话,轻轻的“嗯”了一声,她闭上了眸子,有一大颗眼泪犹如珍珠般从她的眼眶中落了下来,在男人的军装上晕染,凝聚成一块小小的水渍。

    大帅府。

    “你说什么?林晗雪的父亲死了?”顾老太太听到消息,只吃了一惊。

    “是啊老太太,林老爷的尸首已经送回了林公馆,少夫人可是伤心极了,听说这一路上,少帅都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反了他了!”顾老太太闻言大怒,只用力的在桌上拍了一巴掌,恨声道:“那一纸休书早已登报,他已经和那女人再没有丝毫干系!更不要说她父亲这次还是为了掩护革命党才送了性命,要我说,就该把他们全家都抓起来,好好问个仔细!”

    “老太太您息怒,”江妈只劝道:“少帅当日签下那休书,也只是顾念着您,在他心里,哪里能真的放下少夫人?如今少夫人的父亲去世,他少不得要亲自莅临,操办后事的。”

    “秀洲的战事如火如荼,他为了林晗雪,就这般扔下了战事从前线跑了回来,他是要活活把我气死!”顾老太太说着,只觉胸口沉闷的喘不过气来。

    “老太太,想来少帅早已将秀洲的战役做好了部署,区区一个秀洲,哪里能难得了他?”江妈小心翼翼的开口,又是劝道:“林老爷毕竟是少夫人的亲生父亲,要不,咱们也派个人,代表您去吊唁一下?”

    “不许去!”顾老太太目露寒光,“一个臭老九罢了,也值当咱们派人去吊唁?”

    见老太太这样说来,江妈心里一凛,只讷讷称是,再不敢多说什么。

    林公馆。

    灵堂已是布置了完毕,林父的尸首安置在上好的楠木棺材中,只等择日下葬。

    林晗雪因着为父亲守孝的缘故,着一身雪白衣裙,衬着肤色越发白皙,她的眉目凄婉,一双眼睛微微红肿着,只静静地守在母亲身边。

    林母也是一袭雪色衣衫,她的神情衰败,眼睛里更是灰蒙蒙的,丈夫的骤然离世,只带给她难以承受的打击。

    “娘,您要难受,您哭一哭吧。”林晗雪握住了母亲的手,她忍着泪,只哑声求着母亲。

    林母看了女儿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日,你父亲要掩护他的学生离开金陵,我就劝过他,可是他不听,冬儿,你爹他不听我的话!”

    说到最后,林母终是忍不住哽咽起来,她看着女儿的眼睛,与之问道:“娘听说,是少帅的手下杀死了你父亲,是不是?”

    林晗雪眸心浮起一丝痛楚,她说不出话来,只和母亲点了点头。

    “好,好,”林母的眼角浮起一丝苍凉的笑意,她抚上了女儿的面容,只哑着嗓子,和林晗雪说了句:“孩子,你和少帅注定无缘啊。”

    听着母亲的话,林晗雪心里一阵刺痛,她将身子埋在母亲的怀里,无声的哭了。

    客厅中灯火辉煌。

    顾远霆亦是身穿孝服,他听不清母女两在灵堂中说着什么,他慢慢踱着步子,就见赵副官大步赶了进来,向着自己言道:“少帅,刚刚收到的消息,洪帮会的人突然出现在江南,拿下了虎桥关。”

    顾远霆闻言,脸色登时沉了下去,他瞪着赵副官,低声喝道:“驻守虎桥关的周兴德在哪?”

    “少帅,周兴德临阵倒戈了,他没开一枪,便将洪帮会的人放了进来。”赵副官心知事关重大,他的脸色肃穆,声音中更是透着一股艰涩。

    顾远霆眉心紧拧,“你说他投靠了万毅光?”

    “少帅,不止是万毅光,大姑爷也参与了其中,这是马团长发来的电报,还请您过目。”赵副官说着,双手将手中的电报送到了顾远霆面前。

    顾远霆迅速打开,待看见电报上的内容后,顾远霆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随手将那纸电报攥成一团,与赵副官低声吐出了三个字:“回帅府。”